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瑞典在瑞-丹出入境口岸恢复边检

迄今,从哥本哈根至瑞典马尔默,客运列车行驶时间为34分钟。为控制难民潮,瑞典从今天起对两国间陆上过境交通也实施人员检查,由此列车行驶时间将延长一倍。

(德国之声中文网)瑞典政府从元月4日起恢复边境检查。所有来自哥本哈根的列车必须先在凯斯楚普(Kastruper)车站停留,乘客必须下车,出示证件,然后才能继续上路。至全车旅客受检完毕,整个边检过程可持续45分钟。

成千上万"通勤族"受影响

恢复边检意味着瑞典迄今实施的"国门开放政策"转向。若以居民数量作为计算基础,2015年,瑞典人均收容的难民人数超过德国。年初,这个950万人口的国家预期会面临10万新难民;至年终,实际人数几乎增加一倍。该国因此受到沉重压力,许多地方无法为难民提供足够的住宿可能。11月,首相勒文(Stefan Löfven)发表讲话称,瑞典实施的宽松政策是"幼稚的"。

Dänemark Michael Randropp in Kopenhagen-Kastrup

一名叫做兰德洛普(Michael Randropp )的丹麦“通勤族”强烈表示不满

到目前为止,成千上万难民在入境登记后便踪影全无,构成瑞典难以解决的一大棘手问题。根据该国外国人事务局提供的数字,2015年入境瑞典的政治庇护申请者中有80%没有护照;60%的人至今未能出示任何一份有助于证明其个人身份的正式文件。

瑞典警方和国家安全机构因此警告政府,注意潜在的危险。勒文首相就此感叹道,对瑞典人来说,要承认我们中间也会混入同情"伊斯兰国"的人,相当困难。

丹麦不满

瑞典的新举措引发丹麦政府不快。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担心,随着瑞典实施边检,会有更多难民转而在丹麦提出庇护申请,而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拉斯穆森在国内正受到来自人民党的巨大政治压力。这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反对收容难民,敦促封锁边界。该党是丹麦议会第二大政党,拉斯穆森的少数派政府有赖于该党的"容忍"。

Dänemark Polizeikonrtolle im Zug von Kopenhagen nach Malmö

列车上也有警察检查

瑞典的边检引起丹麦不满还有另一个原因。拉斯穆森首相就忧心忡忡地指出,丹麦方面担心,多年来在瑞典的投资有可能受到影响。他称,这是一个非常不幸的局面。他指出,丹麦在瑞典的厄雷海峡地区(Öresund)投入了大量资金,以扩建那里的基础设施,推进哥本哈根和马尔默(Malmö)一体化。

欧洲境内多米诺效应

哥德堡大学的丹麦籍移民问题专家鲁伊斯特(Joakim Ruist)相信,很多国家会以瑞典为榜样行事。他对丹麦《基督教日报》(Kristeligt Dagblad)上表示,瑞典恢复边检之举会产生雪球效应。不过,这位学者并不认为这一效应是负面的。他认为,边检最终将导致欧洲的难民政策发生全面转变、对难民的态度变得更人道。他指出,通过边检可以提供一条更安全的逃难路线、在边界上就将难民分配给相关邻国。

观点左倾的智库"Arena Idea"研究人员佩林(Lisa Pelling)的看法则全然不同。她指出,欧洲实施更多边检最终将意味着叙利亚难民被锁定在战争地区内,瑞典现在的做法将导致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短期内,所有欧盟成员国都会关闭边界,直至土耳其边境,而这一来,叙利亚境内的"大屠杀"只会更加惨烈,因为,人们不再能进入欧洲。

Deutsch-Dänischer Grenzübergang

丹麦政府决定暂时恢复边检

哥本哈根已然跟进

作为对瑞典恢复边检的反应,丹麦政府今天宣布,自即日起,恢复丹麦-联邦德国之间的陆上跨境人员身份检查,为期暂定10天。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记者会上解释说,在瑞典决定在瑞-丹两国间实施跨境边检后,他的政府也必须行动。他指出,别的北欧国家在其边界上"上锁",对丹麦将产生决定性影响,会导致有更多难民在丹麦境内申请庇护。哥本哈根当局决定恢复检查旅行文件意在阻止没有身份证的难民继续入境。丹麦是经由德国前往瑞典、在那里提出庇护申请的难民们的过境国。

去年,约有100多万难民抵达欧洲。他们中间的大多数逃离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地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