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玫瑰革命五周年看今天的格鲁吉亚

5年前的11月23日,前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因迫于民众的压力被迫下台。被称为"玫瑰革命"的领袖萨卡什维利手拿一支玫瑰,率领民众冲进了第比利斯的议会大楼。在格鲁吉亚现总统-萨卡什维利的领导下,格鲁吉亚实施了大规模的经济改革计划,但同时却极大限制公民权利。尤其是格鲁吉亚与邻国俄罗斯的关系急剧恶化。在玫瑰革命事发5年后的今天,格鲁吉亚居民过着怎样的生活?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年方四十的萨卡什维利和他的标志玫瑰

凌晨时分,格鲁吉亚山区冬季疗养地巴库里阿尼的街道非常泥泞。一位男子在草场上放牛。绝大多数当地居民都将自己的住房租给外来游客,从而确保自己的生活开支。乔吉-米卡贝里泽表示,自今年8月南奥塞梯战争以来,当地居民都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忧。米卡贝里泽站在家中园子的门口,一边与邻里聊着天,"将来游客人数还会减少,这里的局势太不稳定,想旅行的人一定会去其它的地方。谁会在冲突地区旅游度假呢。过去,来我们这的外国人的确不少,也有很多德国人。但是,想必他们今年不会再来这儿来了。"

两年前,米卡贝里泽贷款购买了巴库里阿尼的住房,他新建了6个新的单间。自5年前玫瑰革命事发以后,格鲁吉亚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当地经济快速发展,旅游者人数急剧上升。之后便发生了世人皆知的战争。现在,米卡贝里泽还贷款遇到了困难。许多格鲁吉亚人都变得手头拮据,失业率居高不下。但对政府的批评之声仅限于首都第比利斯。

卡察-库卡瓦就坐在第比利斯市中心的一所老建筑内。在玫瑰革命期间,他站在萨卡什维利一边。由于库卡瓦不满萨卡什维利的专制领导风格转而参加了反对党。许多萨卡什维利的昔日支持人都选择了这条道路。该国反对党觉得受到政府的迫害,认为自己生活在胆战心惊之中,比前苏联统治时期还要严重,"我们经常接到恐吓电话,只要我们通知官方机构,恐吓电话就会终止。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会接着有人打恐吓电话。电话中的人威胁说,我们是俄罗斯间谍,他们要绑架我们,并杀害我们。"

库卡瓦认为,政府的支持者是恐怖电话的幕后策划人。目前,他与志同道合者一道组织游行活动。今年11月7日,大约一万人走向第比利斯街头,参加了在那里举行的游行示威。自今年8月南奥塞梯战争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抗议游行活动,"在所有专制独裁国家,反对党都无法加入议会,他们只能走上街头。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古巴等等,哪里都一样,这是很容易理解的。"

然而与一年前相比,格鲁吉亚反对党在民众中的声望已有所下降。在今年5月的议会大选中,反对党联盟党只获得了12个议席。这是一次颇具争议的选举。为了表示抗议,其中的7名议员拒绝参加大选。比如罗伯特-内姆萨泽就是其中之一。 他正在第比利斯市中心的某个地方擦洗自己的汽车,"反对党最好能参加议会的工作,比在街上举行游行活动强多了。人们早就不相信这样的活动会产生实质性的结果了。在大街上,人们可以信口开河,作出各种承诺,但参加议会的工作就不一样了,人们至少可以看到,他们究竟做了些什么。街头游行活动不会有什么结果,最多只能暴力推翻现政府。"

前议会议长尼诺-布尔詹纳泽尽管也认为现政府无能,说它听命于俄罗斯的指挥棒,但布尔詹纳泽也不赞同反对党没完没了地举行抗议活动。她希望不久后能举行新的大选,通过民主和合法的手段选举新政府。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