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现在谈论赔偿数额为时过早

12月26日, 俄罗斯媒体发表该国自然资源部副部长斯特凡科夫接受记者的采访。斯氏在谈话中首先表示,虽然吉林化工厂向河中倾泻剧毒物质苯事件是一次突发性事件,没有人事先有所预料,但偶然之中包含其必然。中俄边界早就存在相当严重的生态问题,并长期得不到解决。人们知道,大祸迟早一天就会降临。

default

滴水成冰的黑龙江里深藏苯毒

斯特凡科夫认为,在环保方面,俄罗斯在所有的邻国中,同中国的矛盾最大。产生这一状况有以下原因:松花江流域的7000万中国居民远远多于俄罗斯人,流经1500公里之后,这条大河变成一条污水河,带着沿途生产污水和居民废水等各种有害物质注入黑龙江。而黑龙江有三分之一的河水来自松花江。松花江流入黑龙江之后,黑龙江的水质变有了很大程度的恶化。

其次,松花江沿岸的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净化污水的发展远远跟不上对河水污染的速度。中国虽然有环保政策,但很多根本没有实施。斯特凡科夫认为,光靠监督是不够的。


监控的技术手段有缺陷

监控情报显示,黑龙江本身的自我净化系统已遭到很大破坏,它已无法恢复原有的功能。江中鱼的种类和数量有很大减少,很多鱼生有怪病。而松花江水质恶化的情况早在数年前就有人预言,今天,预言的东西都成了事实。

斯特凡科夫说,俄罗斯方面在河流保护领域也有很大缺陷,但同中国造成的生态灾难却不能同日而语。而且,俄罗斯环保监控手段十分落后,象上游发生生态灾难,下游俄罗斯没有预警手段提前获知。因此,俄罗斯只有同中国方面密切合作,一旦发生紧急情况,相互通知。但中国经常不采纳这样的建议。


中方愿意赔偿,俄方开不出清单

不过,斯特凡科夫接着说,中国在苯毒事件发生后,意识到过失,开始修筑大坝并提供了数百吨活性炭。

中国还答应赔偿。到目前为止,中国同俄罗斯一道,每天对河水进行5个方面的监测,中国热电厂向河中注入大量处理过的清水,有助于冲淡水中的有毒物质。水位的降低可以使流过河床的水速加快。目前,河水中苯的含量在降低。中方正在起草一份估算本次环境灾难损失以及恢复松花江环境的文件,还同哈巴洛夫斯克市签署了一份互通情报的协议。

在斯特凡科夫看来,这一切非常重要,但它们面对的是未来,而既成的灾难已无法全然消除:一部分苯已冻结成冰,一部分已渗透到地下。因此,斯特凡科夫认为,目前还很难对这次生态灾难程度作一个准确地描绘,还不能向中国方面交上一份赔偿清单。 “现在谈论赔偿数额,为时过早。”首先要消除的是河水表面的毒层,接下来将对土壤进行取样分析,确认它们的生物比例。鱼类加工也将受到波及。到明年开春,冰雪融化的季节,含苯冰块将汇入大海,继续伤害鱼类。在例数这一切之后,斯特凡科夫说,灾难带来的破坏程度会随时间一点一点地更加清晰,但即便是在将来,谁也拿不出最准确的破坏清单。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