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特立独行习近平

1月21日杨白冰葬礼,江泽民排名后移,个中缘由,凸显十八大之后的政局变化。反腐是习近平治党施以的重锤,“打虎“能否成功,人治倾向最危险。

default

特立独行习近平

周一(1月28日)下午,习近平主持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主题之一是外交问题。新华社电文引发国内外截然不同的评论,外媒强调习近平“强硬宣示主权立场”,依据“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英国金融时报甚至认为“发出了比其前任胡锦涛更刺耳的声音”。国内诸多一直关注钓鱼岛形势的政治评论人士,则看重习近平“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宣示,习近平说“走和平发展道路,是我们党根据时代发展潮流和我国根本利益作出的战略抉择。”李伟东微博称:“缓和全世界对新班子的鹰派预期,在此话语背景下,钓岛冲突就基本结束了。”

China Tiananmen Square

习近平: 坚定不移和平发展

同日,习近平视察北京武警部队,强调“武警部队在维稳工作中的重要性”,他一口气提出“三个绝对”:“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提出“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高度戒备态势”,微博有评:“8.19苏联烙印太深了!”

十八大到底要做什么?

主政两个半月,习近平个人风格和施政风格都给人留下鲜明的印象,但是谁又能对习近平口口声声要进行的改革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呢?中国未来的走向到底是什么?从习近平的讲话里,都可以做出左和右的多种解读,包括他主持起草的十八大政治报告。

鲍彤做了以下评论:“十八大报告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当代社会矛盾的百科全书,提了很多危机,执政的危机,来自社会的危机,都是矛盾造成的。十八大应该解决矛盾啊,它解决矛盾的方法,就是掩盖矛盾。掩盖矛盾的理由从哪里来?就从‘三个自信’来。自信这个道路是正确的;自信这个理论是正确的,自信这个制度是正确的。现在这么多的社会问题都是从道路、理论、制度来的,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现在要说这个娘胎是好的,只是生出的东西有毛病,娘胎没有毛病,应该自信。面对这个矛盾局面怎么办呢?我想了半天想出一个办法来,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还了得?还有党性吗?还有统一领导吗?还有现在的道路、理论、制度吗?好像没有了。但是我说各取所需永远不能丢掉,马克思一天到晚想的不就是各取所需吗?有人说那是理论,马克思是理论家。实践家,我们有毛泽东、邓小平,邓小平我认为就是各取所需的大师。他有两只手,两个拳头都很硬。是两个拳头同时起作用吗?不是的,邓小平永远是一个拳头打人,另一个拳头放在后边,动左拳时,右拳也在为左拳助威;动右拳时,左拳也在后边准备。看到毛泽东把十亿人民带到崩溃的边缘,邓小平拿出右拳来,说我是改革开放的,我要挽救危机。同时这个右拳还对着另外的一方面,对着陈云。陈云资格比邓老,陈是30年代进入中央决策机构的,邓小平是50年代,相差20年。邓小平就是用右拳对付老人干政的。等到天下归心,老百姓说邓的模式好,思想活跃起来,就要左拳出击,反自由化了。右拳也不是不用,改革开放一开始也要反经济犯罪。两个拳头轮番出击,达到两个目的,一个是党对全国人民的领导;一个是邓小平对全党的领导。如果否定各取所需,那么不仅理论上否定了马克思,实践上也否定了邓小平。”

Mitglieder Politbüro Peking

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亮相

老人干政,正是邓小平为中国政坛遗留下的祸根,习近平如何各取所需应对来自各方的干扰,是他不能不面对的严重问题。但是来自高层,对习近平还另有一个说法,当前十八大报告制造的政治混沌,正是习近平有意而为之,是他的政治保护色。因为十八大政治局、常委的班子都是老人们安排的,不是他自己的班子,十八大他的主要任务是建立自己的班底,而且不是选进来之后就不可改变,而是不合格的,随时更替。建立班底的同时,要完成他自己的施政方略。有人说习近平有一个15年规划,十八大只是他的筹备时期,“七总统”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但是经济一定要发展,不能出事,社会要稳定,要保证大局。十九大他自己的班底将各就各位,那时才是他实施自己的大政方略的时候。二十大,将完成他的大政方略。那时他人虽然退下来,但是习时代将实现。

或者可以说,十八大仍旧是习近平完成全面接班的时期,从哪里入手呢?这一点习近平丝毫不含糊,而且第一步已经实现。

十八大军委“我作主”

2012年,党内复杂事件,一档接一档,给了老人干政空前绝后的机会,十八大常委基本上是江泽民安排的,政治局胡锦涛团派居多。朱镕基在国务院金融系“分猪肉”,李鹏力保儿子升省长,其余大佬向人大、政协都塞“代理人”。

直到十八大结束,老人帮对一中全会还都有各自的要求。江泽民提出把徐才厚留在军委,以老带新。胡锦涛对胡春华、张春贤等团派大员,也有特殊要求。据悉,习近平会前协商时,对江胡的要求都满口答应,但是一中全会选举出的军委名单满不是那么回事。习近平的原则是,十八大你们做了主,一中全会我得做主,体就体现在军委成员我说了算。另外对胡春华、张春贤等人的安排也都没有到位。

一中全会闭幕当天,江泽民给习近平和政治局写了亲笔信,提出“今后,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礼宾顺序中,我和其他老同志排在一起为好。请予同意。”

习近平率領新班子集体亮相之后的第二天,胡锦涛就和习近平一起出席了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胡锦涛称“习近平是合格的总书记。”实际是胡向习当面交班。習近平在讲话里强调;“枪杆子要在忠于党的可靠人手中。”

江泽民排名后移内有乾坤

Merkel empfängt Xi Jinping

习近平09年访德期间向默克尔赠书

十八大之后,江泽民题字,出诗集,写序的活动不断,12月21日晚携夫人,亮相国家大剧院,观看政治密友李岚清成立的“三高乐团”(高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高级军官)的新年音乐会。次日,音乐会正式演出之后,李岚清宣布乐团解散。江泽民每次公开亮相,都曾被舆论看作是在显示干政实力。

12月30日,新华社发表15大常委们的退休生活组照,江泽民居首,大有“送君送到大路旁”的依依不舍。

 1月8日,海外明镜集团《调查》特刊发表独家消息,披露2012年11月15日,十八大一中全会闭幕当天,江泽民给习近平和政治局写了亲笔信的全文。

直到1月21日,领导人排名最严格的CCTV《新闻联播》,报道当日楊白冰的追悼会,将胡温10年一向以“第三代领导核心”排居老二,十八大一中全会之后,暂时排在胡锦涛、习近平之后的江泽民排名退后,排在现常委和十七大还有职务在身的4名常委之后。这预示两会换届之后,胡锦涛排名也将顺移至江泽民之后,吴、温、贾也将进入老同志之列。

1月22日,新华社发表“江泽民请求在礼宾排名中与老同志排在一起”的电讯,称赞“这体现了一名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宽广胸怀。”值得关注的是,新华社在相关新闻里,还发表了江泽民简历,这是国家领导人职务变动才有的常规报道方式,江泽民只不过是早已退休的老同志,并无寻常职务变动可言,是否预示江泽民从他一直盘踞的“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最高政治职务”上也退下来,将是未来政治格局的重大看点。

加强中央集权,成立中央反腐领导小组

1月22日,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讲话,也是影响广泛的一篇讲话,其中“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被官媒评价为“源头治理”。又引出鲍彤的评论:“搞错了吧?查查宪法是怎么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能把人民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吗?应该是把人民的权力从笼子里放出来,把官员的"假权力"(非法权力)关笼子里!”

“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立竿见影的是重庆根据“不雅视频”,在雷政富之后一举又免掉十个厅局长;举报人朱瑞峰称还掌握数名厅局级官员同样被拍的“不雅视频”;重庆警察,到北京找朱瑞峰调查,要他交出视频。立即掀起媒体和网络的狂潮,成为中外关注的又一事件。新京报连连发社论,把“不雅视频案件”与薄王案相联系。春节前的反腐场景,是个丑剧、闹剧、喜剧、正剧同时上演的舞台。

习近平反腐的最重大举措是成立了中央反腐领导小组,自任组长,王岐山任副组长,规格在中纪委之上。这是排斥权力制衡改革的威权主义反腐的典型举措,能否根治腐败,要打大问号。

李源潮亲属被调查

“打老虎”的举措很可能影响到两会的人事安排,据悉被调查涉及到的官员职务最高的是政治局委员李源潮,他的小舅子2011年在澳门赌博,输掉两千万,人被澳门赌场扣住,是广东军区动用军款才把人赎回来,为了堵上这笔军款的窟窿,耗时整整一年。目前李的小舅子正被中纪委审查,李的妻子,也被中纪委调查,叫去问话23小时。知情人透露,即使这笔2千万查清楚了,就怕前边还有其他赌帐。

China Kommunistische Partei Kandidat zum Politbüro Li Yuanchao

李源潮

因为谈民主不被意识形态主管看好,十年只能呆在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位子上的俞可平,今年被共识网评选为2012首届共识人物,他的年度言论是:“我们现在谁都不想突变,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但唯有在改革上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如果在有些问题上不突破,代价将不可估计。”

这种温和的话,不知习近平能否听得进去?

Gao Yu

作者: 高瑜

另一位共识人物,“帝师”孙立平年度言论要激越许多:“趁着老百姓还残存着一点对我们政府的信任和感情,趁你道歉有的人还会泪水涟涟,尽早切割历史问题另开张。”

作者:高瑜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