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理发师:收入低微的梦想职业

洗头、剪发、吹干—对德国的年轻女孩而言,发型师是梦寐以求的职业。尽管如此,这个行业因为工资过低,在德国出现后继无人的现象,不过来自南欧的求职者倒是络绎不绝。

(德国之声中文网)发廊里传出薄荷和草莓的香气,墙壁上挂着一米高的立镜,大门上装饰着许多发型的图片,影中人留着充满光泽的秀发。这是一间位于莱比锡的发廊。芮贝卡·泽莫(Rebecca Zimmer)向走进店里的女客人问好,她的情绪有点激动。虽然她自10月起,每两周都会为克斯汀·特斯克(Kerstin Teske)理发和化妆,但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这是她理发师考试的最后一日。她还有好几项任务必须完成。特斯克是她的模特。

"今天我们要为睫毛染色和修剪眉毛,"这名理发学徒介绍道。这道工序需要45分钟。她必须先调色、上色,洗发并且吹干头发,最后用发胶将发型固定。在理发师考试期间,泽莫必须在主考官的注视下为她的模特修剪头发。特斯克倒是一派轻松。"她已经为我染过两次头发,我知道她能做得很好。"

竞争激烈,工资低廉

理发师一直是德国年轻女孩最向往的手艺之一。约有2.5万名年轻人--其中80%为女性--正在进行职业培训,人数明显比过去减少。仅在莱比锡地区,理发师培训生的人数在过去十年间便减少五成。Essanelle发型集团的执行经理利德尔(Katrin Riedel)从事此行业已经超过20年,她熟知问题的症结所在。40岁的利德尔表示:"在东德时期,技术得要非常非常精良才能从事这个行业。如今手工行业对年轻人而言已经不再那么入时。"

Ausbildungsberuf Friseur

理发学徒泽莫与发型模特

但这并非理发业缺乏新人才的唯一原因。德国市场上的竞争激烈。过去12年间,美发沙龙的数量在各大城市中增加了四分之一,但营收却逐年下滑。越来越少美发沙龙还愿意提供职业培训,而且薪资待遇不佳:依照培训年份而定,德国西部的培训生收入介于330欧和500欧之间,东部只有210欧至330欧。不过这并未让泽莫却步。她向多家美发沙龙寄出申请,几乎每家沙龙都给与了她正面回复。

来自南欧的新血

由于寻找学徒一年比一年更难,美发沙龙相当欢迎来自国外的年轻人。正好南欧的年轻人在接受培训后,也难以在故乡谋职。自2013年初开始,联邦政府针对年轻人的职业流动及来自欧洲的失业青年提供补助。18名来自西班牙的年轻人去年开始在莱比锡及周边地区展开职业培训,其中4人是理发学徒。除了职业培训外,他们还学习德语。今年的西班牙学徒比去年多了一倍,而且有6人选择理发业。

位于科隆的德国美发业中央协会(Zentralverband des Deutschen Friseurhandwerks)解释称,德国的职业培训品质在欧洲各地备受肯定。因为年轻学徒们能在德国的美发沙龙中熟悉实际操作,并在职业学校中学习理论基础。在多数其它国家中,学生们只在理发学校上课,无法与顾客接触。泽莫则能工作与学习交替,两周的职业学校课程,紧接着是6周在美发沙龙中工作。这份工作起初并不容易。她介绍说,头一次理发时,她是以假人作为练习对象,要为真人理发是极具挑战的一步。

值得更好的待遇

"起初总是担心犯错。毕竟顾客还得顶着这个发型出门见人。"泽莫如此说道。不过她并没有真正出过错误。职业学校的课程她也应对自如,虽然化学课并不轻松。这门课教会她如何混合染剂,以及正确使用化学药剂。沙龙管理和理发技巧是她特别喜欢的科目。会计及经济则有助她未来自行创业。20岁的泽莫认为,3年的培训时光相当必要。想要掌握理发技巧,便得先有所付出。

Ausbildungsberuf Friseur

发型师是许多德国女孩梦寐以求的职业

负责指导泽莫的施密特加尔(Charlotte Schmidtgall)表示:"理发重要的是别具匠心,要能洞察客户心理,还需要创造力。还得了解时下流行,因为我们要能服务每位客人,包括女士理发、男式理发、儿童理发和电烫卷发。"

德国美发业中央协会认为,这是门相当讲究的手工业,因此应得到更好的工资待遇,并且受到社会肯定。德国理发师单凭每月不足1000欧元的税前收入根本无法维持生计,这还是全职工作的工资。德国政府数周前所同意的最低工资如同天降甘霖。自2014年8月起,泽莫也能获得每小时7.5欧的工资。在培训结束前,她已经拿到一份工作合同。泽莫的理发师考试过程顺利,特斯克对自己的红色鲍勃头相当满意--这是她一直想尝试的发型。

作者:Claudia Euen 编译:张筠青

责编:万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