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温州动车事故 官方面对重重质疑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官方媒体宣布的死亡人数由43变成38;人没救完却先埋车,事故原因依旧无法确定;昨晚铁道部虽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面对众人问责却无法给出满意答案;以上种种都遭到网友以及有关专家的批评。

default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俯瞰图

官方遮遮掩掩 群众疑虑重重

据中国官方媒体24日下午消息,截至目前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总计遇难者人数已达43人。搜救工作已于24日早间结束。24日晚,铁道部在温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有35人死亡。截至记者发稿,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最新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人数为38人,而外媒报道依旧采用43 人这个数字。重大突发事故后,不同消息来源间,伤亡人数或有出入。但网友仍不禁疑问重重:到底有多少人遇难?事故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快就结束搜救工作?实情究竟如何?

今天新华社印入眼帘的文章题目几乎都是"某某已认真贯彻领导指示;已启动紧急预案应对追尾事故;专家已奔赴温州现场指导参与伤员救治;正积极疏散转运受旅客;已救助多人脱险……"老百姓关心的问题似乎都没有得到解答。对于中国官方对公共事件的信息屏蔽,中国媒体人安替评价说:"官方媒体希望把事故的舆论后果控制到最低,但是每个公民都可以在现场发出信息和网上参与,所以他在这种新媒体的压力下,不得不被迫开放,所以这次网络压力之大,让他也承认了一些以前不可能承认的事实。比如说承认了埋车头,他的理由很古怪,但是至少承认了这个事实。网络上现在都在关心死亡人数以及死者名单。我认为铁道部必须正视网络压力。"

新闻发布会 发言人语出惊人

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学者吴祚来认为官方媒体对公共事件的迟钝反应是由混乱造成的:"他一方面限制其他媒体,比如南方媒体的采访,另一方面因为整个过程比较混乱,像有一个小女孩在最后掩埋车体、切剖车体的时候才被发现,这么长时间才被发现,说明他们没有对车厢里的人进行认真地清理。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不被发现呢?就说明他整个过程是混乱的。为了防止被揭露混乱,他就防止媒体进入现场进行报道。"

官方昨晚(24日)近十一点召开记者发布会,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遭到记者、幸存旅客及死伤者家属严厉质问。当被问到为什么在宣布没有生命迹象并开始拆解列车之后还发现了生还者,得到发言人王勇平的回答:"这是一个奇迹"。现场记者继续追问这样是不是就承认之前的逐步停止施救的措施不得当。王勇平对此无言以对。

吴祚来对于王勇平的回答却有自己的看法:"其实这不是一个奇迹,对于铁道部来讲这是一个耻辱。因为你凌晨两点就宣布,火车里没有生命迹象了。现在的问题是列车里还有人吗?现在就慌慌张张的掩埋列车车体。不应该掩埋车体而是放到中国铁路博物馆里,以此警示后人。他现在对这个社会及大家完全不想负责任,只想尽快了结此事。"

China Wenzhou Schnellzug Kollision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

寻人有它道 救人不及时

温州火车相撞事件发生后,网络上究责之声不绝,三天以来"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一直是新浪微博网友最关心的话题。由于列车发生事故前都没有预兆,不少乘客在逃生时与亲友失散。网上微博亦出现大批寻人信息。甚至有网友号召自发公布受难者名单。也有网友利用飞行伞航拍事故现场情况,吴祚来评价道:"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媒体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反而网友为媒体和公众提供一个视角,这是非常难得的。现在是全信息时代,也是一个全民媒体时代。很多都有手机拍照片,发信息。即使在现场(信息)也会有失误,但是每个信息都发布上来以后,慢慢得多侧面的还是能反映很多问题,能够立即地描述当时的现状。"

除了官方信息透明度,救援的速度和效率也遭到质疑。网上一段一位事故幸存者控诉救援队不够及时的视频引起广大反响,视频中他面对镜头质疑为什么要让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妻子以及其腹中七个月大的孩子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抢救而死亡。另外,一位12岁的遇难女孩的父亲陈鸿当(音译)在接受法新社的采访时说:"救援队来晚了,如果我的女儿在周日早上就被挖出来的话,也许她还能活下来。"


新任上海铁路局局长惹争议

7月23日晚,甬温线发生动车相撞事故,7月24日,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等人被问责。记者发出疑问:事故还在调查中,为什么要对领导进行处理?王勇平强调"高铁产生的安全问题,领导负首要责任。对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等3人免职,是为了让老百姓放心。"于此同时,新的任职也立刻出炉。铁道部宣布,铁道部总调度长安路生被调任上海铁路局局长。而安路生的曾因事故调岗的经历在网上引起一片争议。吴祚来透露,安路生在08年胶济铁路火车相撞事件后曾被免职,时隔三年又重新复出担任要职,他认为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不说大的体制,就说用人制度,铁道部门的这些干部是怎么上去的?通过安路生一个人就可以看出很大的问题。他一个人几年之内调动到很多地方去当官,他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还有就是投资制度。像铁道部门这么大的一个投资完全由利益集团把握。然后里面的贪腐,一贪污就是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这当然是个体制的问题,不是部门的问题,只是在这个部门表现的突出而以。所以民主选拔机制要公开透明,甚至要通过竞争的方式,还有很多事要做。如果继续用安路生这样用人,这样的问题还会出现,因为这些人只是利益集团的代表人,他对民众的生命安全不会有责任感,因为他总觉得有上面人保着他。“

作者:安静

责编:李鱼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