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瓦格纳歌剧《指环》中国首演辉煌谢幕

“如此狂热的掌声,你否则只在拜罗伊特才经历得到。”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在中国首次完整演出后的观众欢呼,令扮演哈根这个角色的功勋歌唱家海因兹-克劳斯•埃克(Heinz-Klaus Ecker)印象深刻。

default

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中国首次海报

他说:“那确实是很不一般的。”演出结束后,北京的瓦格纳迷掌声如雷,叫好的、吹口哨的、跺脚的,沸腾的场面就像是赛完了一场漂亮的足球。北京音乐节艺术委员会委员、著名指挥家余隆说:“没人料到观众会如此着迷。”北京音乐节今年邀请德国的纽伦堡州立剧院在中国首次上演德国作曲家瓦格纳的这部四联剧的歌剧巨作。经过四天合计17个小时的演出,星期二(11月1日)午夜,四联剧的最后一剧——《诸神的黄昏》的帷幕落下。余隆欢欣地表示:“我们在音乐史上写下了一笔。”

纽伦堡州立剧院常务院长阿克塞尔•拜施(Axel Baisch)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他对中国报纸“演出大获成功”的评语深表欣慰。或许,某些中国评论家更希望看到的是以传统手法导演的《指环》,但因为德国在中国是现代和先进的象征,所以,英国歌剧导演史蒂芬•罗里斯(Stephen Lawless)执导的现代《指环》也受到中国观众的热烈欢迎。演出地点是北京的保利剧院,该剧院的乐池过于狭小,指挥家菲利普•奥古因(Philippe Auguin)手下的99名音乐家不得不拥挤地演奏,只能在40分钟的休息时间抓紧机会跑到剧院外面伸伸腿脚,到旁边的麦当劳买份快餐,以坚持到半夜。

奥古因的指挥轻松、专注,就好像他生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指挥,即使汗如雨注也依然全神贯注。这是奥古因作为纽伦堡州立剧院乐团首席指挥的最后一次演出,随后他将受聘于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或许因为这场演出意味着首席指挥的告别,或许因为大家对北京的印象太棒,或许因为这是四场马拉松式演出的最后一场,来自纽伦堡的音乐家、歌唱家即使已经演出4个半小时了,还是热情饱满,精神充沛,精彩片段层出不穷,特别是扮演布伦希尔德、音量超强的女歌唱家伊蕾妮•特奥林(Irene Theorin)把观众的情绪带向一个个高潮,最后赢得如潮的掌声。

观看演出的瓦格纳迷,当然绝大部分来自中国,但也有远道而来的——澳大利亚、日本,还有德国,毕竟,这是《尼伯龙根的指环》全剧在亚洲的第二次演出。首演是上个世纪80年代,地点是日本,所以这次外人都能感觉到中国人的一丝自豪,终于在歌剧大师瓦格纳的作品上演方面也可以和其亚洲对手平起平坐了。

但在此之前,上周五,本应在最后一剧中扮演贡特尔一角的歌唱家罗尼•约翰森(Ronnie Johansen)突然出了车祸,医生不许他乘飞机到北京参加演出,打乱了整个计划。正如一名团员所说,对剧团来说,这简直是“当头一棒”。假如演出是在欧洲,找一名替代演员、买张机票请来是很容易办的事,但演出是在中国,而且又正逢周末,找替代、再接到中国马上登台亮出歌喉是不可能的。与9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和歌唱家为使嗓子适应新环境所必需的时间相比,办理快速签证只能算是个小问题。拜施表示:“如果音量不到位,那就会彻底砸锅。”

剧团急中生智,发明了双贡特尔,可以说是一对儿洋“双簧”,一个演,一个唱:虽然于尔根•林(Juergen Linn)已经排练和演出了26个小时沃坦这个角色,但在最后这出剧中他还是站在舞台边上,给台上扮演贡特尔的约翰•维尔纳•普赖因配唱。后者是一人担当了两个角色,一会儿是身着白装啃手指的贡特尔,转眼间又改头换面,变成长发飘飘、衣衫褴褛的阿尔伯利希。北京的观众对歌唱家们的这番努力报以掌声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