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热闹的赛事气氛变成冷清与疑问

法兰克福“环金融区自行车赛”是备受欢迎的传统民间体育赛事。今年因为警方挫败恐怖袭击计划而被临时取消。德国之声记者Joscha Weber原本是报名参赛选手,现在成了第一现场记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原本应是因为举行自行车赛而观众成排的街道、拥堵严重的高速路,现在是空空如也。这里本应在5月1日举行从埃希伯恩之法兰克福"环金融区自行车赛"的赛道沿线。比赛取消后,这里是一片阴冷和寂静。几位帮手把箱子抬上车,两位参赛选手把赛车装车,几名法国来的年轻单车手在那里不知所措。几乎没有人说话,静悄悄的有些吓人。

我作为报名参赛的选手也来到了埃希伯恩(Eschborn),原本准备参加全长115公里的比赛。这一赛事以路段多为山路、从而相当考验耐力而著称,即使是训练有素的车手也不能小看这一比赛。像许多报名选手一样,我是在前往比赛的路上得知比赛被临时取消了,因为前一天晚上当地警方逮捕了两位恐怖主义嫌疑人,这两人涉嫌计划在法兰克福自行车赛期间制造炸弹袭击。因为安全至上,所以警方取消了比赛。

Ötztaler Radmarathon 2014 Joscha Weber

Joscha Weber原本报名参加法兰克福自行车赛(资料图片)

"许多报名选手很失望"

环视四周,一幅幅失落的面孔。吉多·菲舍尔(Guido Fischer)是负责比赛报名工作的,原本应该负责给4500多位报名选手发背号,安排出发顺序等事务,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成了安慰选手。一位报名选手很愤怒地问,为什么比赛取消?报名费退不退?为什么不早通知?菲舍尔说:"许多人因为比赛临时取消而特别失望,我们也尽力寻求解决方案,但我还说不好,方案是什么。"许多选手都有这样那样的疑问,比赛官方网页因访问流量过大而暂时瘫痪。原定比赛场地的手机信号网络也负荷过重短暂崩溃。不过菲舍尔也说:"大部分人还是理解我们的决定,毕竟安全第一。"

我在一家比赛选手指定酒店里结识了卡斯珀尔·福尔萨赫(Casper Folsach)。他来自丹麦,和队友一起报名参加23岁以下的青年组比赛,这是入选职业车手行列的极好机会。福尔萨赫说:"整个团队都很失望,我们花了9个小时赶路来到这里,盼着参赛。不过,取消比赛是正确的决定,如果警方不能保障安全,那就不该冒险。"福尔萨赫还分析说,自行车赛之所以成了恐怖袭击可能打击的对象,是因为"恐怖分子就是想获得最大程度的关注,袭击有大量媒体报道的大型活动,能让他们达到这一目的。"

迪伦·佩吉(Dylan Page)是来自瑞士的年轻车手,我在酒店餐厅遇到他,他说自己之前斗志高扬,现在只剩下失望"白耽误了这么远赶路,太可惜了。"弗兰克·阿达莫(Franco Adamo)是业余车队Strassacker的队长,该队有20位车手,原本想卫冕"德国单车赛"(German Cycling Cup)的冠军。不过阿达莫认为,选手和观众的安全最重要,他刚要继续说,手机就响了,打电话的显然是还在路上的车队队友,"你们不用来了,掉头回去吧,比赛取消了,"阿达莫对电话另一端说。

比赛取消了,许多问题却反复在我脑海出现。特别是"如果...会怎样?"这样的问题。比如恰巧我骑车经过某处时,炸弹引爆了?想着这个问题,我全身不舒服。波士顿马拉松炸弹袭击发生后,体育赛事就成了恐怖袭击的目标。不过,毕竟波士顿离我很远,而这一次,威胁就在我身边。此刻静悄悄的埃希伯恩,就更让人感到压抑。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