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狂欢的恶果和历史的孽债

从瑞典国王到意大利总理,丑闻震荡。从西班牙到法国,政府跟殖民主义的过去苦苦斗争着。而在不久的将来,爱尔兰是铁定了要没钱花。

default

爱尔兰版欧元

国王的狂欢

König Carl Gustaf und Königin Silvia von Schweden

国王古斯塔夫夫妇

先让我们看看,欧洲哪个国家的上层发生了大问题。人们首先会看到瑞典。瑞典国王卡尔·古斯塔夫以他那有悖国王身份的私生活,已连续数周占据了当地媒体的大标题。

一本新出版的传记披露,这位被瑞典人视为优秀家庭主父而受到爱戴的国王多年来过着纸醉金迷的双重生活。一提到国王与色情录像和脱衣舞夜总会里的狂欢有关,瑞典人都目瞪口呆。他们一直为斯德哥尔摩王室象模象样的生活感到自豪,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卡尔会有英国的查尔斯王子及其丑闻那样的表现。

目前并不在家、而是正在中国争取建立众多经济关系的国王本人对这些报导并不显得紧张。然而,瑞典王室正面临着动荡。瑞典有人提出让国王退位,因为这个王室让他们有些掉胃口了。

贝卢斯科尼的派对

Noemi Letizia

18岁模特儿Noemi Letizia家里放着贝卢斯科尼的照片

第二个欧洲顶层危机区是意大利。情况跟瑞典颇有些相似。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终于成功地使自己成为一个可笑的人物,以他糟糕的政策,过多的派对和更多的青春少女。让欧洲其它地方长期来大摇其头的是,尽管贝鲁斯科尼有那些个"爱好",意大利人仍然对这名企业家总理表示信任。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已经四次把他选上意大利政府首脑的位置。

但现在,他的政治生涯可能终于走到了尽头。因为,他的政治竞争对手、一度的盟友、意大利众议院议长菲尼(Gianfranco Fini)宣布,下周初将有贝卢斯科尼内阁的4名部长辞职。这4名部长将入伙于菲尼新建的政党,他们要联手把贝卢斯科尼赶下台。

然而,目前问题最严重的欧洲政府无疑在爱尔兰。欧洲金融圈里传播着一种担忧:爱尔兰人已经无法靠自身的力量来战胜危机,而必须指望欧洲伙伴们的援手了。

凯尔特小虎化身爱尔兰绵羊

Plakat der Ja Kampagne

“爱尔兰需要欧洲”

座落在欧元区边缘的这个小国今年创造了创纪录的32%赤字,相当于欧元区允许极限的10倍。而爱尔兰近年来一直被视为繁荣的国度,甚至被人们称为凯尔特小虎。

现在,欧洲其它国家担心爱尔兰已经无法靠自身力量度过难关,而必须依靠欧洲的金融援助了。这种担忧在本周削弱了欧元,于是欧元危机论在年内再次发生。

在西班牙,一个不象是那么容易解决的问题也撕扯着政府的神经。这却是因发生在另一个大陆上的一场争论引起的。准确地说,争论发生在西非的西撒哈拉。那里不稳定的社会党政府让马德里的高官们头疼脑裂。

来自撒哈拉的血腥问候

Spanien Ministerpräsident 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

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

萨帕特罗政府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批评:摩洛哥政府本周在西撒拉省首府阿尤恩镇压、驱散了一个撒哈人抗议营,而西班牙政府无动于衷。对西班牙来说,面积大如德国的西撒拉是一个非常让感情沸腾的话题。许多西班牙左翼人士,其中包括著名的造型艺术家和演员,都公开地支持撒哈拉地区获得自治权。

西班牙与那个地区的感情关系产生于殖民主义时代。直到70年代中,西班牙还是西撒哈拉的殖民主义统治者。从那时开始,邻国摩洛哥对西撒哈拉提出了主权要求。有一段时间,摩洛哥的主权要求还涉及毗邻的毛里塔尼亚。直到今天,这还是一个未解决的冲突。

有时候,久远的过去还会干扰欧洲一些国家的今日。萨帕特罗政府就必须为其无动于衷作出解释。

巴黎将首次调查其非洲 " 朋友 "

Afrika Frankreich Gipfel Nicolas Sarkozy

2010年6月1日,萨科齐在法国非洲峰会上

法国政府也面对着殖民主义孽缘问题。几十年来,巴黎对非洲专制君主和权贵在法国堆积他们的财富。据称,仅刚果总统恩格索在法国就拥有18处房地产和112个银行帐户。

很长时间来,一些人权组织就试着证明,非洲统治者家族的这些财富几乎都不是以合法手段获得的。但法国政府对他们的努力不予置理。现在,透明国际取得了一个成就:这个组织首次得以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成为次原告,登堂于法国的法庭,他们要试着证明,许多银行帐户上的钱来自洗钱和对非洲公款的贪污。

这也许将揭开终结非洲腐败高层人士在法国的好日子之役的序幕。至今,法国总统萨科齐固执地反对去调查这方面的问题。这不奇怪,因为萨科齐不想惹恼法国众多的非洲伙伴。

法国与许多非洲统治者之间的关系同样是半个世纪前结束的殖民主义时代的残留物。由此产生的是一张扑朔迷离的利益之网。对国际人权组织来说,那早就是他们的眼中钉了。

作者:吴安丽(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平心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