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中国政治需要死刑作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滕彪:中国政治需要死刑作伴

中国致力于废除死刑及维护公民权利的法律工作者滕彪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谈到中国执行死刑的背景、现状,以及当前废除死刑运动所遭遇的困难。

德国之声:请您先谈谈中国死刑的现状。

滕彪:我们刚刚完成一个中国死刑观察报告。关于死刑的数字,大赦国际每年都统计全世界各国死刑人数,除了中国之外,全世界每年有四五百人。中国将执行死刑人数列为国家机密,外界无法精确估算。以前有个保守的办法,是统计媒体报道,大大地低估了实际数字。2007年之后有人估计是大约1万人。2007年最高院收回死刑复核权之后有所下降,估计还有五六千吧。

中国为什么将死刑人数列为国家机密?

我们分析因为数字太惊人了。如果公布出来,就会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中国死刑罪名有多少?

1997年刑法规定有68个死刑罪名, 24个暴力犯罪,42非暴力犯罪。2011年,全国人大修改刑法,减少了11个死刑罪名,还有31非暴力犯罪、24个暴力犯罪攻击55项罪名可以判处死刑。

在中国废除死刑遇到的困难是什么?

中国的情况和别的国家不一样。像法国作为欧洲最后一个废除死刑的国家(1981年),那时的反对死刑活动人士,基本上拣最恶劣的犯罪案例,主张即便如此恶劣也不能判处死刑。在中国我们先从不恶劣的案件开始主张。

但是,事实上各国废除死刑基本上是从非暴力犯罪开始的。

没错,这并不矛盾。各国废除死刑的路径都是先非暴力犯罪,再部分暴力犯罪,最后完全废除死刑。中国废除死刑也会按照这样的规律进行。但是废除死刑人权分子的策略不同。

您创办的兴善研究所一直致力于推动废除死刑,你们是怎样做的?

兴善研究所的名字来自"滕兴善案"(滕兴善是湖南人,1988年被诉杀人碎尸,判处死刑,次年枪决。1993年,被他"杀害"的当事人出现。经过多年申诉,2006年,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告滕兴善无罪-编者注)。这是一起冤案。我们就关注这样最急迫的案子。

Organhandel China Todesstrafe

中国将执行死刑人数列为国家机密,外界无法精确估算。

其他国家的废除死刑人权分子,会盯住每一个死刑案。但是中国死刑案数以千计,我们不可能那样做,所以只能关注四种情况:一是涉及刑讯逼供;二是涉及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三是证据严重不足,程序有严重问题;四是当事人有精神病;五是已经被执行但家属或者律师认为有冤的。一句话,我们关注死刑中的冤案错案。例如夏俊峰案、佘祥林案、滕兴善案、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樊其航案,等等。

我们通过媒体和社交网络曝光这些案件之后,得到很多民众的支持。从这些案件,可以看到死刑存在的危害性。

这些案件的受害人大多来自底层弱势人群。民众反对废除死刑的一大原因,是痛恨腐败。但事实上受到死刑惩罚的贪官很少,被错判的更少。

民众非常反对对贪官免死。这可以理解,在不民主的政治体制中,民众对贪官产生仇恨的心理。如果体制不改变的话,废除死刑的可能性也很小。

事实上,被杀的贪官不多,枉杀的更少,大多是政治斗争的倒霉蛋。如果按照早前那样,贪污几十万甚至几万就枪毙,那么官员也就没剩几个了。

但是,人们相信死刑的震慑力。这也是主张保留死刑最大的理由。对此有过大量的研究,几乎所有的研究都表明,相对于终身监禁等刑罚来说,死刑的边际威慑力并不存在。比如有人长期跟踪一个地方,将废除死刑之前和之后的谋杀率进行比较,一开始可能有波动,随后变得正常,最后往往会下降。相反的研究也有,比如中国八十年代,普通盗窃罪一开始没有死刑,后来增加了死刑,盗窃犯罪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上升。

那么死刑震慑力的观念是从哪里来的?

来自想当然。一是没有对威慑力进行研究,二是没有理解犯罪。犯罪有很复杂的个人和社会因素,主要不是因为没有惩罚。

有人强调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杀人偿命的观念。

其实很多文明里都有这样的传统。圣经中也说以眼还眼。正如在这次反对死刑大会上很多人提到甘地那句话:以眼和眼,举世皆盲。正如所有国家都有过专制传统一样,专制并不是中国特色,死刑也不是。

这跟中共意识形态教育有关系吗?比如暴力的合法性。

毛泽东时代有一个观念,至今也没有消失,那就是把人人分为敌我,如果把你划归阶级敌人、反革命、叛徒、黑五类,基本上就不当人看了,谈不上任何人权尊严。这和现代人权观念是冲突的。现代人权观念认为,一个人即便罪大恶极,也有人权,有请律师辩护的权利,执行死刑也不能使用残忍的方式。但是在中国,极端犯罪发生的时候,比如厦门公共汽车纵火案,很多媒体都主张,同情犯罪分子也是一种作恶。

除了谴责个人,还应该分析犯罪的社会政治背景。杨佳案、钱明奇案、陈水总案,都应该谴责犯罪,但是如果回避讨论杀人动机,悲剧还会重演。

在你的废除死刑主张中,这些人也不应该被判处死刑(假如有些犯案者还活着的话)?

是的,我主张立即无条件废除死刑。除了上面的案件,包括谷开来、薄熙来案、四人帮案,都不应该有死刑判决。

China KP Kongress in Peking rote Fahnen

滕彪:“中国政治需要死刑,就如同它需要敌人一样,没有反抗也要制造出敌人,没有死罪也要判处死刑。”

那么刑罚方面会有所改变?

这是中国刑法面临的问题。死刑可转无期徒刑,按法律规定20年后可以释放,谷开来案之后,有一个司法解释说必须坐满25年。如果不判死刑,无期徒刑经过一段时间服刑之后,可改为有期徒刑,最快的话十年可出来。对于恶劣犯罪来说,这是不合理的惩罚,必须加长刑期。当然,在国际死刑理论上,对于不得保释的终身监禁也有争议,被质疑是否符合人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愿废除死刑?

中国政府相信威慑力,所谓治乱世用重典。在政治哲学层面,中国政治需要死刑,就如同它需要敌人一样,没有反抗也要制造出敌人,没有死罪也要判处死刑。

中国废除死刑除了法律,还需要什么改变?

言论自由。这么多人支持死刑,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在中国没有公开自由的对死刑存废的辩论。我大学本科就开始学法律,但是早年我也想当然地认为,一个社会怎么可能没有死刑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死刑,保留死刑的国家也只有极少的死刑罪名,极少的人被判死刑。中国判处死刑的人数,比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十倍还多,这正常吗?

您对中国废除死刑的前景怎样看?

全世界肯定都会废除死刑,中国也不例外。但是中国的道路漫长,需要司法体制、政治体制做出一些变动。也需要民众观念的转变。不过,并非超过一半的民众支持才废除死刑,世界经验中基本上没有这样例子。在很多国家,废除死刑多年以后,超过一半的民众还要求恢复死刑。

国际组织对中国废除死刑运动有什么帮助?

我们参加世界反对死刑大会,接触到全世界的废除死刑活动人士,分享各种经验,也成为亚洲反对死刑网络的成员。我们希望国际组织关注中国的情况,施加压力,支持民间机构和死刑案件律师,也对律师及废除死刑活动人士进行培训,互相交流访问。这些都会对推动中国废除死刑起到积极作用。

采访:张平

责编:雨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