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现在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和往常一样,十四世达赖喇嘛看起来富有活力,心情不错,和身边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官员们谈笑风生。不过,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领袖达赖喇嘛却明确表示,他今后只将是藏人的精神领袖。

default

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发表“3·10讲话”

1960年以来,达赖喇嘛一直在强调,藏人需要的是一个通过民主和自由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他将把手中的政治权力移交给民众直选的行政首长。“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已经到了可以这样执行的时候了。”76岁的达赖喇嘛在“3·10讲话”(西藏和平抗暴纪念讲话)最后做出这样的表态。

早在2001年的时候达赖喇嘛就宣布自己进入“半退休”的状态。也是从那时候起,西藏流亡政府的总理(首席嘎伦)一职不再由达赖喇嘛指定,而是由流亡藏人直选产生。1989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几十年来一直在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化做出自己的努力。

虽然达赖喇嘛今天在“3·10讲话”中做出“正式退休”的表态对外界来说并不完全令人感到吃惊,但很多藏人还是对达赖喇嘛现在真的迈出这一步感到震惊。在达兰萨拉—喜马拉雅山脚下一个以流亡藏人为主要居民的印度城市,很多人为这位受到所有藏人尊敬的精神领袖因年事已高而告别政治舞台感到伤感,同时这里更多弥漫的是一种无助的气氛。

Dharamshala Dalai Lama Tempelrede Samdhong Rinpoche

首席嘎伦桑东仁波切

因为达赖喇嘛的退休就意味着今后会出现大量的问题。其中最大的担心就是,今后谁可以代表生活在海外和中国境内的600万藏人的利益?对于西方不少国家的政府首脑来说同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举行会晤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今后公开会见西藏流亡政府的最高权力代表,这便意味着将要面临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都可能遭到北京当局“惩罚”的危险。

西藏流亡政府现任首席嘎伦桑东仁波切认为达赖喇嘛做出的是一个让人感到进退两难的决定。桑东仁波切在就达赖喇嘛“3·10讲话”接受媒体问答时说,一方面他希望年迈的达赖喇嘛可以安享晚年,但另一方面“达赖喇嘛的退职让我们陷入宪法危机和政权合法的危机”。

桑东仁波切说,西藏流亡政府目前施行的宪法中根本没有有关达赖喇嘛“退休”的相关条文。因此他也不相信,由46人组成的流亡政府议会会批准达赖喇嘛的退休提议。

达兰萨拉的立法机构现在还有4天时间寻找既满足达赖喇嘛的愿望又符合藏人要求的应对措施。下周一开始举行的全体大会必须同达赖喇嘛达成一致。桑东仁波切说:“过去3个月我们收到上千封请愿信,请求达赖喇嘛不要退休。”

Dharamshala Vorbereitung auf den 10. März

顿珠拉达

但很多年轻的藏人并不掩饰他们认为达赖喇嘛万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的想法。他们当中的一个代表性人物就是36岁的顿珠拉达。顿珠拉达是流亡藏人当中最大的非政府组织—西藏青年大会的副主席。藏青会有35000名成员。顿珠拉达说:“达赖喇嘛本来也不应该单独承担政府的全部责任。2001年以来我们有一个民选出来的政府总理。”

Dharamshala Vorbereitung auf den 10. März

巴卓

顿珠拉达说,达赖喇嘛的退休当然是一件让人感到难过的事。但这并不意味着达赖喇嘛不再为藏人的自由继续抗争。西藏前政治犯,42岁的巴卓表示,达赖喇嘛已经为藏人对他退休之后的事做好了安排。“他让每一个流亡的年轻藏人都能获得良好的教育,他们现在应该承担起政治抗争的责任。”

还有一位刚刚从澳大利亚赶到达兰萨拉的年轻藏人姑娘说,“达赖喇嘛始终都是我们的精神领袖”。她认为,退休对于年事已高的达赖喇嘛来说是一件好事。她希望达赖喇嘛的退休可以缓解流亡政府同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也许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人终于可以停止把所有的坏事都推到达赖喇嘛身上”。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洪沙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