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Global Ideas

洪都拉斯的森林归谁所有?

由于滥砍滥伐和管理不善,洪都拉斯物种丰富的森林受到严重威胁,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它们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的“红色名录”。尽管如此,这里并不缺乏良好的意愿。

(德国之声中文网)森林究竟归谁所有?洪都拉斯北部海岸的加里富纳族人居住区,每天都要面临这个问题。据洪都拉斯森林研究所(ICF)称,目前全国的森林面积大约有9885万亩,占土地面积的59%,其中47%的森林属于国家,14%属于城镇,39%属于个人。卡利福那人视为生活空间,并加以利用和保护的森林面积在一天天地变小。因为一方面,森林被私有化,用来参与联合国旨在保护气候和森林的减排合作方案(REDD)范围内的减排交易,另一方面,国家发放建设水电站和采矿许可,因为位于中美洲的洪都拉斯银、锌和铅的藏量丰富。

用于生产生物燃料的油棕种植业,也是一大因素。特别是大土地所有者和投资者为此投资,生意十分红火。全球每年的产量超过五千万吨,并且呈上升趋势。而且,公共土地被大土地所有者非法占用的现象屡见不鲜。最近一起发生在洪都拉斯北部科伦行政区的瓦勒奇托村。这里的二万四千亩土地其实自1997年以来就属于六个加里富纳人社区。尽管最高法院在1999年底把土地的所有权判给了加里富纳人,但是,从2005年起他们就无法进入自己的土地。大土地所有者也拒绝检查院和国家农业研究所(INA)进入,他们派遣全副武装的安全人员对该地区进行监视。

Area of El Tamagas forest (honduras) that was burned by a forest fire, 25kms (16 miles) east of Tegucigalpa, Honduras, Friday, May, 5, 2006. Honduras loses annually between 80,000 and 120,000 hectares (200,000 to 300,000 acres) of forests because of forest fires, many of them caused by humans.(ddp images/AP Photo/Esteban Felix) ++ AP ++

洪都拉斯的森林面积日益减少

米丽安姆•米兰达(Miriam Miranda)是洪都拉斯“黑人联谊组织”(OFRANEH)的负责人,她致力于为加里富纳人争取权利。针对以上情况,她认为这是在剥夺洪都拉斯北部地区加勒比非洲裔社区的财产。她说:“洪都拉斯森林遭到砍伐的原因不在于本地人。”加里富纳人的生活方式根本不会破坏自然。相反,他们只从森林里索取他们需要的食品,草药和建筑材料。米兰达说,对本地人民权利的漠视,是诸如REDD这类大型国际项目最大的问题,尽管本地人对公共土地的权力已经在国际劳工组织第169号公约这样的国际条约中明文规定,而且洪都拉斯也签署了这一公约。该公约旨在使土著人的基本权利得到法律保障。
然而,米兰达说,加里富纳人了解各个决策层次相关信息的可能,处处受到阻碍。对位于大西洋海岸、毗邻尼加拉瓜的米斯基托土著人社区来说,也是如此。

“社区森林经济”模式

不过,也有项目给人以希望。早在2005年,“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就在洪都拉斯启动了“乡土树种造林项目”(PRORENA)。该项目的目的是与当地参与者合作管理森林,以优化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该项目的做法简单而有效:通过和林务局签订长期协议,当地社区有权砍伐国有森林的树木。最高目标是可持续性。当地农民每砍伐一棵树,就必须向社区交纳一定的费用。此外,他还有义务采取保存森林的措施,譬如种植新的树木或开辟防火通道。林务局则向他们支付劳动报酬,并把伐木征收费用再投资于森林。

Miriam Miranda http://www.flickr.com/photos/felipecanova/6067150159/ +++ Felipe Canova +++ aufgenommen 19.8.2011 geladen 29.12.2012 Lizenz: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2.0/deed.de

米兰达(右一)冒着军方的袭击坚持捍卫自己的土地

格哈德·扬森博士(Dr. Gerhard Jansen)是该项目的协调员。他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双赢局面。一方面,国家可以通过森林获得收入,一方面也可以确保森林继续存在。为了保持这一做法, PRORENA项目还培训护林员,为当地人创造新的收入来源。扬森说:“一项研究表明,每一个家庭仅通过利用木材就可增加约2,600欧元的收入。”这相当于洪都拉斯的人均收入。

棕榈树项目

洪都拉斯“加里富纳紧急情况委员会”(CEGAH)也指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1998年,飓风“米奇”在洪都拉斯北部海岸造成巨大损失,当地妇女成立了“加里富纳紧急情况委员会” ,最初是作为一个纯粹的救灾组织。随着时间的推移,该组织积极采取措施,应对未来的环境灾难。飓风“米奇”当时摧毁了约70%的粮食收成。委员会主任尼尔达•哈扎尔•戈塔(Nilda Hazel Gotay)说:“我们告诉人们种植当地的原生作物,如丝兰和椰子树,还有芋头──一种像香蕉和土豆一样含淀粉丰富的作物。”

Farmers work in beans plantation near to mine areas in Zacatera, Jalapa municipality, 217 miles, 350 kms north of Managua, Nicaragua, Dec. 13, 2006. Nicaragua's goverment estimates there were 160,589 mines placed just by the Sandinista army in the 1980s, mostly targeting Contra troops coming from Honduras. Most mines planted by the Sandinistas were mapped, but the Contras didn't keep track. Fleeing troops on both sides also laid mines randomly to cover their retreat. (ddp images/AP Photo/Esteban Felix) ++ AP ++

在尼加拉瓜,加里富纳人不能进入自己的林区

此外,传统的耕作方式也有助于防范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最新的一个例子是一种叫“Balaire”的奇妙棕榈树,其用途广泛,无论用于生产篮子,或者是用来制作加里富纳人传统工具La culebra,它是加里富纳人用来加工丝兰根,以制作传统面包的工具。此外,Balaire是藤生植物,附着在其他树木上,可以加强树木的抗风能力。

作者:Wiebke Feuersenger
责编: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