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新走廊

中国在巴基斯坦的巨额投资不仅对北京有利,也给巴基斯坦这个饱受危机蹂躏的国家带来了曙光。

Chinesischer Präsident Xi Jinping in Pakista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4月20日访问巴基斯坦

(德国之声中文网)开车走过喀喇昆仑公路后,我永远也忘不了边境一侧的巴基斯坦和另一侧中国的区别。在中国这一侧,从喀什到海拔4800米的红旗拉甫口岸就像驱车从黑森林开往蒂蒂湖。而到了边境站,公路就像被切开的蛋糕一下子断开,陡然出现1米的落差。舒服的柏油路变成了危险的碎石路。2010年出现塌方后,这条碎石路被封,目前正在中方的帮助下修复,计划秋季完工。

目睹这一切的人,深知460亿美元的投资对巴基斯坦意味着什么。这一数字超过了美国人2001年以来在巴基斯坦的投资总和,就好比中了头彩。巴基斯坦将兴建水电站、核电站以及风能电站,到下一个十年开始时,该国的能源供应将增长一倍。3000公里长的走廊上将修建公路、铁路、输油管道以及工业园区。它将从离伊朗边界不远,阿拉伯海边上中国人修的瓜达尔港(Gwadar)向东北延伸,抵达中国边界。这条走廊是所谓的"新丝绸之路"的中心部分。

西方表示怀疑

西方的反应是充满怀疑。有人称之为殖民主义,甚至占领。这样的表述扭曲了这份协议。16世纪占领者的目的不是建设,而是让当地人民屈服。西班牙人要求当地人民无条件地向西班牙国王俯首称臣,不从就会被杀害。把中国在巴基斯坦的倡议称为殖民主义也是不合适的。因为被殖民者不能做出完成项目以及和其他伙伴合作的选择。而巴基斯坦随时都可以这样做。

即便是中国不会遵守公民社会标准这样的指责也不能一概而论。北京的一揽子计划中最大的项目就是中国出资16.5亿美元,装机容量720兆瓦的卡洛特(Karot)水库。世界银行也将为该项目出资1.25亿美元。为此,世界银行对项目进行了环境和社会可行性研究。今年初的研究结果是该项目是可行的。不仅如此,中国在该地区的所作所为比美国在伊拉克或者阿富汗要文明得多。货物取代武器。巴基斯坦人对此很清楚。华盛顿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78%的巴基斯坦人愿意和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只有14%的巴基斯坦人愿意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中国巨大的政治利益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西方没有早点儿这么做?为什么一个经济总量比美国小差不多一半,比欧盟小一半多的经济体提出了这样的倡议?答案就在手边。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政治利益超过了西方。巴基斯坦是中国的邻国,也是一个安全问题突出的邻国。此外,巴基斯坦是印度的竞争对手,甚至敌人。中国很有兴趣尽量缩小印度这个竞争对手的空间。不过,中国的党和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注意到不要把弓拉得太满。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年一月作为首位美国总统参加了新德里的国庆阅兵式,但习近平却拒绝了巴基斯坦政府的邀请,没有参加3月巴基斯坦的国庆阅兵式。

对北京来说,巴基斯坦之所以重要,因为通过巴基斯坦的走廊,中国可以直接通向阿拉伯海。这样一来,货物也可以通过陆路运输到中国。北京因此愿意为此付出更多政治和经济上的代价。而这也是非常必要的。巴基斯坦不是一个简单的国家。在将要新建港口的巴基斯坦的俾路支省,政府长年和反叛武装作战。两周前刚刚有20名巴基斯坦建筑工人在那里惨遭杀害。在这项马歇尔计划中,风险因素不在中国,而在巴基斯坦。

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为了让自己的付出得到回报,北京当然试图对伊斯兰堡施加政治影响。至于巴基斯坦是否会对北京因此产生依赖性,还有待观察。北京的影响力今天有多大,从最近的也门问题上可见一斑。在北京的劝说下,巴基斯坦总理沙里夫拒绝对沙特和美国联盟对也门的行动提供战斗机、战舰以及地面部队支持。沙特和美国的联盟在那里与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作战。而北京想保持中立,进行调解。

这是北京的立场。北京和以什叶派为主的伊朗以及以逊尼派为主的沙特保持着类似的友好关系。而对巴基斯坦来说,这是一个新领域。伊斯兰堡从50年代以来就和沙特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关系,而和伊朗的关系却更复杂。沙特在紧急情况下甚至可以使用在其资助下研制的巴基斯坦核导弹。因此沙特媒体认为伊斯兰堡方面这次的做法是背叛。沙里夫16年前成为军事政变牺牲品时曾得到沙特方面的收留。

与西方的政治分歧不能排除

北京无需告诉巴基斯坦政府不能完全失去伊朗的好感。巴基斯坦和伊朗拥有900公里的共同边界。如果西方对伊朗采取制裁,那么两国之间建输气管道就更无可能。北京对此也有兴趣。柏林也不会给伊斯兰堡什么别的建议。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不久前表示,暴力无法解决也门冲突,不管从内部还是外部。这是令人高兴的共识,符合我们的利益。这次如此。很可能巴中联盟也会有我们不喜欢的政治抱负,但因此坚持让巴基斯坦继续贫穷和不稳定状态,也不是办法。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20年来生活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