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瑞士公投 高票否决"天上掉馅饼"

本周日(6月5日),瑞士的全民公投否决了“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按照该制度倡议者的构想,每一个瑞士公民都应当无条件获得每月2500法郎。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制度?瑞士人又为何拒绝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福利?

1000 Schweizer Franken

每月2500瑞郎,按照瑞士的物价水平,刚刚够温饱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初步统计,支持引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的民众只有22%,投反对票的民众比例则高达78%。

按照倡议者此前的初步构想,如果公投获得通过,将立法确定无条件基本收入的高低;预计每个成年人届时每月将获得由国家无条件发放的2500瑞士法郎(购买力平价折算后相当于德国的1100欧元),儿童则将得到625法郎。而现有的养老金、失业金以及其他社会福利补助金将被取消。值得注意的是,正式的公投案中,并没有提到任何的具体数字,也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资金来源方案,只是强调无条件基本收入将能让全体民众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并确保大家"都能参与到公众生活中来"。

不少支持者认为,无条件基本收入意味着"瑞士的解放"、"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唯一正确回应"。而反对者则认为,这种"由摇篮到坟墓的国家福利",是"懒汉们的疯狂计划"。

Industrie 4.0 Symbolbild Roboter Produktion Fabrik

工业4.0、人工智能日益取代人工劳动,经济学家预测未来的工作岗位数量将显著减少。

一些经济学家则从产业革命的角度来看待问题,他们认为,随着信息化进程的深入,越来越多的

工作岗位将会被机器人、人工智能所取代

;这意味着社会生产不再需要以往那么多的劳动人口。此次瑞士的公投倡议者就明确表示,无条件最低收入将会是"对科技进步的人性回应"。而希腊前财长、经济学教授瓦鲁法基斯(Yannis Varoufakis)进一步解释说,机器人取代人类进行劳动的进程早已开始,"但是机器人却不会消费。"他认为,

数字化进程

、人工智能发展所带来的一些社会问题,能够通过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来解决,"而瑞士是一个特别富有的国家,是进行这场试验的理想之地。"

Deutschland Yanis Varoufakis Gründung von DiEM 25 PK in Berlin

希腊前财长、经济学教授瓦鲁法基斯:机器人会工作,但机器人不会消费

钱从哪里来?

反对派一方的经济学家则认为,引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将会给公共财政造成难以承受的负担,从而给宏观经济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根据瑞士圣加仑大学的一项研究,仅仅依靠取消养老金、失业金以及其他社会福利补助金,尚无法给每个公民每月发放2500瑞士法郎;剩余的财政缺口,达每年1500亿瑞郎之巨。研究人员担心,这一缺口最终还是要靠增税来填补--增值税届时最高将达到50%!不过,支持者认为这项研究并不严谨,强调财政缺口可以通过"更为聪明的社会财富分配"来填补,无须增税。

此外,瑞士政府以及主要政党还担心,有了无条件基本收入的保障,不少人可能将不再愿意工作,从而导致社会生产值下滑。

对此,支持者反驳称,获得保障的公民不会成为懒汉。公投前的民意调查也显示,绝大多数的瑞士人愿意在基本需求得到无条件保障的情况下,继续工作;选择不工作的人只占2%。

新自由主义者欲降低工资成本

与许多人所想的不同,无条件基本收入这一构想,最初的提出者并非是支持增加福利的左派,而是自由主义者。17世纪的英国哲学家、"自由主义之父"洛克(John Locke)就曾指出,每一个人都"有权获得完全的自由与平等";上世纪70年代,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n)提出了"负所得税"概念,可谓是无条件基本收入的雏形。弗里德曼还指出了其对宏观经济的好处:公共财政的福利支出将有所下降、对劳动力市场的管制将更加宽松、低工资领域有望进一步扩大。

Götz Wolfgang Werner

日化连锁超市DM老板维尔纳是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的铁杆支持者

而近年来,德语国家内最知名的无条件基本收入支持者,则是亿万富翁、日化连锁超市DM老板维尔纳(Götz Werner):他在2005年时就说,经济界的一个任务就是"将人从工作中解放出来"。不过,这位富翁的言论却遭到一些左派人士的反对,认为以维尔纳为代表的雇主不过是想借无条件基本收入之机,以更低的工资成本雇佣员工--按照维尔纳等人的方案,德国人每月从国家领取200欧元~600欧元的基本净收入,有了这一保障的人,将更加愿意接受低工资的工作,而雇主也不再需要为员工缴纳养老金、失业保险等费用;此外,由于社会福利发放方式的简化,还能为国家节省不少官僚成本。

Symbolbild Finnland Wirtschaft

2015年当选的芬兰新政府,已经明确提出要试行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初步金额定为每个成年人每月800欧元。该方案的主要目的是降低官僚体系的运行成本,可以说充满了新自由主义色彩。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德国居民每人每月平均获得的社会福利金额为885欧元--高于维尔纳等人提出的200~600欧元。

左翼政党要求劫富济贫

也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工会等左派力量强烈反对目前充满新自由主义色彩的无条件基本收入方案。德国左翼党就明确表示,"拒绝接受一切不包含将社会财富自上而下再分配的方案"。左翼党强调,真正具有解放性质的无条件基本收入方案,应当是"大规模社会变革进程的一部分"。该党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提出如果在德国引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成年居民每月应获得1080欧元,而现有的大部分社会福利补助也不应被取消;同时还应当实行严格的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并缩短工作时长、推行左派色彩的税收制度改革。当然,由于高昂的成本,德国左翼党的这一方案并没有得到深入的探讨。

"瑞士方案"到底行不行?

相比上述两种泾渭分明的方案,瑞士此次的公投案则充满了折衷色彩。此次公投的倡议者之一汉尼(Daniel Häni)说,基本收入将"让人获得自我授权的权利"。公投案称,公民应有权免于担忧基本的生存问题,劳动者在和资方谈判时的权利也应当得以扩大,个人的决策空间也应获得进一步的拓展。从这一角度而言,这次被否决的"瑞士方案"充满了左翼色彩,并相信大多数人依然会在有基本收入保障时继续工作。而人们工作的动力,则不再是迫于生存压力,而是因为自身具备工作的意愿--支持者认为,人天然具有融入社会、实现自我价值的动机。

Schweiz Abstimmung über bedingungsloses Grundeinkommen

5月14日,日内瓦民众在市中心摆出巨幅标语,支持无条件基本收入制度。

但另一方面,"瑞士方案"并不包括任何自上而下的财富再分配,包括养老保险在内的许多现有社会福利也将被取消。这与左翼人士所支持的方案相去甚远。

德国自由撰稿人罗伊特(Timo Reuter)不久前在《时代周报》上刊发客席评论,探讨了所谓"瑞士模式"究竟能有多大的潜力。他在文章中问道:"基本收入获得无条件保障的人,是否真会拒绝从事压榨性质的低工资工作?这又会导致怎样的后果?它又会引发怎样的解放潮流?是否会引起劳资关系的重大变化?不过,为了解答这些问题,瑞士人首先要在公投中作出历史性的决定,为无条件基本收入铺平道路。"

而瑞士《新苏黎世报》则在公投前就预测"注定通不过"。该报认为,瑞士人对资金来源不明确的福利方案向来抱以怀疑的态度。文章指出,近年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延长法定带薪休假的公投已经先后被否决。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