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药品的赌博

如果中国政府希望医疗卫生领域少出丑闻,就必须改善对药品的监管。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否则未来还会有更多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几乎没有什么比医疗卫生领域的丑闻,对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心更有伤害力了。崛起中的中国中产阶级希望有安全的食品、改善的空气质量和良好的医疗。因为与南中国海遥远的冲突,或者有关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争议不同,医疗在一定程度上与每个中国人都息息相关。特别是处方药,人们希望不必担心安全问题。如果政府连这都做不到,许多中国人不禁要问,还如何能治理这么大的一个国家。

大概两个月前,波及全国的疫苗丑闻引发一场连锁反应。从那之后,政府努力限制影响,但很困难。上周在22个省份逮捕135人,他们参与销售部分过期及未按要求冷藏的疫苗。其中也包括儿童疫苗,在中国各地的医院和私人诊所销售。然而,越来越多的私营医药公司进入市场。政府支持这种竞争,因为这样价格会下降。的确如此,但国家对这些企业的监管跟不上。这些问题对医药领域造成严重影响。

不择手段的医药经销商

不择手段的医药经销商钻了这样的空子。医药市场利润丰厚。2014年,中国医药市场营业额达1050亿美元,取代日本成为第二大市场。只有美国领先于中国,为3790亿美元。未来四年,中国市场预计将增长至2000亿美元以上。特别是新药品研发条件便利,令医药企业有兴趣在此领域投资。由于没有欧洲那样严格的限制,治疗癌症或埃博拉病毒的新药品测试更为容易。

另一个例子是所谓基因剪切的新方法,对基因的修改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在欧洲,这种方法的使用还存在争议,中国的学者已经开始在人体胚胎上进行实验。在伦理上,这有很大的争议,但却让市场增长。去年,中国的药品出口比2002年增长了10倍,达到2500亿美元。到2020年还将再翻将近一番。

相关机构力不从心

新药品上市的审批由中国食品药品监督局负责。他们很难履行职责。美国负责药品监管的机构有约5000名工作人员,中国食品药品监督局只有约130名专业人员负责监管新研发的药物。连该局局长毕井泉都承认,这些专业人员没有经过良好的培训。一些年前,他的工作人员甚至要更多些。他的问题是:因为没有足够好的报酬,他的工作人员越来越频繁地被私营医药企业挖走。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本文作者泽林

过去三年,毕井泉有约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员流失。医药企业支付的薪水要高10倍。私有经济领域的氛围也比较放松。一名前工作人员称,在食品药品监督局,上班时间不允许上网。不难理解,他们会放弃一份年薪约12万元的工作,去接受一份年薪60万元的工作。但对该行业而言,这意味着一个瓶颈:越来越少的新药以越来越慢的速度上市。

下一桩丑闻已可预见

如果食品药品监督局继续是这样一个状况,中国医疗领域的未来十分灰暗,政府还要面对很多的愤怒情绪。尽管该局局长毕井泉宣布,要对新药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和要求,但问题是,他如何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予以落实。另一方面,他甚至可能会使问题更严重。因为审批过程越复杂,食品药品监督局的工作人员的专业技能在医药企业界就越受欢迎。如果不能给予更好的报酬,把人才留在食药监局里就更困难。政府陷入困境。下一桩丑闻几乎是可以预见的。而最终仍是政府承担责任。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多年。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