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瓦格纳和拜罗伊特音乐节:9个赤裸事实

每年一度的拜罗伊特音乐节开幕了。围绕这个国际著名音乐盛会,传说种种。它们反映的是事实还是偏见?我们试着为您澄清以下9种常见的说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说法一:为获得一张昂贵的入场券,普通人常得长期等待,政府总理和其他要人却从音乐节负责人那里轻松得到赠券。

不是的。拜罗伊特市有一定数量的赠票,以邀请有一定知名度的客人参加音乐节。毕竟,开幕当天,这些人的入场可以赋予音乐节以某种光彩。赠票是对财政支持的一种回报。市、地区、州和联邦给每年一次的音乐节提供一笔可观的资金:1600万欧元,几达音乐界预算的一半。

Bundeskanzlerin Angela Merkel CDU

默克尔总理是瓦格纳音乐节常客

说法二:拜罗伊特音乐厅里只演出瓦格纳的歌剧。

不全对。二战结束之初,拜罗伊特由美军占领。为慰问部队,当时也在那里演出音乐剧。瓦格纳所崇拜的贝多芬大师的第九交响乐就一再在拜罗伊特音乐厅内演奏。例如,这一交响乐便徊响在二战结束后的1951年拜罗伊特音乐节重新开幕式上。除此之外,在迄今为止的139年历史上,音乐节的确只是上演瓦格纳的作品。

说法三:入场券售价惊人,却依然一票难求。

这要看“售价惊人”的含义了。240欧元一张中间座位票,的确不是小数目,但若与同类音乐节相比,并不过分。视角受到某些限制的座位,售价甚至只有15欧元。这里所说的当然不是黑市价。在那里,要价会是四位数的了。

说法四:拜罗伊特音乐节是保守主义诠释者们的巢穴,是为老瓦格纳分子们奏响的赞歌。

大谬不然。早在1920年代,音乐节负责人—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之子西格弗里德·瓦格纳就已小心翼翼地打破了僵化的导演公式,从而遭致墨守成规派的愤懑。这派瓦格纳迷只愿欣赏理查德·瓦格纳本人所希望的那种导演风格。西格弗里德的妻子和后继人温妮弗里德继续创新。从1951年起,孙子维兰德·瓦格纳又遭到保守主义的瓦格纳分子们的群起攻击。维兰德的兄弟沃尔夫冈采取多元化:在其音乐节总监的长年任期内,对瓦格纳作品的诠释风格多种多样,从保守型到极端型,从含蓄型到挑衅型,不一而足。自沃尔夫冈的女儿卡塔琳娜·瓦格纳任总监以来,音乐节上各种演出版本竞相争艳,导演们不拘一格,个性化诠释瓦格纳歌剧的情节,—当然,只是在情节和人员安排上,不涉及音乐本身。话说回来,老瓦格纳分子如今已廖若星辰,气数尽矣。

说法五即使还有票子那也会通过关系,私下分了,而且,得票的又总是那些已经有座位的人。

Deutschland 101. Bayreuther Festspiele - Tristan und Isolde

导演风格早已融入现代

实际上没有这样的事。以前,票子提供给旅行社和瓦格纳协会。另外,还有只为工会成员举办的两场专门演出。不过,这已成历史。现在,60%以上的入场券自由买卖,从2015年起,有一半在网上出售,—4小时内销售一空。在票的分配上,拜罗伊特音乐节之友协会成员依然受到优先照顾,当然,这些协会同时是音乐界的赞助组织,人们期待它们会继续慷慨解囊。

说法六:音乐节掌控在瓦格纳家族之手。

又错了。1973起,音乐节的主办人就已经是瓦格纳基金会。同多个公共机构和基金会一样,瓦格纳家族后裔属于该基金会。不过,无论是男是女,无论与理查德·瓦格纳是血亲,还是姻亲,音乐节总监倒总是出自瓦格纳家族。

说法七:理查德·瓦格纳是纳粹

在历史上全无可能。他死于1883年。但,他是所谓的第三帝国的开路先锋吗?有一点可以确定:瓦格纳是反犹主义者和德国民族主义者。不过,他也忽而是无政府主义者,忽而是左翼革命分子;既是大欧洲论者,也是理论家、实践家,或其它种种人士。他撰写的文字立场鲜明、极端,亦充满矛盾。其中就包括他所写的那篇令人难以启齿的仇恨檄文《音乐中的犹太性》(Das Judenthum in der Musik)。他谢世后,拜罗伊特以“大师的名义”明显染上了纳粹的褐色。属于头一代纳粹的就有瓦格纳的儿媳温妮弗里德(瓦格纳不认识她)和他的女婿休斯敦·斯特瓦特·张伯伦(Houston Stewart Chamberlain)。还在篡夺权力之前很久及夺权之后,希特勒都是拜罗伊特乐见的客人。但是,在瓦格纳的歌剧作品中难道没有纳粹意识形态的萌芽吗?对此存在着争议,但缺乏证据。

Bayreuther Festspiele Richard Wagner Skulptur Ottmar Hoerl 2014

拜罗伊特音乐节歌剧院广场上的瓦格纳塑像

说法八:拜罗伊特是德国文化的一大中心

不对,拜罗伊特音乐节厅只是一所歌剧院,音乐节也只是季节性活动。德国文化讲求分散组织。当然,全球最重要的瓦格纳档案是在拜罗伊特,设址“幻想和平之屋(Haus Wahnfried)”—理查德·瓦格纳当年的住宅内。1976年起,那里开设了博物馆。经全面整修和扩建,博物馆将于2015年7月26日重新开放。

说法九:瓦格纳的音乐过响,作品冗长,主人公故事陈腐。

这种看法似乎有点儿笼统。谁若是分别花上5小时,看《特里斯坦》(Tristan )、《帕西法尔》(Parsifal)或《众神的黄昏》(Götterdämmerung),他也能享受到极美、极精妙和极细腻的瞬间。瓦格纳的歌剧情节虽采自日耳曼神话、中世纪和童话,但是,上帝或神话人物所处的危机境地,却在在充满人世味。它们涉及的是内心及外在的冲突、仇恨和爱情,忠诚与背叛。也就是说,相当现代,而且能够为人理解。谁要是愿意让音乐在自己身上起作用,就能体会到,瓦格纳所指的他作品的“动情理解”的意义。不过,要注意呦:当心上瘾!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