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 从乌法游向新岸

在俄罗斯乌法举行的“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双重峰会昭告了一个世界新秩序。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西方迄今统领地位的一个制衡力量正在形成。

(德国之声中文网)本周三(7月8日)起,金砖国家领导人第7次会议在俄罗斯开始举行。西方媒体对之未作详细报道。这自有其道理。在中东地区,“伊斯兰国”正四处肆虐,它的恐怖行为让中国人和欧洲人同样震惊;非洲人大批逃往欧洲。若缺少了非洲联盟中最重要玩家中的一个,非洲难民潮问题无望解决。欧盟则正因希腊问题而焦头烂额,它的谈判空间将取决于俄罗斯尤其是中国会在多大程度上对希腊伸出援手。

东道主普京聪明地选择了峰会举行地。百万人口城市乌法位于乌拉尔山,处于欧亚地理分界线。它是一个多民族都市,俄罗斯人、鞑靼人和巴什基尔人共居。该市盛产石油,同时还是俄罗斯欧洲部分以及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的穆斯林最高领袖驻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是大穆夫提塔尔加尔·塔久丁(Talgar Tadschuddin)。乌法为其首府的巴什科尔托斯坦州(Baschkortostan)的多数居民信仰逊尼派伊斯兰教。

在该地区召开国际性峰会还是破天荒第一次。我们西方人得适应这一点:其它地区对金砖国家比对我们更重要。金砖国家的重要性将越来越重大。它们现在的人口就已是全球总人口的40%以上;至本世纪中叶,它们的经济力将超过G8国家。欧洲更应关注这些国家的目标,而不能尽跟希腊纠缠。

合而不同

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又各个不同,因此,难以一概而论。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对手都是高增长国家,去年的增长率分别是7.4%和7.2%。当然,中国的经济总量几乎是印度的5倍。印度是全球最大的非专利药品生产地,印度人是软件专家;中国是世界工厂,是发展最成熟的增长型市场。俄罗斯经济目前虽几无增长,但作为军火生产大国以及石油和天然气供应者,加上广袤无比的疆土,它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巴西面临更大经济困局,但同样是一个具有全球意义的原料供应商,并是金砖国家中的农业专家。最后是南非:它是通往方兴未艾的非洲的门户,并同样是重要的原料供应者。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本文作者

各国由此形成一种互补关系。当然,它们之间的区别同时也构成其内部的最大问题。虽然它们同属发展中国家,但利益相互抵触。中俄已结成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密切的联盟,但并非好友;中印是不得不保持克制的对手;巴西和南非在非洲大陆竞争同样的合同。

在乌法金砖峰会准备会议期间便显示出,在如何同西方打交道问题上存在着大分歧。中俄两国希望采取强硬立场。巴西和南非对西方国家要开放些。至于印度,则正如一名代表团成员所描述的那样,新德里赞同与所有人都“自由恋爱”。

作为共同对手的西方

第一个考验,金砖国家已然通过,而且毫不迟疑。没有人参与西方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不仅如此,中俄在这次危机中相互更加接近,而且,金砖俱乐部的所有其它成员也同样如此。现在,它们在战术上更精明地试图扩展其强势:共同的对手让人团结。

不过,成员们相互间的协调依然困难。文化、社会、经济和政治差异毕竟还是要比欧盟内大得多。然而,抱团的感觉在增长,在峰会期间终于能启动金砖银行的机会很大。该银行意在成为最重要的非西方多国金融机构。与它不同,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洲基础投资开发银行(AIIB)的50多个成员中则有西方国家。

金砖银行当然是一个政治银行,金砖国家是要借之扩大其势力。俄罗斯副财长斯托恰克(Sergej Storchak)不久前便曾向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表示,俄方乐见希腊成为金砖银行成员。他当然不指望能从希腊那里得钱。

渴望拥有自家俱乐部

尽管方式不同,第二个峰会也同样重要。2001年问世的上海合作组织与金砖峰会同时在乌法召开。中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为该组织成员。除中国外,它们首先还都是欧亚之间的连接国。

乍看之下,似乎不怎么重要。但只要扫一眼观察员国名单,人们的看法便会立刻改变。这些国家分别是阿富汗、蒙古、伊朗、印度以及巴基斯坦。印巴两国很可能在乌法峰会期间被正式接纳为俱乐部成员。算上观察家国,世界人口的一半派出了自己的代表参加了峰会。这样,上合组织也进入了世界活动的中心,这一次又是没有西方国家在场。

在经历了数百年之久的西方独大局面后,渴望拥有自己的俱乐部,这完全是题中应有之义。在很长时间里,它们尚难以取代西方掌控的机构。不过,现在,它们就已在扮演互补角色。

稳定多极世界秩序

它们也涉及国际可信度。对这两个峰会具决定性意义的问题是,作为东道主的俄总统普京是否会过分张扬自己的反西方立场。而最有说服力的将是,这些新建机构能以这样的面貌出现:是现有机构的一种选项,而非东、西方之间或上升者和既得利益者之间的全球性阶级斗争的新场所。

因为,它是平等机构间的一种竞争,旨在稳定那个尚不稳固的多极世界秩序。作为两大俱乐部内最强势国家的中国能表现出多少谦让和体谅态度,同样重要。

有一项决定已让人充满希望:金砖银行董事会主席将由印度银行家卡马特(Kundapur Vaman Kamath)出任。该行总部却设址上海。即使是在该行,实际权力分配情况也体现在细节上。所有5个金砖国家都拿出100亿美元作为银行首笔本金。以后,本金逐步增至1000亿美元。中国计划向这个新的金砖开发银行再注入410亿美元。由此,北京将拥有39.5%的股权,从而获得简单多数。为能做出与北京相左的决定,这位印度董事会主席就得设法说服所有其各方都采取反对中国的立场。而这将是一个极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Frank Sieren20年来在中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