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海尔曼教授谈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复兴”

中国政坛上,越来越多地出现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字眼;包括副总理李克强在内的高层政要,也越来越多地以参拜类似井冈山这样的革命圣地。无论是社会科学界还是社会治安的话题,毛泽东时代的种种提法和方法,都随处可见。中国当今社会和政治会如何对待毛泽东思想,围绕这个问题,本台中文部记者专访了德国特里尔大学海尔曼(Sebastian Heilmann)教授。他刚刚在互联网上发表了题为"毛泽东偶像失去魅力"的科学研究报告。

default

天安门广场正中央悬挂着的毛泽东画像

德国之声:海尔曼教授,去年中国庆祝60建国的时候,已经引人注目的出现了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方阵。和毛泽东思想有关系的象征也越来越带有政治意味。您如何看待毛泽东思想在中国的复兴呢?

海尔曼:一个是怀旧,这中间包括对毛泽东崇拜的怀旧感。1990年代中,这样的非政治的怀旧很普遍。毛泽东在那时并不是一个历史人物,而是一段传奇,神话。代表的是建国史诗般的神话,纯粹的革命文化的象征,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从怀旧者从他今天的立场出发来看的。但另外一点我认为更为重要,也对未来具有更大的意义。毛泽东思想在这个层面上,被看成是当今所有政策失败的对立面。主要涉及比如社会分配问题,针对富人,有权有势的人和贪婪的人在社会中的崛起,反映了那些不得其所的人的心态。我认为中国必将面临重大的意识形态的对抗,来重新梳理确认它未来要实现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这也间接地证实了为什么现在的领导层要在毛泽东思想里,找到自己合法性的资源。

德国之声:沉重的政治层面之外,毛泽东作为大众文化现象,似乎向来都没有完全被遗忘。出租汽车司机车里挂着毛泽东的像来辟邪;旅游纪念品中的毛泽东小商品比比皆是,就算是娱乐,里面也越来越多的毛泽东时代的成分。这些都是怀旧吗?

海尔曼:对中国社会中的一部分人说来,毛泽东时代和当今时代形成鲜明对照:现在的社会越来越离心离德,毛泽东时代是平均主义,一碗水端平;虽然那个时代里也有有权有势的人,也有很不得志的人;但物质上,大家都差不多的穷。那个时代,贪婪和物质欲望大多被排斥,不能大行其道。这些加起来,就让很多人认为那是一个黄金时代,纯粹的时代。这些感受未必有那么高的知识分子式的反思在里面,未必具有什么政治内涵,但都是对照当今时代,解释现实不满的参照系。

德国之声:假如毛泽东思想被作为社会不公正的对立面,为什么产生这些社会不公的改革,居然还能够顶着毛泽东思想的名号,不断被推行,而且还能取得相当程度的成功呢?

海尔曼:改革中反映出来的毛泽东思想的成份,并不明显。有几个个别的领域里,比方说农村地区的合作医疗,按照地域合作的形式来进行,这的确应该是来自毛泽东时代的产物。现在胡锦涛体制实行的社会政策里面,有一些是毛泽东思想作为意识形态的一些残留,有些不过是毛泽东思想的说法和提法。但在方法论上,我指的不是意识形态的内容,而是落实意识形态的方式上,有很多是毛泽东思想的产物,尽管大家嘴上不会这么直承其事。比方说试点的方法。改革启动,没有人明确说要干什么,怎么干,目的和手段都是什么,而是实验着来。地域上局限起来,成立试验区,特区等等。这个方法适用于几乎所有改革的领域,而且即便在国际比较上,也是成绩斐然。另外一个例子是搞运动的方法。到今天,中国政府在行政官僚体制不管用的情况下,还要依靠搞运动这种看家本领。整个应对国际经济危机的刺激政策,简直就是一场毛泽东主义的运动,以极快的速度,全国动员。上午中央发布刺激政策,下午全国基层通过党的基层组织,已经开始考虑你上什么项目,我上什么项目。我想说的是:很多方法虽然服务的目标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应用的条件也各自不同,但都来自毛泽东时代,也都在背景上继续发挥着作用。现在重庆地区打黑,司法过程也是毛泽东时代那样搞运动的过程。

德国之声:您谈到了毛泽东时代的各种方法,那么念语录,唱革命歌曲,以期达到动员的目的,比方说现在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就是这么做的,他和大家一起高唱东方红,这不也是毛泽东时代的方法吗?这可以看成是毛泽东时代的精神的回归吗?

海尔曼:我虽然不知道这是否就意味着毛泽东时代精神的回归,但发以毛泽东语录为主要内容的红短信,的确让人想起文化革命时期的早请示晚汇报的仪式,一个单位的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要朗诵甚至背诵毛泽东的语录,高唱语录歌也差不多。现在薄熙来作为父亲本身是共产主义革命的前辈,自己是中国政坛上的经验丰富,堪当大任的重量级人物,要求助于他得自于文革时代的做法和经验,这的确很不寻常。

德国之声:在所有这些环绕下,2009年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2009年,中国社会中成立了两个以毛泽东思想为纲领的党。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取得政权之后,就从来没有允许过任何政党的成立,不管你的纲领是左是右。而且据称这两个党还在中国国内基本不受警方干扰地,举行了自己成立代表大会。您如何判断这个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要打破自己的禁忌呢?

海尔曼:的确,这非常不同寻常。党,这个字本身在中国共产党政治语汇里,就几乎是一种挑衅,意味着某人某个集团要分裂出去。尤其是要打着毛泽东的旗号行事,就更不能允许。我想有两点或许有助于理解这样的现象:其一是当某一个组织不但顶着毛泽东的旗号,而且郑重其事,很拿毛泽东思想当真,形成对所谓认同毛泽东思想的中国共产党的竞争对手,这对于中国共产党说来,镇压起来就会棘手得很。因为这个竞争对手依靠的,是同一套意识形态,同一种合法性。其二是:有一批所谓的老左派,他们本身就是共产党员,长期以来,德高望重。改革中又没有什么贪污腐败的污点,而是以忠于党的原则为己任。这些人作为党的高官,事实上或者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了新党的成立,或者是暗中施加影响,来保护新成立的政党。这个安全部门造成很大麻烦,让他们不知道如何应对才好,因此只好持观望态度。

德国之声:如果您的分析有道理,这岂不意味着目前我们观察到的,是党内一场很尖锐的权力斗争吗?各派祭起毛泽东的神圣形象,动用毛泽东时代留下的各种方法,来铲除异己?

海尔曼:我没有太大的把握说这就意味着权力斗争。类似这样公开或者半公开的权力斗争,在过去二十年里,大多都很隐蔽,各方都谋而后动,谨慎地铲除异己。我倒宁愿相信西方的发展模式,对于模仿西方的中国执政党说来,越来越失去吸引力和说服力。目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也让中国社会对向来景仰的西方价值观,越来越多地失去了感召力。在这样的压力下,人们更多趋向于寻找自己的精神资源。我想我们目前看到的一切,还仅仅是序曲而已。中国社会就如何形成不同于西方模式,不同于西方价值的自己的模式和价值,会展开非常激烈的冲突和对抗。起码在意识形态领域里,这场斗争很难避免。

采访记者:一通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