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洪都拉斯政变后的政治态势

7月9日,被推翻的洪都拉斯总统塞拉亚与政变上台的政府在哥斯达黎加开始了第一轮谈判。中间调解人是哥斯达黎加总统阿里亚斯。谈判双方的立场相距甚远:塞拉亚要求重归总统职位,政变政府坚决反对。国内一些重要机构站在政变政府一边。洪都拉斯政变是国内政治斗争的公开化,这一斗争是在偏左的塞拉亚和认为受到塞拉亚威胁的代表小集团利益的政府成员之间展开的。

default

被推翻的洪都拉斯总统塞拉亚

被推翻的洪都拉斯总统塞拉亚成了英雄。然而这既不是由于他的人品,也不是由于他的政策,而是由于他被推翻下台。在他执政的过去三年半里,塞拉亚在国际上几乎没有引起注意。在这期间,国内核心政权里的一些人对这个不听话的自由派企业家越来越不满,因为他越来越倾向于偏左的政策。

历史学家罗兰多.西埃拉认为,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结成盟友和洪都拉斯2008年加入左派经济联盟"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是塞拉亚挑衅行为的第一个高峰,"塞拉亚拥有机智和智慧,他在查韦斯总统和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身上看到了可能会让他推行的政府项目成功的机会。他想在21世纪多元化的框架内让洪都拉斯对其它国家、地区和意识形态开放。当然,他把替代计划的资金用于实现自己的政治和经济目标。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公开暴露他的左派思想,而是始终活动在传统政策的框架里。"

100多年来,这个国家的政治始终由右翼保守两党把持。权力在自由党和国家党之间转换。这两个党代表着这个欠发达国家的企业家们的利益。这里一半以上的居民生活在贫困中,43%的人长期吃不饱饭,营养不良。塞拉亚开始把他的舞步跳出自由党的范围:他大幅提高最低工资,并许诺将努力让广大公民有更大的政治参与权。他要在秋季通过公民投票,即所谓总统大选的第4个投票箱,推出一个立法大会。

他的反对者们说,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能重新当选。塞拉亚提出以公投来决定是否举行上述公投,这个提议遭到了国会和最高法院的否定。然后,他打算以降一个等级的"民意调查"来取代公投,至此,洪都拉斯统治阶级对他终于忍无可忍了:运用传统的政变方法,他们推翻了塞拉亚。

就连人权委员会主席、医生拉蒙.库斯托迪奥也为这场政变辩护:"作为医生我要说,有两种病人是很难医治的,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有病,那就是酗酒者和疯子。在精神病院里,我们称之为自大妄想症,指的是那种认为自己拥有无穷的权力和能力的人。当总统把绝对权力抢过去的时候,没有人给我们提供帮助。因此,我们运用了我们举行人民起义的权利和自决的原则,这是世界上任何民族都不能禁止我们做的。"

库斯托迪奥总算承认,军方把穿着睡衣的塞拉亚送出国境的做法轻度伤害了他的人权。洪都拉斯的民主是年轻的,脆弱的:1982年,最后一个军政权才告终结。政治观察家玛努埃尔.托雷斯说,军队虽然从属于国家机构,但其意识形态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洪都拉斯需要一场深刻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改革。但首先必须要打破这种两党制,是它把我们引入这场危机的。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如何让这场危机的制造者们承担责任,让他们去打破这种体制。这方面没有多少希望。唯一的出路是改革两党制,让新的政治组织和运动能够产生。"


作者:Anne-Katrin Mellmann / 平心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