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禁书选读

熊焱 序

熊焱,原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筹委会召集人,现任美国陆军军中牧师。

从德博士已差不多著作等身,这次又出了一本《六四日记》;他经常地恭维我,以致到了要我为他著作写序的程度,而我很少会说受宠若惊之类半真半假的话。我说,当然是我,非我莫属。
话虽这样讲,仔细读其书,心情却十分沉重。这本书我曾经在九二年来美国时读过其初稿,其实,从德有随身记事的好习惯,在天安门的日子里他就开始记录。因为书里头写我的事很多,出于谦虚的缘故,那时我不便对其发表评论。没想到从德花了近20年的功夫,几易其稿,在纪念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20周年之际得以出版,意义非凡。
中国古人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我说从德已是:从德功夫深,天安门磨成针。
这本书的价值不仅在于以第一手材料记录了天安门大事的过程及许多细节,他的可真是名符其实的第一手材料,我们那时一边打架开会,他就一边记录着;更在于其几乎花了20年心血的注释笔记。这个注记不是一般的我们做博士论文的那种学术脚注———只要手眼快,及时,懂规则就会做好。 《六四日记》的注记,从德用的是时间,是生命,是心血,更是他品行、操守、作风的真实记录。大凡熟悉从德的人,都说他给人的印象是认死理的那种。他原来学理工,后来又爱上了人文,幷常常以历史学者自勉自戒。每个话,每个词在他的笔下都力图求真求实。

我和他的观点虽然不尽相同,我知道Facts and Brute Facts 这些东西的局限性;但从德有一次对我说:事实的记录,虽然有它的局限性,但凭空捏造更坏。联想最近我在网上读到戴晴女士笔下所写天安门的人和事,我才知道对历史事件的凭空捏造有多坏,那是要很坏的人才可以动笔的啊。
天安门事件过去20年了,从第一天开始就有写作骗子流行,我们这些还没死的人,当然有责任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把真相写出来。可是,在我所知道的人中,只有我们这位从德老兄才真真实实、踏踏实实花了20年时间做这件应该做的事情。
在天安门运动中,作出最大牺牲的当然是那些死难者,其次是伤残者,再其次是他们的家属亲人,还有那些坐牢经年者,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但是为1989天安门运动终日殚精竭虑者,首推封从德,这里有书为证。读者若是买几本回去好好看看幷收藏之,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提起八九六四,又提及封从德,就自然会想起另一位久违了的朋友——柴玲。天安门那一代人对柴玲美好的回忆无法抹却,那位聪明美丽、活泼热情又颇有学生领袖才情的天安门广场总指挥,算是永远与八九春夏的温暖,激情和理想一幷定格在我们记忆的深处。
愿上帝安慰天安门事件中一切受到伤害的人,抹去他们的泪水,抚平他们的伤痕,赐福给他们!阿门!

2009
416
写于US Army Fort Rucker Aviation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