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冈比亚:太阳能泵

特派记者手记:冈比亚不是德国

在冈比亚,制片人曼努艾尔•安策尔克斯(Manuel Özcerkes)了解到了金钱完全不同的价值。

冈比亚的孩子们对摄像机感到惊奇

冈比亚的孩子们对摄像机感到惊奇

这次旅行以我的胜利而告终。在冈比亚首都班珠尔机场,安检员指着我的手问道:“这是什么?”我刚通过安检,正要把我的欧元硬币塞进裤兜里。“钱”,我边说边把它们放好。“把钱给我吧!”“不行,这是我的钱!”我咧嘴笑着说。他耸耸肩,也对我笑了笑,放我进了欧洲航班的候机区。在那里,我用硬币买了两袋花生米。

处处都是为了钱

在这个国家,拒绝执着的讨钱者并不容易。在首都,一切都围着钱转。五天前,我与同行的德国摄影师坐在餐馆里,这是我们在班珠尔找到的三家餐馆之一。我们在那里遇到了几位冈比亚人。令我们惊讶的是,他们和我们说起了德语。他们了解德国,曾经在德国申请避难,后来不得不离开,回到冈比亚。至于他们在德国时为什么都住在比勒费尔德,我不得而知。去冈比亚前,朋友还对我说:“当心点,班珠尔可不是比勒费尔德。”

冈比亚首都班珠尔街景

冈比亚首都班珠尔街景


不管怎样,至少这里的人都知道比勒费尔德这座德国城市。三个冈比亚人中的一个向我们兜售他所能提供的一切:女人、大麻、游览市容。“不要,谢谢,”我们说。那几个人沮丧地看着我们。但这并不能让我们改变决定。 最后我决定一个人在城里逛逛。但是这几个去过比勒费尔德的朋友咬住不放,紧跟着我。他们边走边把木雕、鼓、难闻的棕榈油放到我眼皮底下。我置之不理,而他们对我的置之不理同样不予理会。我还能怎么样呢。我只能把钱分给他们,赶紧回到酒店,至于市容,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的摄影师至少还看到了一家儿童院。他的陪同们把他带到那里,要求他“捐钱”,而且要倾囊而出。弄钱,这是班珠尔男人们非常热衷的一件事,因此我们就得经常掏腰包。至于他们拿了钱去干什么?我们不知道。

在冈比亚,下地干活是女人们的事,男人们则坐在村子里高谈阔论。

在冈比亚,下地干活是女人们的事,男人们则坐在村子里高谈阔论。


在内地救人

在班珠尔停留几天之后,我们乘坐一辆越野车前往内地。穿越了半个冈比亚后,我们在一棵树旁停了下来。有一大家子人坐在树荫下,问我们能不能帮忙。这家的男人正躺在茅屋里,几乎不省人事。“他怎么了?”,我问道。“高血压”,他四个妻子中的一个回答道,目光不知所措。她肯定知道,他得的是别的病:慢性疟疾。我们开车送他去附近的医院,十分钟就到了。医疗费约合7欧元,这笔钱这一家人付不起,就象他们付不起车钱、买不起蚊帐一样。而蚊帐是预防这种传染病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蚊子传播疟疾病毒,叮一下就足够了。对这个男人来说,生死攸关,如果不医治,他就可能活不了多久。我们支付了医疗费。在这里,7欧元可以救人一命,而在德国,这点钱只能买一份奶油番茄汤。

各尽其职

一家十个孩子中的三个。因为缺乏饮用水,总有人得病。

一家十个孩子中的三个。因为缺乏饮用水,总有人得病。


这家人没有钱,是因为没人工作。周围没有企业,没有工厂,也没有商店。这里的人靠地里的庄稼和井水度日,经常食不果腹,饥渴交加。我们继续前行,我们要在下一个村庄参观一个打井项目,还将就此拍摄一部影片。这是一座较大的村子,正在修建一个使用太阳能水泵的饮用水水井,由欧盟出资。妇女们在稻田里劳动,男人们坐在树荫底下聊天,可谓各司其职。 这里甚至还有几名妇女专门负责逗笑,让大家开心。这里的男人们可以娶四个老婆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女人过剩,而且还在于很多男人,尤其是年轻男子离开了村庄。去哪儿了?去班珠尔,赚大钱去了,赚白人的钱。我对和我说话的妇女说:“也就是说赚我的钱了”,“是的”,她笑着回答。“你大概已经和我们的兄弟和男人们打过交道了。” 可以这样说吧。我环顾四周,这里的人的确需要钱。我对那位妇女说: “我只给过他们几个欧元。”那位妇女说: “说句真心话:不要给他们钱。”“为什么?”我问道。“他们应该回来,学会自己劳动。”

回到德国,我不时接到来自班珠尔的电子邮件和电话。我在那里分发过一些名片,这些名片也许被传来传去。有一个人问我能不能给他寄一张比勒费尔德的明信片。我下周要坐火车去德国西部,的确要经过那里,也许我会在比勒费尔德下车,买张明信片。

作者:Manuel Özcerkes
责编: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