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王丹:刘晓波获奖代表西方对中国政改失望

就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89民运人士、刘晓波的好友王丹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他表示,刘晓波的得奖,代表西方世界对中国政治改革的失望,而刘晓波多年如一的坚持,得奖是实至名归。

default

资料图片:王丹2009年5月在台北的一次记者会上

德国之声:从89年一路走过来,直到现在刘晓波先生得奖,您心里的想法如何?

王丹:首先来说,当然我为他感到非常的高兴,我觉得他得这个奖,也应该算是实至名归,因为毕竟这么多年,21年都能够坚持做一件事情,这很不容易的。他能够做到,我觉得比起很多很多别的人来说,他应该是有资格值得到这个奖。另外一方面,作为他的好朋友,其实我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因为他有这么高的荣誉,但其实他同时为这个荣誉付出很多的,包括现在他还在失去自由,而且得奖的荣誉是一时的。可是目前来看,只要当局一天不释放他,他的那个苦难就还是要延续下去。外界更多的看到是,他得到这个荣誉,可是我希望大家看到,他现在还正在为他得到的这个荣誉,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

德国之声:大家都觉得他这次得奖是对中国民运的鼓励与肯定,但您觉得这个奖对中国民运到底能起多少实质的作用?

王丹:我想当然它本身就是一种肯定,这当然不是给刘晓波一个人的,当然是因为刘晓波是一个代表,当然代表的就是这么多年以来海内外的民主运动团体和个人对这个奖的追求,那我觉得对于很多国内的朋友来说,这样的奖是一种很大的精神上的鼓舞,也会让很多的朋友认识到,他们做的事情是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和肯定的。这个对于鼓舞整个团队的士气,都会有很直接的帮助。

德国之声:那对于整个国际社会来说,您觉得这次颁这个奖给刘晓波代表什么样的意义?中国民运能不能因此得到更多国际的关怀跟帮助?

王丹:国际社会最近一些年来,我觉得对于崛起的中国一直拿捏不好在人权问题上的态度,他们本来就是寄希望于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政治的改变,人权的保障也都会逐渐的提上日程。我想这次颁奖给刘晓波,代表国际社会真的是完全失望了。我想国际社会非常失望,这次刘晓波得奖之后,在西方世界掀起了一股祝贺的浪潮,这个在过去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上,其实是不多见的,可以代表说它不仅仅是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审委员会几个人有这样的看法,是整个西方社会,对于中国政府没有主动积极进行政治改革,普遍表现出来的一种失望。所以我们可以预期在未来的若干年内,西方国家会逐渐的在人权问题上对于中国逐渐地再进行新的调整。

德国之声:你如何看待这次中国政府处理刘晓波得奖的整个过程?您认为刘晓波有可能提前获释吗?

王丹:中国这次其实表现的过程,其实比较诡异,一方面表示强硬的抗议,可是另一方面在第一时间已经通知刘晓波他获奖,而且立刻安排刘霞去探视。在某种程度讲,试图表达一些善意,或是表达一些愿意用更灵活方式处理的这种态度。那么同时作出两种不同立场的动作,我觉得表示出当局对这个事没有多少时间作准备,所以我觉得目前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我个人预估,随之而来的会有非常大的释放刘晓波的压力,我不认为中国政府可以抵挡的住这种压力,所以刘晓波的释放应该是可以预期的。具体什么时候这个就很难猜测。

采访记者:方圆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