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瓦格纳身上有多少希特勒?

取名“拜罗伊特讨论”的理查德·瓦格纳博物馆的新一轮研讨会围绕“国家社会主义里的瓦格纳”进行。有关此议题,已有大量言论和文字,但讨论远未终止。

(德国之声中文网)设址旺弗里德别墅(Wahnfried)的理查德·瓦格纳博物馆里正放映一个历史文献片,观众不允许用多功能手机将其录下。因为,一旦外传,就有可能构成对影片中人物中一人隐私权的侵犯:韦雷纳·瓦格纳(Verena Wagner)——理查德·瓦格纳的最后一个尚健在的孙女。该片来自理查德·瓦格纳的另一个孙子——沃尔夫冈(Wolfgang)的遗物。他在16岁上拍下这部片子。该片在研讨会上播放。本轮学术研讨会取名"国家社会主义中的瓦格纳- 有关艺术中的罪愆"。

影片中可以看到:1936年的拜罗伊特音乐节上,驱车前往音乐节剧院的导演蒂特延(Heinz Tietjen)、宣传部长戈培尔(Josef Goebbels)、指挥富特万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满脸放光的温妮弗里德·瓦格纳(Winifred Wagner),演出结束后,则是舞台上的元首,身边是合唱队和个人演员,他同他们一起接受观众们的欢呼,行纳粹礼。

整个场面让人无言以对,尤其是因为从影片上看,若仅从其外在表象判断,人们完全会觉得希特勒挺富人情味儿。

Bayreuth - Villa Wahnfried (PD)

拜罗伊特的理查德·瓦格纳博物馆

议题内涵广泛

然而,谁若期待能从学术讨论会中得到令人惊讶的新发现,会因一开始的活动便感到失望。在冠名"拜罗伊特讨论"的新一轮系列报告中,未来几年,内容广泛的这一议题要从各种视角出发加以讨论。不过,在拜罗伊特,讨论历史上的困难议题,并不新鲜。博物馆负责人弗里德里希(Sven Friedrich)也讲到了这一点:例如,还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就举办过取名为"希特勒和犹太人"的学术研讨会。在音乐节举办地小坡上的瓦格纳塑像旁,还可看到2012年开展的"沉默的声音"展览。该展览以拜罗伊特音乐节中的犹太裔演员及其命运为主题。而在理查德·瓦格纳博物馆从2015年重新开馆以来,瓦格纳的意识形态历史更成为系统研讨对象。

而这一议题远未探讨完毕,这一点,也同样清楚。弗里德里希提醒人们注意到"瓦格纳作品所具有的庞大政治涵量,而这些内涵使他易于被与纳粹分子相挂钩"。

托马斯·曼的要求成现实

学术研讨会以对最新演出版《纽伦堡的名歌手》(Die Meistersinger aus Nürnberg)的活跃讨论拉开序幕。犹太血统的澳大利亚导演考斯基(Barrie Kosky)首次在舞台上将理查德·瓦格纳表现为反犹人士,并通过纽伦堡审判厅那样的舞台布景将自己的阐释注入瓦格纳的作品。

在德国作家和退休教授冯·德吕厄(Irmela von der Lühe)眼里,考斯基的这一处理实现了托马斯早在1947年就提出的一项要求。在学术报告《'希特勒的宫廷剧':托马斯·曼与拜罗伊特的争议》("'Hitlers Hoftheater': Thomas Manns Auseinandersetzung mit Bayreuth")中,她指出,当时尚流亡美国的托马斯·曼拒绝担任拟议重新建构的那个声誉扫地的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名誉主席,"只要成为拜罗伊特罪愆的所有一切还没有彻底公开"。

2017年,是否一切都已公诸于世人了?2013年,沃尔夫冈·瓦格纳的遗物转给了巴伐利亚州档案馆。人们并不清楚,是否还有其它历史文献缺失。但是,考斯基这样的演出版本在1951年拜罗伊特音乐节重新开张时会有可能吗?

瓦格纳是"纳粹鼻祖"吗?

1949年,托马斯·曼在一封信里写道:"可以肯定,瓦格纳身上有很多希特勒"。然而,托马斯·曼在瓦格纳那里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位欧洲的世界主义者,而不是一名"纳粹鼻祖"。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犹太大屠杀灾难发生前很久,这位希特勒的批评者就写过以下这样的句子:"一想到,这个愚蠢的无赖竟能欣赏那甜美而雄强的浪漫主义,真让人恶心莫名"。

常有这样的说法,即:伴随瓦格纳创作的精神从一开始就是民族主义的和反犹主义的。瑞士评论家布卢姆里克(Micha Brumlik)在其报告《尽管有希特勒和他的拜罗伊特:作为20世纪分析家的理查德·瓦格纳》("'Hitler und seinem Bayreuth zum Trotz: Richard Wagner als Analytiker des 20. Jahrhunderts")对此有不同看法。他指出,在艺术创作中会发生这样的现象:"有前期程序及无意识程序,这些程序进入其作品,导致出现多于作者所期的表达"。

纳粹对瓦格纳的滥用、拜罗伊特向希特勒的输诚,常常被描写成是一种误会,或者,在历史的距离中被相对化:瓦格纳逝于1883年。40年后的1923年,瓦格纳的英国裔女婿张伯伦(Houston Stewart Chamberlain)及其儿媳温妮弗里德(Winifred Wagner)称颂希特勒是新的帕西法尔(Parsifal)和德国的救星。还在1925年,拜罗伊特音乐节就因希特勒的出席而政治化了。历史学家和德国国家主义者张伯伦被认为是"希特勒的先行思想家",并以德国音乐的高人一头来论证他的种族主义理论。

Villa Wahnfried Richard Wagner Museum in Bayareuth Briefe (picture-alliance/dpa/D. Ebener)

瓦格纳儿媳温妮弗里德(Winifred Wagner)对希特勒大家赞颂。

核心问题

激发希特勒的是瓦格纳的演讲力量还是其对犹太人的反感?这一核心问题在研讨会上只被 一带而过。瓦格纳通过其《犹太教和音乐》(Das Judenthum und die Musik)一著得以使反犹主义在市民阶层中流行,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不过,他也曾激赞过犹太人,称他们是"我们所有人当中最高贵的"。理查德·瓦格纳的妻子科希玛(Cosima Wagner)从丈夫那里直接继承了什么?科希玛比丈夫多活了近半个世纪,身边集聚了一大群德国民族主义者。那么,她在其大量互为矛盾的表态中做过多少刻意选择?这是下一个学术讨论会值得讨论的议题。

使用我們的App,閱讀文章更方便!給yingyong@dingyue.info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得到軟件和相關訊息!

閱讀每日時事通訊,天下大事一覽無餘!給xinwen@dingyue.info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完成訂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