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选择维权是一种必然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5.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滕彪:选择维权是一种必然

曾经受到中国官方嘉奖的中国律师滕彪走上维权之路后,个人遭受种种不幸,他却无怨无悔。正在德国访问的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的法治正面临明显的退步。

德国之声:您是北京大学法律专业毕业,既是名校,又是热门专业。其实如果您愿意和体制合作的话,生活应该会非常惬意,那您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维护弱势群体权益的道路呢?

滕彪:有几点原因,第一,我出生在农村,最穷的农民家庭,我了解底层生活的艰苦。在北大学法律也有更多的机会去了解中国的现实,所以2003年从北大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去中国政法大学教书。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件,在我个人的人生经历和中国维权运动历史上都是一个比较大的事件,即孙志刚事件,我和许志永、余江一起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违宪审查,这个事件是我从事维权活动的开始,这个事件中,官方没有采取打压的方式,也由于各种偶然因素,国务院就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我和许志永还被中央电视台评为当年的全国十大法制人物,所以从03年开始,如果我想要进入体制、和政府合作,其实当时已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但是从我和许志永的角度,我们之后做的各种案件和公民活动,都一贯地要求政府遵守它自己的法律,我们按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我们的思路始终未变,但在政府看来,我们就逐渐地成了麻烦制造者。所以走上这条道路,和我的家庭背景、受到的教育以及个人的性格都是息息相关,选择这条路是一种必然。

德国之声:03年那场昙花一现的荣誉和官方认可之后,您的维权努力给您个人带来种种不幸,您遭到过绑架,关押和酷刑,律师证也被吊销,回想这一切,您后悔过吗?

滕彪:没有。我觉得虽然经历各种遭遇包括被吊销律师证、被停课、没收护照、被绑架、关押和酷刑等,但是我一直按照自己内心的原则去生活和做事。而且我从事法律职业,加上我对这个社会的了解,我可以切实地做一点点事情去推动中国的法制,虽然我的力量很小、贡献很小,但是我切实地感觉自己可以参与历史。不管我的付出有多少,按照自己的良心和原则去生活是最重要,也是最幸福的事情。

德国之声: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时政,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不久便发表讲话宣称要把权力关到笼子里,当时外界普遍将此解读成中国法治国家的进步。那您觉得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法治环境会有所改观或者已经有改观了吗?

滕彪:我们重要的不是看共产党说什么,而是看它做什么,它提出了包括依法治国和人权入宪等这些好听的口号,但是实际上,中国法治方面的进步是非常有限的,已经取得的这些进步主要通过民间的努力,付出很大的代价来取得的。在一段时期内还经常会有一些退步,比如说,习近平上台以来对民间维权人士和公民社会的打压非常严重,中国的法治正在面临明显的退步。

观看视频 11:15
直播
11:15 分钟

视频:德国之声专访滕彪

德国之声:您和许志永前不久发起的新公民运动也正在遭受打压,您能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滕彪:我和许志永在2003年创办了一个叫公盟的民间机构,2009年公盟被取缔,许志永被关押,后来我们继续以公民的名义举行活动。2010年,我们发起公民承诺的活动,再之后2012年初的时候,我们就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公民运动。核心内容就是要求公民能够负起自己的公民责任,去争取自己的宪法权利,和其他关注中国法治的公民一起来讨论中国的现实问题。具体来说,我们举办了争取教育平等权、要求官员财产公开、公民同城聚餐等活动。中国维权运动不断发展,民间的空间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逐步扩大。所以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街头去争取自己的权利。而在共产党看来,第一,它害怕公民走上街头抗议;第二,公民之间有一定的组织,虽然不是政治性的反对党,只是公民之间自愿、自由的一种联合。街头化和组织化是共产党不能接受的。所以从今年年初开始,大量维权人士,参与新公民运动的人被抓捕、关押。

德国之声:对于中国反对派人士被逮捕、被关押,西方国家总是会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和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然而,近年来人权组织纷纷批评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壮大,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的关注程度在不断减弱,您觉得西方国家在改善中国人权方面还能发挥作用吗?

滕彪:的确西方国家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声音是非常有限的,这和金融危机、国际反恐以及地缘政治都有关系。但在我看来,西方民主国家应该意识到中国人权问题的重要性。中国大范围地侵犯人权,不仅伤害的是中国民众,而且对全世界的自由和公正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所以西方国家仅仅考虑短期的经济利益,不敢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发声,长远看来受到伤害的是全世界的利益。

德国之声:您这次来德国正好遇上联邦议院大选,而选举是公民权利最具体的实践,您对大选有什么感受?

滕彪:我在德国和美国都观摩过大选。本来这应该是公民最基本的政治权利,公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举公共事务的管理者。但是在中国这是大家做了一个世纪的梦,还有很艰难和漫长的道路要走。在中国,我们不但没有权利去选举总统、选举国会议员,也没有权利去直接选举省市的议员和行政长官,而且那些按照法律有权利去参加选举的区县级、乡镇级人大代表,都是虚假和被操控的,有人甚至因为参与最基层的选举而受到殴打迫害,甚至被判刑,我觉得,西方国家每天都在进行的这种民主实践应该是一种不可争辩的事实,也就是民主能够保障基本的公正和秩序,也是公民自由和权利的基本保障。

采访记者:达扬

责编:洪沙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