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独家专访:林荣基讲述被跟踪过程

林荣基于7月2日接受德国之声独家访问, 是自他取消游行后至今唯一一次接受媒体访问。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内地被拘禁近8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 原定出席七一游行中并担任领头角色, 却于当天早上透过帮助他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向外宣布, 基于个人安全受到威胁而取消游行及媒体的访问。林荣基于7月2日接受德国之声独家访问, 是自他取消游行后至今唯一一次接受媒体访问。访问中他讲述被跟踪的过程经过, 以及对将来的初步意向及计划。

德国之声: 你原定出席七一游行, 并会带头领军, 然而之后却取消出席, 并透过涂议员向外转述你被跟踪, 个人安全受到威胁。个中到底发生怎么事情, 令你作出这个决定?

林荣基: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六月三十晚上, 我的姐夫向我透露, 有附近的街坊告诉他. 我于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回家时, 背后有4名人士近距离跟踪我, 由于我当时并不知情, 当我进入大厦门闸后, 那4个人不能进内, 站在铁闸外, 似乎在观察我住在那个楼层.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震撼, 因为过去他们都只是远距离的监视, 但现在变成了贴身的跟踪, 基于个人的安全的忧虑, 第二天早上我便通知涂谨申议员我不出席游行了。

德国之声: 你认为跟踪你的人是什么人? 你担心他们会怎样对付你? 跟踪对你构成怎样的威胁?

林荣基: 我相信跟踪我的人是内地的公安。 因为香港的警方不会这样做的。他们(内地的执法部门)曾经跨境执法, 我担心他们会重覆运用这个手段。 事实上, 过去几天我去警署报案时, 曾经有摩托车一直跟随我们的车辆, 我和涂谨申议员都可以清楚看到摩托车的车牌号码. 再加上六月二十九日那个晚上, 街坊告诉我姐夫, 他们目击四名跟踪者, 甚中一人是乘摩托车离开的, 这说明整件跟踪事件不是巧合的。这对我构成很大的威胁, 担心个人的安全。

德国之声: 他们有否跟你说话? 或言语上做出恐吓?

林荣基: 他们只是跟踪, 但已构成我很大很威胁, 因为早前他们只是远距离的监视, 但今次是贴身的, 而且是四个人这么多, 不是一两个。

德国之声: 六月三十日之后你去了哪里, 藏身在什么地方?

林荣基: 我去了一个可以住的地方, 昨晚(七一晚上) 我去了一个十多年没见面的朋友家里暂住下来. 将来如果被逼要离开的话, 就可能去台湾, 不过这是后话了。

德国之声: 现在你的感到安全吗, 仍然感到受威胁吗? 为什么仍然愿意接受我们的访问?

林荣基: (我感到)不大安全, (接受访问) 值得呀, 感谢你们传媒。

我原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香港人, 因为透露了一些真相, 我的生活受到很大的干扰, 我开始担心自己的个人安全。如果我继续留在香港, 我要提防我的安全受到威胁, 即是我已经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德国之声:取消出席七一游行, 对你来说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吗?

林荣基: 香港是公民社会, 香港人也是很明白事理的, 今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可能另一天也会同样发生在他们身上, 之前我已经作出呼吁。所以对我来说这不是很难的决定。

德国之声: 你决定出来开记者招待会时, 有没有机会与你内地的女朋友商量或知会她? 她和李波都出来指责你说话不诚实, 你可担心她情况?

林荣基: 我的女朋友及李波都是被迫说着违心的话, 这个我完全谅解, 也不会和他们对质, 每一次对质都是对他们一次伤害。

他们(指中央专案组)一直都不让我联络她(女朋友), 由过关到宁波再到韶关整整8个月都不允许我联络她。我曾经在回到香港那一天, 偷偷地致电她, 但她的手机原来已停止服务。 我相信她的罪名不是太严重的, 因为她只是帮我转寄书而已, 现在保释候审, 相信判刑不会太重, 她仍会有自由的。但唯一的问题是我不能再和她一起了。

DW.COM



德国之声:你认为他们为什么不派其他被扣留的同事回香港拿回读者名单, 而要派你亲自回来领取?

林荣基: 我想有几个原因的. 首先是我是5个当中唯一一个仍未回来香港探望家人的一个;第二, 我对他们有求必应, 表现很良好, 如一头纯羊, 没办法, 在这个情境我只能听话; 第三是那个中央专案组姓史的人员告诉我, 由于我是亲手负责输入读者资料库及邮寄书给读者的, 所以如果由我带回记录读者资料库的硬碟回去, 会是一个力的证据检椌读者。基于以上理由, 他们就给我回来, 但最初只给我一天时间, 是我想办法拖延, 利用他们安排的人拿错了电脑给李波而拖延一天, 就利用那天去面对传媒说出真相。

德国之声: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会再从事售卖违禁书的行业吗?

林荣基: 我想不会了, 售卖违禁书已经划上了句号。我或许会写写东西, 我一向都有写散文, BLOG的, 或从事一些文字编辑的工作。

德国之声:你会否争取外国政治庇护?

林荣基: 视乎真的有此需要吧, 申请外国政治庇护是一个很大的事情, 在国内, 俨如判国。我并无意弄到如此此僵裂的地步。 我今次事件其实是一件小事, 发展到今天, 我认为完全是中共处理不当, 是他们先点起火头。

德国之声: 如果你之后去台湾, 会否担心内地执法人员会到台湾绑架你, 如桂民海在泰国被扣?

林荣基: 我相信台湾相对泰国安全, 而且我认为今次事件其实是一件小事, 我既不是老板, 我只是打工而己, 中共是否值得这样花巨大的气力去抓我回来, 我想这个应个不是太合逻辑。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