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独立媒体是民主社会的前提

来自泰国的资深记者永先生接受德国阿登纳基金会的邀请,参加关于媒体和民主社会的讨论,永先生认为自由媒体是民主的前提。在因特网时代,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得到大量的信息,来了解判断事实真相。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永先生表示对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有信心,逐渐开放媒体,因为永远进行封锁是不可能的。在面对西藏问题上中西方对立,永先生呼吁中国记者开放视野,更具批评性,注意报道的平衡。

default

互联网时代,发出声音的机会很多

德国之声:您做有关“独立媒体和民主”报告的重点是什么?

答:我强调自由媒体在民主社会的重要性。想要民主必须要有自由的媒体作为前提,目前有很多国家没有足够的民主,因为它们没有自由的媒体。我的建议是大家共同致力于寻求自由媒体,自由言论。任何国家如果没有言论自由,就不可能创建民主社会。媒体不论是广播、报纸和电视和因特网必须有自由。尤其在独裁的国家,前提是如何让民众了解更多国内发生的事情,我的观点是因特网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为很多政府目前还无法控制因特网上的信息传递。博客、网站、论坛都成为重要的表达空间,同时主流媒体也在摸索如何利用因特网和传统媒介一起传播信息,同时进行互动。公民可以通过因特网表达观点,这是这次会议邀请很多媒体界、学者和政界人士一起讨论如何推动自由媒体来达到民主。

德国之声:数字媒体时代独立媒体面对的挑战是什么?

答:最大的挑战是怎样让各国民众可以自由上网,尤其是社会底层的人如何可以连接因特网。这样,他们能够如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得到同样的信息。现在,生活在都市的人已经可以上网。一些不民主的国家不希望民众可以自由上网,但是媒体本身、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应该联合起来共同诉求。

德国之声:但是中国的情况却不同。中国上网人数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一。

答:中国政府封锁一些不同政见的网站。但是中国民众会参与到建设自由社会的进程中。永远进行封锁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新生代希望表达自己的意愿,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了,人们就希望拥有政治自由。在中国还需要时间,因为中国很大,现在是个开端,自毛泽东以来现在执政的是第四代,我想,第五代领导人会意识到完全封锁是不可能的,人们还是会通各种渠道获取信息。为什么不让人们知道真相,让人们自己决定什么是对他们最好的呢!

德国之声:数字化时代一方面人们可以自由获取信息,但另一方面却是大量信息充斥因特网,人们怎样才能得到可靠、可信任的信息呢?

答:是的。因特网上即有真实的信息,也有猜测、非真实性的报道。唯一的办法是足够开放,最终真实会“战胜”虚假,因为人们早晚会意识到什么是真相。如果允许竞争,如同报纸媒体、广播曾经经历的过程,一些媒体单方面报道事件,发表单一的评论,但是通过竞争,事实终将大白。人们会更加明智,知道哪里可以得到可信的信息。例如在因特网上,人们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不同角度对事件的报道,他们会自己审视得出结论,这样的网站会渐渐建立公信度。而相反提供错误、误导信息的网站就会被淘汰。其它的媒体也同样。

德国之声:我们面对一个现象:中国民众对一直被视为“独立自由媒体“的西方媒体在报道西藏危机时提出批评,认为是片面报道,甚至是操纵误导民意。但西方人反之却认为中国民众被“洗脑”。您怎样看这个现象?

答:现在因特网上提供的是各方面关于西藏事件的信息,如果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可以自己获取信息,进行判断。当然一些网站被中国政府屏蔽了。如果政府开放所有信息,你既可以听到达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不寻求独立,他不是暴力事件的幕后操纵者,你也可以看到温家宝代表中国政府的立场,中国称达赖是幕后策划者;你可以看CNN的报道,也可以看到中国人建立的anti-CNN的网站。

德国之声:那人们不是很困惑吗?

答:我不认为人们会被搞得糊涂。最终他们会根据得到的信息进行评判,没人可以说这是最后的真相,现在你信谁?双方都不信,但双方也许都有正确的地方。我想,在开放信息的进程中,会使真相公布于众的。不会有单一的真相,而是多方面的真相。作为公民我们自己决定相信谁。也许一开始我们谁也不信,正如CNN用错误的图片,但是也许第二天它用了正确的图片,而中国政府不能反驳,那么它表现的也许就是真相。我们不能说,CNN永远都是对的,也不能说,中国政府永远都是错的。

经历这样的过程,人们会更加智慧,以一定的价值观来衡量判断。

德国之声:经历这样的过程需要时间。而事实上现在已经发生了中西方的交流断层,彼此指责对方是错误的,我们不是在经历一场危机吗?

答: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危机。历史上总是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回头看冷战时期就知道了。冷战时我是一个年青的记者,面对冷战双方的立场。那时泰国站在欧美阵营,而我在30岁时到中国发现情况并非如政治宣传那样。从中我学到了一些东西,我变地更加有批评性,对双方。因特网也会面临这样一个过程。更多的信息会被传递,人们也会变的更加理智,而不盲目相信某一方,直到你找到证据,对立方无法反驳。

德国之声:中国的记者从中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借鉴?

答:中国记者应该更加开放自己,开放自己的视野。中国记者需要更加地具有批评性。比如现在中国民众反西方情绪很强,爱国本身是好的,只要它没有转变成强烈的民族主义。中国日报已经发表评论,呼吁爱国情绪不要过火,这是危险的,中国政府也知道这一点。中国记者、媒体应该更加注意报道时的平衡,避免以偏概全。CNN一些报道有误,但是不能完全否定CNN。同样,中国政府有错误,但不能认为中国是不好的。中国记者应该注意不要令情绪超越事实,引导中国民众冷静下来,更加理智、客观地看待问题。

Suthichai Yoon

Yoon 先生是泰国" The Nation"多媒体集团的总编,并在多个电视台担任新闻主持人。曾获得亚洲新闻界的奖项,其中包括ASEAN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