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现代的“奴隶制”依然普遍

曾几何时,奴隶曾就像新鲜的水果一样被带到市场上公开买卖,因为那时候买卖奴隶并不违法。今天,贩卖人口早已被禁止,并为世人所唾弃,但是这种肮脏的贸易仍然在隐秘地进行。本周日(8月23日)是一年一度的"废除奴隶贸易国际纪念日",而当今世界仍有大约数百万人被限制人身自由和强制劳动。在部分餐饮业或是私家住宅里,还存在着一种"现代的奴隶制"。这种现象通常很难被外界发现,而且即使是德国、欧洲这样的现代社会,

default

毛里塔尼亚的奴隶

在柏林市中心的一家埃塞俄比亚餐馆里,美味的菜肴令所有的客人都心满意足。但是,假如这些客人知道,这些饭菜是在怎样的条件下烹调出来的,恐怕再美味的东西他们也难以下咽。因为厨房里的一位埃塞俄比亚妇女每天都要从清晨辛苦劳作到深夜,她一句德语也不懂,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而她的报酬却少的可怜:一年半的辛苦劳动,只能换来500欧元,相当于每天还不到一欧元。

今年五月,这位非洲妇女的悲惨遭遇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并令人回想起另外一名印尼妇女的命运,一名也门外交官把她当作奴仆一样剥削,强迫她从事家务劳动。这两个案例的曝光其实更多是出于巧合,因为通常情况下,这种"现代奴隶"的存在,外界是无从知晓的。而受害者能够讨回公道,得到物质补偿,或是罪犯被绳之以法的情况就更少见了。

关于人口买卖和强制劳动情况的可靠统计数据并不存在。根据各国和国际组织的估计,全世界应该有超过一千万的人口深受其害。联合国将德国视为贩卖人口的中转站,或是目的地。因为作为欧洲人口最多、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在德国使用这种 "现代奴隶"似乎最划得来,不管是在红灯区,在建筑工地,还是在餐饮业。

Auf der Suche nach den Sklavenkindern

这种现象在中国也存在

为什么这种情况很少被人发现呢?人权专家海克·拉贝认为,这与国家的法律现状和相关机构的处理方式有关:"比如在建筑领域或是农业生产领域,国家机构通常都是把监督重点放在劳资关系上,放在合同文书上。而他们很少真正去关注劳动者的权益在实践中是否真正得到了保障。"

换句话说:只要形式上的东西看起来一切正常,监管机构根本不去关心背后的实际情况如何。

受德国人权研究所的委托,海克·拉贝就德国的人口贩卖情况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她和一个名为"记忆、责任、未来"的基金会合作,致力于为"现代奴隶制"的受害者伸张合法权益。但他们很难替受害者争取到应得的工资和补偿,在这方面,成功的例子很少。那位在柏林被一名也门外交官剥削的印尼妇女是幸运的,法院判决这名外交官支付给她23000欧元的补偿金。但其他的受害者中,有多少能得到补偿,海克·拉贝表示她也不清楚:"很多相关的数据我们都无法得到。但是我们从一些专业咨询机构那里得知,比如一名被强迫卖淫的妇女通常只能得到1000到4000欧元的补偿金,这要比受害者的预期值低得多。"

目前登记在册的只有已经结案的案例。仅仅从2006到2007年,德国警方统计的这类案件就从356例增加到了454例。只有极少数的受害者敢于同咨询机构或警方主动联系。其他大部分人要不就是受到了恐吓,或者就是担心自己被驱逐出德国,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是非法居留者。

所以,就算他们的冤情大白于天下,虽然法院会让他们出庭作证,但是由于他们本身不具备合法居留身份,所以很难得到物质补偿。德国人权研究所所长海纳尔·比勒费尔特认为,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必须坚持人权的不可分割性,不能把合法居留身份看得比基本人权更重要:"即使是那些非法居留在德国的人,他们也应该享有人权。人权并不取决于地位,也不取决于这个人是否拥有合法居留许可。"

比勒费尔特表示,在这一点上德国政府也持同样态度。因此他呼吁尽快在议会表决通过欧洲委员会2005年就已经拟定的反对贩卖人口公约。

在这个问题上,进展是有的。今年春天,欧盟委员会已经提出了旨在加强打击猥亵儿童和贩卖人口的法律修正草案。该草案的中心内容包括加大惩治罪犯的力度,以及在德国引起广泛争议的色情网页封锁措施。但是,要寻找一个全欧洲的共同解决方案则十分困难,因为这类议案必须得到所有欧盟成员国的一致同意。

欧盟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多么艰难,从德国大联合政府试图加强打击强制卖淫和性剥削犯罪的力度,但却最终在立法程序上宣告失败就可见一斑。直到本届政府任期临近结束,保守派政党(基社盟和基民盟)与社民党之间也未能就一部法律草案达成一致意见。

作者:Marcel Fürstenau/雨涵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