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港媒聚焦香港游客菲律宾遭劫事件及后果

香港游客在菲律宾被劫持为人质并无辜牺牲的事件,成为本周香港的特大新闻。本周日,香港居民举行跨党派抗议游行。前几天的抗议行动中,也出现了一些针对在港菲律宾佣人的种族歧视现象。

default

菲律宾警察对被劫持大巴采取强攻的场面

据《明报》报道,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之子表示,他在香港机场入境时,入境处职员愤怒地将护照扔向他。报道写道:" 人质事件发生后,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表示,不会「冒险」到香港,所以决定取消本周赴港度假行程。不过,他的担任参议院的儿子Jose "Jinggoy" Estrada,仍然如期于周五赴港。小埃斯特拉达称,香港的入境处职员似乎是从护照看到他是菲律宾人,于是变得很恼火,办完入境手续后,就将护照扔回给他。但他说,他明白当下香港人的情绪,所以只是一笑置之,没有闹大事情。"

与此同时, 香港人质惨剧凶手门多萨的葬礼举行,他的家人在灵柩上覆盖菲律宾国旗和警帽予人吊唁,有如悼念因公殉职的警员,此举引起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不满。《明报》报道说,中国大使馆表示,“对这种挑起死伤人质家属伤痛的做法,表示强烈愤慨,并谴责门多萨的残酷。”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菲律宾血腥惨剧令港菲民族间的不满及猜疑有加深迹象。报道写道:"本港10多万菲佣之中,近日不断流传一个谣言,声称有菲佣被愤怒的港人杀死报复,部份菲佣竟然信以为真,导致终日神经紧张。有雇主更投诉,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昨日突然向全港菲佣发出手机短讯,提醒菲佣遇到人身安全问题时可打999,令谣言火上加油。"

针对这一情况,《明报》本周发表社论,题为《把握机会介入惨剧调查 游行争真相勿针对菲佣》。社论写道:"面对国内外压力,菲律宾当局就港人旅客被挟持残杀事件,调查转趋较认真和开放,例如菲律宾警方公开表示欢迎外国调查人员检验事件中的旅游巴士,因应这种转变,特区政府应该介入调查,争取一个反映事件真相的调查报告。另外,明日的跨党派大游行,市民要表现出港人历来文明高质素的一面,特别是不要把为港人服务的菲佣视为代罪羔羊。市民的愤怒目标,是菲律宾政府而非菲佣。"

社论写道:"过去数日,特区政府在应对惨剧方面,无可否认做了大量工作,例如极速接回死伤者和全部家属,并对伤者予以全力治疗等,但是对于众多市民愤慨,要求真相,还死难者一个公道的诉求,特区政府予人印象做得不够。例如连介入调查的要求也不敢提出来,使人感到特区政府怯懦。"

社论接着写道:"绝大多数市民对惨剧表现得敌忾同仇,义愤填膺,这是许多年以来,市民鲜有的高度一致,这股民气,既能载舟,也可覆舟;事实上,惨剧发生之后,市民的郁结没有适当宣泄渠道,整体社会情绪宛如翻滚澎湃的火山,喷发起来,破坏力会极其巨大,此所以我们担心菲律宾极速完成而没有真相的报告,会使市民震怒的原因。"

社论还写道:"有一段历史,可为当局殷鉴。清末民初,中国羸弱,当时列强对中国予取予携,各自划定势力范围,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中国已经沦为次殖民地”。1919年的5月4日爆发的五四运动,事件起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举行的巴黎和会,列强肆意践踏中国主权,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即山东问题。就此,当时中国的北洋政府未能捍卫国家利益,在列强面前显得软弱,使国人异常不满,从而上街游行表达愤慨。当日,北京高校3000名学生代表冲破军警阻挠,云集天安门,然后游行到交通总长曹汝霖的住宅,痛打了驻日公使章宗祥,并火烧曹宅,是为“火烧赵家楼”事件。"

社论写道:"就性质和意义而言,这次港人旅客被屠杀事件,当然不能与五四运动相提并论,不过,这两件事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当年的中国人和今日的港人都“敌忾同仇,义愤填膺”,以港人历来在群众运动所表现的文明和高质素,我们不担心会发生暴力,但是要指出一点,若市民发觉特区政府不能保护他们的权益,这股一致对外的民气可能会反噬,届时特区政府会成为目标。论国势国力,今日包括香港在内的中国,远胜当年的中国多矣,不过,“火烧赵家楼”事件的本质跨越时空,今日的中国和香港当局不能不察。中国驻菲大使馆的警觉性很高,他们透过菲律宾电视台的报道,得悉凶徒门多萨的灵柩覆盖菲律宾国旗,立即发表声明,……试想想,若中国和香港官方就此无反应,而事为港人所知,愤慨情绪暴发至怎样的程度,难以想象。惟是本港方面,行政长官曾荫权对此并无公开表态。谴责门多萨灵柩覆盖菲律宾国旗,并非与菲律宾政府对抗,不会影响中菲关系,只是表达人类基本的同理心,连这样的言辞表达也付诸阙如,使人觉得特区政府的取态太软弱了。"

社论最后写道:"至于明日(周日)的跨党派大游行,市民做到‘只要真相,并非仇菲’就够了。游行终点遮打公园一带周日聚集的菲佣,其实也是事件的受害者,市民绝对不应迁怒于她们。市民要体认的是:港人的怒气,只要菲律宾政府感受到,而非要使菲佣畏惧;港人的行动,只是给特区政府支持,逼使她更强硬坚定地保护市民,而非以强凌寡威吓菲佣。能够做到这两点,明日的游行就算成功了。"

李华 摘编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