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流亡藏人与中国政府间有巨大信任鸿沟”

本周三,中国国务院发布了《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再次指责流亡藏人煽动分裂、指责达赖喇嘛挑动藏民自焚。就此话题,德国之声专访了达赖喇嘛驻欧特别代表格桑坚赞。

Kelsang Gyaltsen Repräsentant des Dalai Lama

达赖喇嘛驻欧特别代表格桑坚赞。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了《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其中再次指责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煽动分裂。中国政府还称,如今的西藏较之从前有了巨大的飞跃与进步。您怎么看待这部白皮书?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西藏政策又出现了新变化?

我尽管还没有完整阅读

《白皮书》

,但仅从各媒体的报道来看,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西藏政策出现了新变化,他们依然坚持着老策略。比如,他们在《白皮书》中指责达赖喇嘛以及流亡藏人图谋恢复西藏的旧制度。这当然是中共当局为了维护西藏统治而采取的宣传策略。

就您的观察:习近平全面执掌中国以来,中国政府对待西藏问题,是变得更为强硬、还是更为温和呢?

总体上而言,从2008年起,中国当局对藏人的压制以及监控就加剧了。藏人的行动自由也从那时起大受限制。所有关注西藏局势的人都能注意到,西藏局势恶化、压制力度升级早在2008年就已经开始。

Tibet Mönche Nachtwache Selbstverbrennung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僧侣为中国境内的自焚死者守夜(摄于2012年3月)

针对《白皮书》,流亡藏人对此将如何回应?

我们将努力和中国政府重新取得接触、进行谈判。我们的这一政策不会改变。我们将继续全力争取直接接洽中国领导层,从而开展一场理性的对话。

您一直说要争取开展对话,但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以及流亡藏人的抨击力度却并未减弱。那流亡藏人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也向中国政府施压么?

首先我们要注意到,2008年以来,中国当局急剧加大了对西藏民众的压制力度。另外一方面,藏人的非暴力抗议事件也在增多。2011年以来,藏区已经有136人自焚,以表达对中国当局压制政策的抗议,

最新的一起自焚

甚至就发生在一星期前。但是,这136名自焚藏人的目的,并不是去伤害汉人,而是要求中国当局改变其西藏政策。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非暴力抗议。我认为,自焚只是西藏问题的冰山一角。中国政府也对他们在西藏的统治越发感到不安,他们清楚地知道在藏人中有着强烈的反抗情绪,所以他们变本加厉地进行压制,而不是和藏人展开真正对话、从而找到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案。

您的意思是说,中国政府越是提高抨击声调、越是提高压制力度,展开理智对话就越是必要?

的确如此!

您刚才也提到了近年来上百起自焚事件。这恰恰是西藏问题中极富争议的一个点。不论是中国媒体、还是外国媒体,都有声音认为,自焚绝非"非暴力行为"。而中国国务院的这本《白皮书》甚至直接指责达赖喇嘛暗中煽动了自焚。

在佛教教义中,一个行为是否暴力,取决于其动机。如果一个人的行为是处于愤怒、仇恨,那这就是暴力行为。但如果他的动机是拯救他人--比如旨在促使中国当局改变对藏政策、停止对西藏民族以及传统文化的系统性压制--这时就不能说他的自焚行为是暴力的。有一点非常明确:即便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藏人也非常克制,无意去杀害或伤害汉人。至于中国政府指责达赖喇嘛暗中煽动自焚,我们已经呼吁组建一个国际独立观察团前往西藏调查,查出那些藏民自焚的原因,查出是否有人暗中煽动。中国当局大可以继续宣传他们的观点,但我们已经很明确地表示过,我们呼吁藏人不要采取自焚这种惨烈的抗议手段。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们希望,藏人们能够在西藏切实地保卫西藏的文化、宗教以及语言。

Dalai Lama interreligiöser Dialog Indien 20.09.2014

中国政府指责达赖喇嘛以及流亡藏人的最终目标依然是西藏独立

《白皮书》中,中国政府还指责达赖喇嘛以及流亡藏人的最终目标依然是独立,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不过是幌子。您对这一指责怎么看待?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方面,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不寻求西藏独立,而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实现西藏真正自治。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一再指责达赖喇嘛以及西藏流亡政府有一份"秘密计划",最终要谋求西藏独立。很明显,流亡藏人与中国政府间有着非常强烈的不信任。我们认为,中国领导层没有展现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政治意愿;而中国政府则认为我们最终依然要谋求独立。要消弭这道鸿沟,只有依靠国际社会的第三方调停。

对于中国政府指责你们拥有一份"秘密计划",您既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

我们当然对此予以否认!我们反复强调,也曾书面致函中国政府,告诉他们我们不要独立、不搞分裂,而是要真正自治。我们明确表明了我们的立场。但是中国政府却坚持他们对我们的这种指责。这种情况下,我们又能怎么办呢?要是国际社会对流亡藏人与中国政府间的互相指责、互不信任只是束手旁观,那真是令人遗憾。我再次强调:唯一能够消弭这种不信任的途径,就是由国际社会进行第三方调停,从而确保流亡藏人与中国政府双方都恪守曾经作出的承诺与立场。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