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瑞士:一切由公民决定的直接民主

本周末,瑞士将就一项最低工资法举行全民公决。其他国家也有很多人要求享有更多的公民直接参与权,这真的是民主的福音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每小时工资22法郎",这就是瑞士所谓的"最低工资倡议"。周日(5月18日),所有瑞士人将就该提案进行全民公决。此外,瑞士公民还将就瑞士军队增购新战斗机、禁止恋童癖者从事接触儿童的工作以及医疗改革方案等问题做出决定。瑞士各州也展开民意调查。这听起来像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投票,但是对于瑞士人来说,这是他们日常民主生活的一部分。在瑞士,每年至少举行4次

公民投票

,而其他国家的政府和议会对此总是持保留态度。瑞士的重要法律都是由公民来决定。公民也可以通过收集一定数量的签名,迫使政府通过自己提出的法律和修订案。

公投的结果并非总是政治家们所希望,或者人们所意料之中的。尽管最低小时工资不少于22法郎(大约13欧元)的提案如此诱人,但已有迹象显示,大多数瑞士人拒绝该倡议。

"公投冠军"受批评

Schweiz Abstimmung im Kanton Appenzell

参加公投的瑞士民众

据估计,瑞士举行的公投占全球公投的50%。这个只有八百万人口的小国因此被视为"民主的典范"。但是其公民做出的有些决定也引起其他国家的担忧。例如2009年,瑞士公民投票反对建造清真寺尖塔以及2014年以微弱多数通过限制外国劳动力大规模移民的动议后,在欧洲引发一片指责声。许多人批评那次公投结果是对欧洲劳动力迁徙自由原则的攻击。

但是德国奥斯纳布吕克大学的公共法学教授赫尔曼·豪伊斯纳尔(Herrmann Heußner)认为,对瑞士人的批评并不意味着反对将瑞士视为民主典范。豪伊斯纳尔也主张德国直接进行民主投票。迄今,德国公民做决定的机会很少,即使有也门槛太高。更何况,像最近在瑞士进行的

颇有争议

的公投,在德国本来就是完全不可能的。法学家豪伊斯纳尔说,"对一项法律,德国首先要审核是否符合本国宪法和欧洲的法律。欧盟规定各成员国的劳动力可以自由迁徙到其他国家寻找工作,因此,像瑞士这样的法律在德国不可能通过。"

然而,直接民主制是否确实是医治所有政治弊病的灵丹妙药或者说是一种"更佳的民主"呢?对此阿登纳基金会的蒙塔格(Tobias Montag)持反对意见。他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浪漫主义的形式。"这位政治科学家不相信通过全民投票就可以普遍减少社会矛盾。

频繁举行公投

许多专家担心公投会使政治决定变得更加复杂以及重要项目被拖延,政治学家蒙塔格认为这些担忧不无道理。法学教授豪伊斯纳尔则认为,瑞士的例子并不证明这种论点。他说,"做出一项决定,关键不是快,而是好。况且,法律不是仅适用于今天和明天,而是旨在建立一个基本的秩序。对所有事情的考虑既需要时间,也需要人的参与。"德国政客习惯于让议会来做决定,然后再来断定法律很糟糕。这种情况在瑞士很少发生。

Sarnen Schweiz Bürgerversammlung

瑞士通过全民表决通过重要政治决定

但是公投结果肯定是所有公民参与做出的决定吗?或主要是受过良好教育者和关心时政的人参加投票,有可能因此扩大了社会鸿沟?豪伊斯纳尔说,如果对

瑞士的公投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情况确实是这样:公投的平均投票率只有大约50%。不过,在政府的整个执政期,五分之四的瑞士公民至少参加过一次公投,明显高于德国的选举。

豪伊斯纳尔认为,如果欧盟举行公投也将获益匪浅。欧盟可以通过举行公投改变其官僚主义的负面形象,使自己成为欧洲公民的一个共同项目。如果表决的是一个令各国公民感兴趣的问题,那么就打破了国家的界限,例如是否实行供水私有化的问题。"通过这项活动行成了一个欧洲公众社会和一个共同的公民意识。"全欧范围开展的"水是一项人权"的活动获得180万人的签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多数欧洲政客反对公民参与政治决定。估计原因是担心"成熟的欧盟公民"可能会对布鲁塞尔的某些计划予以阻拦。根据迄今的经验,民众的想法常常和政府官员的想法相反。只要是对欧洲的一个项目举行全民公投,最初得到的答复总是"不"。

作者: Jeanette Seiffert 编译:李京慧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