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洪水当前:三峡大坝防洪功能究竟何在?

据中国官方称:目前经过世界上最大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的洪水,流量相当于1998年的所谓世纪洪水,反证这个备受争议的工程于国于民功不可没。但恰恰是洪水威胁,给这个工程的批评者提供了质疑的新契机:

default

三峡大坝泄洪给下游带来什么影响?

百年不遇,还是二十年不遇?

中国官方新华社,近日来不断利用各种媒体,采访各路专家,几乎异口同声地得出结论:目前还在不断恶化的长江洪水,就流量而言,至少相当于1998年的所谓世纪洪水。但引人瞩目地是:几乎就在同时,新华社援引的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却对媒体发表看法说:现在的洪水还不属于超标准洪水。一方说是百年不遇,另一方却说很正常。在德国埃森市的中国水利问题专家王维洛对本台记者,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个相当于长江在三峡地区二十年一遇的洪峰流量,大坝上游和大坝下游的洪水:大坝上游,重庆市的十四个县市,洪水灾害很严重;再往上去,四川的洪水也是相当的严重。死的人也不少。那么三峡大坝下游,湖北武汉,洪湖地区,洞庭湖地区,湖南和湖北的洞庭湖地区,水位也相当高。而且在江西和安徽,嶓阳湖的水位也是相当高,嶓阳湖附近大概已经有一百多座水库漫顶了。"

蓄水淹重庆,放水呢?

二十年一遇的洪水水位,对于设计百年需要的长江三峡,自然不在话下。但新华社周二还是以大字标题,突出报道三峡顺利放水,经受住考验的消息,得到包括若干西方媒体的首肯。对这个工程持不同看法的人,针锋相对,在互联网上刊出各地水漫金山的照片,言下之意很清楚:二十年一遇的洪水,上游已经淹了重庆和四川,下游淹了湖北湖南安徽和江西。照这样看,三峡这个以防洪造福中国的工程,功在哪里?王维洛历来反对三峡工程,他提出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那就是现在放水,是长江整体防洪的需要,还是两害相权的利益妥协?

"要是蓄洪的话,那压力很大;但要是开闸泄洪的话,那压力就不大。因为你进来多少水,还是出多少水。如果我们设想现在三峡放下闸门,往上蓄水,我们重庆的一个很大一部分,就都要被水淹了。那重庆,中央政府敢不敢给他淹,能不能让他淹,那我想中央政府总是说重庆不能淹。"

三个功能去了两个半?

不淹重庆,那么下游的百万人口城市比如武汉呢?近日来,武汉报纸在报道洪水威胁处境时,不断强调:武汉面临的压力,来自三峡放水。而中国网上就中下游水位猛涨时,三峡放水是功是祸,争论不休。与此同时,关注三峡整体工程效益的人也提出:这个耗资巨大,光移民就超过两百万的项目,建成才一年,到底体现了什么原来设计的功效呢?在王维洛看来:防洪,航运,发电三大功能,这次洪水证明已经去了两个半:

"防洪功能和万吨轮直达重庆的功能不能完成了。现在整个三峡航道全部停航,以前只是船闸不通。枯水的时候,它还是更够呛。船就更开不了了。你看去年重庆的照片,它的江底,嘉陵江的江底已经露出来了。它现在洪水高的时候,泥沙比较多,不敢全部都用来发电,它用来发电的话,对叶轮冲击太大。"

作者:一通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