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瓦格纳家族与拜洛伊特音乐节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可以算是中世纪最著名的爱情史诗了,德国著名作曲家威廉•理查德•瓦格纳将之改编为歌剧,140年前在慕尼黑上演时标志着西方世界音乐语言改革的开始。7月25日晚,巴伐利亚小城拜洛伊特重温昔日旧梦,“正如那些死后值得回忆的吻,正如那些无望的甜蜜幻想……”深情咏叹调如昨夜清风吹拂故乡——第94届拜洛伊特音乐节开幕了。

default

名流荟萃之地

令人沉醉的艺术琼浆

Richard Wagner

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

恢宏大气、激昂雄浑的瓦格纳歌剧通常被列入达官贵显的音乐必修课,每年一度的拜洛伊特音乐节也历来云集各界名流。 1876年,德国皇帝威廉一世在“绿丘”出席了第一届歌剧盛会,欣赏首场演出《尼伯龙根的指环》,但与此同时,与瓦格纳有过十年至交的哲学家尼采却与之决裂了。尼采甚至写过这样一段评论:瓦格纳的音乐迎合了那些门外汉或者对音乐一知半解的人们的“趣味”,并给予他们迷乱和癫狂的借口以及力量。拜洛伊特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是瓦格纳所谓的大歌剧以表面的堂皇掩盖内在的粗俗,是个巨大的假象,是音乐的迷信,甚至是一场低级愚蠢的暴动。

尽管瓦格纳歌剧被尼采斥为“颓废艺术”,众多的支持者们仍一如既往地痛饮这杯麻痹神经的艺术琼浆,并将所有的阳刚之气投入到这片玫瑰花丛。时至今日,每年拜洛伊特音乐节都如同炫目的文化亮点,吸引八方乐迷如彩蝶般飞来“绿色山丘”,从午后直至深夜享受着不绝于耳的歌剧轰炸,彻底沉醉在一个迷幻多彩的音乐世界里。

Bildergalerie Angela Merkel Bild12

梅克尔去年音乐节上的风采

德国基民盟主席、下届总理候选人梅克尔便是一个典型的瓦格纳迷。被政敌讥讽为不修边幅、外形邋遢的“政坛铁娘子”每逢歌剧盛宴便“锦衣夜行”,即便大选之前要事缠身,也务必腾出16点之后的时间留给自己。她说:“拜洛伊特最重要的并不是首场开幕,对于我来说,从第二天开始,世界就变成了另一副样子。”

脱胎换骨的拜洛伊特

然而拜洛伊特并非纤尘不染的艺术圣殿,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本人曾因“反犹思想”遭受批判,儿媳威妮弗蕾德·瓦格纳更与希特勒有染,一度如胶似漆,希特勒甚至想过娶她为妻,建立一个希特勒—瓦格纳王朝。1951年,瓦格纳的孙子——即现在的艺术总监沃尔夫冈·瓦格纳与哥哥维兰德·瓦格纳揽过重任,决心重振家族大业,洗刷拜洛伊特的历史污点。

92. Bayreuther Richard Wagner Festspielen

沃尔夫冈与他的第二任太太、女儿凯瑟琳娜

获得新生的拜洛伊特歌剧不仅要摒弃历史糟粕及日耳曼神话,更应赋予原著一种灵魂意义的诠释,抽象的舞美设计也因此而显得沉闷压抑。有评论家认为,沃尔夫冈·瓦格纳最大的悲剧在于,他一直站在更有天赋的哥哥——维兰德·瓦格纳身后的阴影里。沃尔夫冈是商人和技师,其次才能算是艺术家。1966年,维兰德去世,沃尔夫冈大权在握,进一步拓宽了拜洛伊特的知名度。1972年Götz Friedrich执导的《唐豪塞》、1976年《指环》剧目的世纪重演都极大地巩固了拜洛伊特—瓦格纳歌剧的王牌地位。

然而舆论界普遍认为,即满86岁高寿的沃尔夫冈早已力不从心,无法遏制瓦格纳歌剧水平的衰退。最后一部杰作当属1993年由海勒·穆勒导演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自此每况愈下,辉煌不再。从表面上看,家族企业运转如常,音乐会门票也每每销售告罄,但几乎没人相信,拜洛伊特能够锐意变革,迎接现代西方音乐剧。

瓦格纳家族的派系斗争

Götterdämmerung nach Schlingensief

施林根席夫的前卫舞台设计

2004年,激进派导演克里斯多夫·施林根席夫的《帕西法尔》毁誉参半,沃尔夫冈还图最后一搏,拼命说服丹麦导演拉尔斯·冯·特里尔接手制作2006全新《指环》,但该项计划又横生变故。看来,虽然一向独断专行的沃尔夫冈够周全、够精明、够强干,并善于在关键时刻以他坚韧不拔的牛脾气扫清障碍,但一切表明,岁月无情,拜洛伊特急需一位新掌门人。

早在2002年,巴伐利亚州前文化部长泽特迈尔便力劝沃尔夫冈退休,但他过于低估了瓦格纳传人的倔强天性。沃尔夫冈不能容忍“绿丘事业”出现丝毫偏差,想方设法也要把音乐节指挥棒转交自己的心腹手下。

最近几年,瓦格纳家族两大派系之间的权力争斗已给拜洛伊特音乐节笼罩上一层阴影,成为公开的秘密,甚至有人说,这场争权夺势的内讧简直比舞台演出还要精彩万分。目前,沃尔夫冈已经指定了他的心腹追随者克劳斯·舒尔茨作为他的艺术顾问。在沃尔夫冈引退之后,舒尔茨将成为代理艺术总监,直到确定一个令各方满意的家族人选。

Nike Wagner Kunstfest Weimar

尼克·瓦格纳

事实上,沃尔夫冈的如意算盘是,把音乐节的大权传给自己原来的秘书、第二任太太的女儿凯瑟琳娜。为此,他成功挤兑了瓦格纳基金会董事会先前选定的接班人——沃尔夫冈与前妻所生的女儿爱娃,并将另一名竞争对手——维兰德·瓦格纳之女妮克排除在外。现年27岁的凯瑟琳娜曾是柏林洪堡大学的学生,成功执导过《漂泊的荷兰人》,今年音乐会作品《纽伦堡的名歌手》也由她导演。这位未来的接班人聪明伶俐,常有惊人之语,称自己更有团队精神,她说:“我父亲独挑大梁,一人担当多人的责任,这在拜洛伊特是不可复得的。”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