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港煤又传黄菊病危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不断传出病危消息,最近香港媒体对此又有报道。

default

港煤传黄菊来日无多

据香港《明报》本周报道,盛传病入膏肓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近日再次传出病危消息。《明报》写道:“北京消息人士透露,黄菊现已转往北京医院治疗、接近弥留状态。目前中央办公厅每日都安排其亲朋故旧前往探视,以作诀别。黄菊在京的临时住所钓鱼台,近日其家属已在收拾东西,准备搬离。”

明报称:“据了解,原先在上海疗养的黄菊4月中病情突然加重,中央出於种种考虑决定接他到北京治疗。他先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抢救,其间多次传出死讯,而在药物帮助下几次逃出鬼门关。不过,因癌细胞已经扩散,治愈希望微乎其微。消息人士透露,黄菊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抢救期间,中央政治局多数常委和委员已探视过他,中央办公厅现正安排其亲朋故旧前往北京医院探视、诀别。”

另外,六月一日至三日,第六届亚洲安全会议(即“香格里拉对话”)在新加坡举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章沁生率领的一个中国高级军事代表代表团,于五月三十一日抵达新加坡参加会议。这是六年来中国军方首次派出高层人士和代表团参加这一会议。香港《文汇报》评论说:‘香格里拉’对话是‘九一一’之后产生的新生事物,原因在于‘九一一’后各国迫切需要一个第二轨道的外交和安全磋商机制,亦即具有一个在口径和尺度上较第一轨道更为宽松、随意的平台;出席对话的人物大都具有官方背景,或至少对各国的安全政策具有足够影响力,但在‘香格里拉对话’期间则又具有较以往更多的自由度,由此保障‘香格里拉对话’成为地区安全领域一个集思广益的开放平台。六年来,“香格里拉对话”将地区间意识形态、战略利益互不相同、甚至互有冲突的国家的高级国防官员联系在一起,其作用从长远看甚至可能超过欧美之间的年度慕尼黑安全会议。”

香港《文汇报》的评论接着写道:“对中国来说,这一会议在过去五年里一直具有一种比较灰色的作用。……这一会议是由西方国家发起组织,而且美国也在其中积极参与,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经常也给台湾开绿灯,因此中国大陆方面一直比较低调。但若从另一方面看,亚洲地区是全球迄今除中东外,战略上作为错综复杂的地区,因此需要一个乃至几个多边的防务和战略磋商机制。……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由于各中小国家的积极参与,美国的作用在这一会议上实际上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平衡,客观上也有利于这一地区安全秩序的民主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年中国军方首次派出副总参谋长章沁生率领军方高级代表团赴会,显示了中国军方在安全领域里与西方和地区中小国家展开良性互动的愿望和自信。”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