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瓦格纳家族后继有人

拜罗伊特音乐节刚刚结束,蜚声世界的德国浪漫主义歌剧作曲家和脚本作者里查德-瓦格纳的曾孙女,现年29岁的卡塔琳娜-瓦格纳在拜罗伊特音乐节上脱颖而出。尽管人们对由其执导的“纽伦堡的名歌手”褒贬不一,对她能否成为父亲的接班人也莫衷一是,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便是这位金发碧眼的高挑感性女子从此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default

瓦格纳曾孙女卡塔琳娜在拜罗伊特

Schweißfleck-Affäre: CDU Kanzlerkandidatin Angela Merkel mit ihrem Ehemann Joachim Sauer, rechts, bei der Ankunft zur Eroeffnung der Wagner-Festspiele in Bayreuth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丈夫在拜罗伊特

每年一度的拜罗伊特音乐节皆为世界名流政要的荟萃之地。每逢此时,拜罗伊特的绿色山丘便成为世界各地瓦格纳歌剧爱好者的朝圣之地。如果说,卡尔-马利亚-冯-韦伯(Weber)是德国浪漫主义歌剧的开山鼻祖的话,那么里查德-瓦格纳则将其推向了顶峰。拜罗伊特剧院是上演瓦格纳歌剧(也称乐剧)的理想之地,因为它是由这位天才的作曲家和脚本作者本人亲自设计建造的。在这以后的历史长河中,瓦格纳之后无不竭尽全力呵护着这笔前辈遗留的宝贵艺术财富。然而,现在拜罗伊特的唯一掌门人-瓦格纳和李斯特之女的孙子沃尔夫冈-瓦格纳已是一位耄耋老人,8月30日是他的88岁高寿之日。尽管年事已高,但他依旧集音乐节艺术总监、总经理和拜罗伊特音乐节股份公司唯一股东三权于一身,于是由谁来接班的问题就显得愈发紧迫。其实家族内部早已有人提出了挑战,为问鼎这一宝座而展开的家族争斗也始终没有停止过,但都遭到沃尔夫刚的坚决抵制。此次沃尔夫刚与第二任夫人生下的女儿卡塔琳娜首次亮相拜罗伊特音乐节自然被许多人视为继承父业的信号。作为名人之后,卡塔琳娜接受了一流的教育:经济、戏剧学,之后拜名导演为师,卡塔琳娜似乎具备了所有的条件。接通电话,远方传来了她成熟沙哑的声音,与其青春亮丽的外表似乎有些不配。但交谈中,她的率真、坦诚和进取与其外表一样令人印象深刻。无论拜罗伊特音乐节理事会有关接班人选的会议结果如何,无论沃尔夫刚-瓦格纳何时正式宣布辞职,里查德-瓦格纳曾孙女的羽翼已日渐丰满。

Richard-Wagner-Festspiele in Bayreuth 2007

纽伦堡的名歌手一幕

拜罗伊特音乐节新亮点

德国之声:卡塔琳娜,您好!自第96届拜罗伊特音乐节开幕以来,您就成了一个醒目的亮点,开幕的第一天和闭幕的最后一天都上演了由您首次执导的“纽伦堡的名歌手”。人们对您的诠释褒贬不一,您本人的感觉呢?

卡塔琳娜: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对艺术家来说永远也没有满足的时候。好在拜罗伊特音乐节每年都举办一次,所以明年还有机会做得更好一些。

德国之声:说到明年,您已有了具体的计划了吗?

卡塔琳娜:我将在“纽伦堡名歌手”的执导方面做一些细节改动,我要利用拜罗伊特音乐节展示更完美的作品。

Richard-Wagner-Festspiele in Bayreuth 2007

卡塔琳娜执导的纽伦堡的名歌手

德国之声:请问,您为何偏偏选择 “纽伦堡名歌手”作为您在拜罗伊特音乐节上的执导处女作?大家都知道,这部作品曾深受纳粹的喜爱。

卡塔琳娜:我父亲于三年前曾问过我。我当然也认真思考过自己是否具备实力,对这部作品是否有感觉等等。

德国之声:您父亲是最后一位对这部歌剧进行重新诠释的导演。请问,父女俩在执导同一部作品上的不同之处是什么?什么是典型的卡塔琳娜的手笔?

卡塔琳娜:我认为,父亲有心选择一个在舞台美学方面与他风格完全不同的导演。我并不是唯一的人选。如果我拒绝的话,父亲会去找别人的。父亲先后两次将“纽伦堡的名歌手”搬上了舞台,在技巧的处理方面,两次导演的结果都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也从中学到了不少宝贵的经验。比如在总体策划上,我与父亲的方案是一样的,我们都强调作品的戏剧性。

Wolfgang, Katharina und Gudrun Wagner bei Eröffnung der Wagner-Festspiele

卡塔琳娜-瓦格纳与父母在一起

德国之声:除了突出作品的戏剧性之外,您刚才提到的技巧具体还有哪些?

卡塔琳娜:其实这与其它任何职业一样。比如首饰工匠必须懂得如何保存黄金,如何造型等等。歌唱家在表演时既要跟着指挥走,又不能给台下观众一种拼命盯着指挥的印象。总之,无论干哪一行,某些细节是必须要掌握的。

物以稀为贵--拜罗伊特音乐节的魅力所在

德国之声:每到拜罗伊特音乐节,拜罗伊特便成为世界名流的荟萃之地,瓦格纳的歌剧盛演不衰。您认为,拜罗伊特何以如此神圣,具有如此大的魅力?

Thomas und Thea Gottschalk bei Eröffnung der Wagner-Festspiele

德国“想挑战吗”节目主持人戈特沙尔克与夫人

卡塔琳娜:拜罗伊特音乐节的特殊之处在于,拜罗伊特剧院只上演瓦格纳的作品。我认为,这是最大不同。另外就是拜罗伊特剧院的音响效果最适合演出瓦格纳的歌剧。这也是拜罗伊特音乐节不同于其他的因素之一。

德国之声:拜罗伊特音乐节的确独一无二,但普通人很难欣赏到那里的演出。普通门票要等上7年甚至10年,黑市价格高得惊人。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卡塔琳娜:其实与不少其它音乐节相比,拜罗伊特音乐节入场券的价格还是能够被大家所接受的,因为我父亲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瓦格纳歌剧的门票。最贵的入场券是208欧元。黑市入场券的价格的确很高。值得庆幸的是,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入场券供不应求。这与该音乐节的独一无二是分不开的。但反过来说,如果拜罗伊特全年上演瓦格纳的作品,根本不存在入场券难买的问题,那么,拜罗伊特的独特之处也会虽之消失。

目前,有来自世界80个国家的观众到我们这儿来观看瓦格纳的歌剧演出。物以稀为贵嘛。

德国之声:作为瓦格纳的后代,您如何解释您曾祖父作品经久不衰的魅力?在这一点上几乎没有哪位作曲家可与您曾祖父相媲美。是否可以说,里夏德-瓦格纳的作品会让人欲罢不能呢?

Richard Wagner

里夏德-瓦格纳

卡塔琳娜:我觉得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生长在瓦格纳之家,所以在别人眼中非常特别的地方对我来说也许很“正常”。如果这个问题由瓦格纳迷们来回答,他们一定会说,瓦格纳作品让人着迷。

德国之声:吸引人的究竟是您曾祖父的歌剧题材,还是音乐?或者说是两者的有机结合?

卡塔琳娜:其它作曲家比如施特劳斯、威尔迪和莫扎特等也一直是音乐会上的常见曲目。但歌剧的表现主题爱情、嫉妒等会有更大的生命力,因为它们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容易在观众中产生共鸣。瓦格纳的音乐表情浓郁,的确容易让人着迷。

92. Bayreuther Richard Wagner Festspielen

瓦格纳家族争斗

德国之声:尤其在拜罗伊特音乐节举办期间,音乐节和瓦格纳歌剧,甚至包括瓦格纳家族的争斗都是人们热衷讨论的话题。您父亲已88岁,接班人选问题应该决定下来了。您认为,拜罗伊特上演由您执导的“纽伦堡的名歌手”为您问鼎拜罗伊特负责人的宝座加分吗?

卡塔琳娜:我认为,好导演,或好的艺术总监并不意味着就是好的拜罗伊特音乐节的负责人。当然,好导演并不一定就不是合格的音乐节负责人。我总是试图将两者区分开来。我在艺术创作上为能执导“纽伦堡的名歌手”感到高兴,但绝没有认为,自己因此具备了胜任拜罗伊特音乐节负责人的工作。

德国之声:您认为,应该满足哪些条件才能担此重任?

Cristina Gallardo-Domâs an der Deutschen Oper in Berlin

卡塔琳娜:一旦父亲退出,拜罗伊特音乐节的现有行政管理模式将不复存在。父亲既是负责人,也是唯一的股东,这样的结构不会再保持下去。拜罗伊特音乐节必须提高质量,要保证有优秀的著名指挥家到拜罗伊特参加演出。另外就是要注重革新,要邀请著名歌唱家入盟,管弦乐团的素质和水平也很重要。担此重任的人一定要有坚强的意志和决心,在诠释瓦格纳的作品方面一定要走在最前面。否则拜罗伊特就不会有今天的地位。拜罗伊特音乐节的负责人不能按照个人兴趣挑选与其合作的导演和歌唱家,而应严格地按照客观标准进行挑选。

志在改革

德国之声:其实您已回答了我想要提出的下一个问题。您与父亲的关系非常密切,您很年轻,如果您能当选拜罗伊特音乐节负责人的话,您会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动?

卡塔琳娜:一旦父亲退出,那么拜罗伊特音乐节的股东将不再是瓦格纳的家族成员。原有的结构会发生变化。我个人认为应加强营销方面的工作,比如以DVD形式推广瓦格纳的作品,让下一代人有机会接触和了结瓦格纳和其作品。如果我当选的话,我会在这几方面做出令人信服的改革。

22.08.2006 k21 Katharina Wagner

德国之声:但在诠释瓦格纳作品的方式方法上,您将作出哪些革新和变动呢?

卡塔琳娜:父亲已做出了榜样。他总是聘请勇于革新的导演,从而确保拜罗伊特音乐节在诠释瓦格纳作品中的领先地位。革新意味着成功与失败。这并不意味着,我只聘请那些与我志趣相投,美学观一致的导演。作为音乐节的负责人要对观众负责。假如某位导演在美学上不符合我的要求,但他却满足了必要的客观条件,那我无权不聘用他。

德国之声:一旦您真的当选,我们再继续这个话题好吗?!您能具体地谈谈您刚才提到的美学标准吗?

卡塔琳娜:每一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的美学标准。这是不言而喻的。比如我挑选的舞台服装就非常现代,经常是些日常服装。但如果有人决定选择历史服装和幻想服装,而且有助于表现剧情,那我应采纳他的意见。也就是说作为音乐节负责人,我应将个人的喜好放在一边。

现代女性

22.08.2006 k21 Katharina Wagner 2

德国之声:作为沃尔夫冈-瓦格纳之女,人们大多会认为,由您执导的歌剧一定会比较传统和保守,您的看法呢?在现实生活中您是怎样的一个人?

卡塔琳娜:“纽伦堡的名歌手”不是我执导的第一部作品。我想我执导的作品不会给人一种传统的印象。人们会认为,日常生活中的我一定也不传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有某种不良嗜好。怎么说呢,许多人认为,近30岁的人应该成家立业。应该有家,有房,有花园,应该将家庭视为自己的生活中心。这并不代表我的观点,但这也绝不意味着我在刻意营造艺术家的光环。许多同事们都说,在静谧的大自然中会灵感勃发,我觉得这纯属胡说八道。从原则上来说,我与其他年轻人一样,只是我的家庭观念不是很强,目前我还不考虑建立家庭的问题。

德国之声:就是说,您还没有与您朝夕相处的伴侣?

卡塔琳娜:这么说吧,我还没有结婚,尚未考虑生孩子的问题,忙碌时,就连请人照看我的狗都很困难,哪还有其他的精力。

德国之声:闲暇之余消遣时,您喜欢听古典音乐,还是现代音乐?

卡塔琳娜: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听古典音乐。但工作之余,我完全按照自己的情绪选择音乐。我也喜欢听排行榜上的流行音乐,也象普通人一样,喜欢听广播。我通过收音机收听德国流行歌曲排行榜前20首。

德国之声:里夏德-瓦格纳是天才的音乐节,以后的几代人都与歌剧和音乐打交道,难道瓦格纳家族的后代都有音乐细胞,就没有一位例外吗?

Bayreuth

拜罗伊特剧院

卡塔琳娜:当然有了,比如维兰德-瓦格纳的儿子齐格弗利德就在马略卡做房地产生意。我父母可没有强迫我干这一行。如果我对父母说,我选择其他职业和学业的话,父母一定不会反对的。我想,这也许与遗传基因有关吧。

我想说的是,我将职业视为自己的命运安排,绝不是出于对家族的使命感。

渴望中国

德国之声:虽然拜罗伊特音乐节始终笼罩在光环之中,入场券供不应求,黑市价格高得惊人,但音乐节的经济状况却不是十分理想。您认为,摆脱这一困境的出路在哪里呢?

卡塔琳娜:我认为,媒体过分夸大了拜罗伊特音乐节的财政窘境。音乐节的赤字是372000欧元。原因与国家的财政补贴没变,但劳务费用和物价却大幅提高有关。不过,我们会通过赞助商和经销渠道等填补这一漏洞。

德国之声:您一定也知道,中国目前正经历着一股西方古典音乐热。对许多关心和了解德国的中国人来说,瓦格纳的大名震耳欲聋。不少中国人也想亲自到拜罗伊特欣赏瓦格纳的歌剧,请问,中国人怎样才能买到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入场券?

Bayreuth Götterdämmerung 2000 Szene

瓦格纳的“诸神黄昏”

卡塔琳娜:在拜罗伊特音乐节的网站上,我们提供了一个专门的网址,为世界各地的瓦格纳迷购买入场券提供方便。www.bayreuther-festspiele.de

德国之声:瓦格纳的歌剧多次被搬上中国的舞台。您也希望在中国上演由您执导的瓦格纳的歌剧吗?

卡塔琳娜:当然了。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要知道在哪里执导哪部作品。我本人觉得,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就比较适于在中国上演。因为许多瓦格纳歌剧都很德国化,比如汤豪舍或纽伦堡的名歌手等,这些作品也许很难让中国人理解。德国人和中国人的性格完全不同。所以我对能有机会在中国上演特利斯坦和伊索尔德非常感兴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