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再贵也要留下来

到目前为止,并不清楚美国高通公司是否在中国违反了反垄断法。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这个美国企业集团为了能保住中国市场,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China Qualcomm CEO Steve Mollenkopf

高通首席执行官Steven Mollenkopf

(德国之声中文网)疯狂的股市:中国发改委刚刚下令让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支付9.75亿美元的创纪录罚金,该公司的股票又怎样了呢?竟然还涨了。上周三(2月11日),消息一出,高通公司的股票上涨了几乎3%。中国发改委给出的理由是,这个美国公司利用了在中国市场上的垄断地位,向智能手机生产商收取了过高的专利权使用费。

当西方企业想要坑害中国企业,做一些并不十分干净的生意的时候,北京方面的反映就会非常敏感。此次事件的细节是:据称高通公司在中国收取的专利权使用费比在其他国家收取的要高。经过了14个月的调查和无数次搜查后,中国官方开出了将近10亿美金的创纪录罚单。官方有权开具最多占总销售额10%的罚金。此次开出的罚金占高通中国市场销售额的8%,比最高上限还低了2个百分点。

无论如何也要留在市场

就算要面对如此高额的罚金。但一切终于结束了,这让高通的投资方和经理层都松了一口气。这家企业2014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就大约占公司总额为265亿美金销售业绩的一半。如此重要的一块市场不能受到与政府机构陷入争执的威胁:就算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话市场成本更高了,但也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去讨论价格是否应该由市场制定,而不是政府。而且,西方国家政府也致力于维护市场竞争,防止垄断产生,保障公平的价格。

但这一切发生的时机很有意思。这与为扩张4G移动通讯网络所进行的大幅投资有关。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芯片制造商是否真的要价过高,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然而有意思的是,调查工作刚刚开始1个月后,中国就启动了4G移动通讯网络的服务。从2014年年初开始,中国就开始拥有这种高速的移动通讯网络,也是从那时开始,智能手机制造商的销售业绩开始增加。作为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自然能从中分到一勺羹。但北京完全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来助本国工业一臂之力。投资者的反应表明,北京方面的做法还是比较节制的。

从现在开始,美国人在中国只能收取原本专利权使用费的65%。反过来,这也就意味着,包括华为、联想、小米在内的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能够在采购芯片的时候拿到法律保证的65折。正是这一点,让人觉得这对于高通来说是件积极的事情:经理们通过销售更多更便宜的专利权,能够弥补一部分利润上的损失。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

在这个背景下,也就能够明白高通公司的经理们为什么将会做一笔大买卖:因为,如果中国企业能够拿到35%的折扣,那专利权的销售业绩肯定就会增加。考虑到这个背景,高通公司提高了下一个年度的销售和盈利预期。所以,对高通的同情应该适可而止。可以把它看作针对中国的发展援助。但这也再一次表明,在制定游戏规则的时候,转型中的力量对比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10年前,中国人还不敢这么做。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一家西方企业抱怨中国的时候,我们必须睁大眼睛看个仔细。

关于"有选择性、主观性"检查的批评

外国企业越来越不满,原因是与市场上中国的竞争者相比,他们被检查的力度更高。有些时候能击中目标,有些时候却不能。美国驻华商会去年秋天的一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一半受访的美国企业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具有"选择性和主观性"。当然,做生意发财的时候发几句牢骚也是正常的。而且这又不仅仅是美国人的问题。

受中国政府排挤不仅仅是美国人的问题。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缩写GSK)去年九月也因行贿丑闻被判以4.92亿美元的罚金。汽车工业的处境也不怎么样。中国官方已经向12家日本汽车零件供应商开出了大约2亿美金的罚单。这好象是合理的,它们被指责为零部件和保养服务制定了过高的价格下限。同时,中国政府也对包括奥迪、宝马和奔驰在内的德国车商采取了行动。

用路易威登的箱包在中国的售价也比巴黎要高来当作辩解的理由并不明智。但只要销售数量没有问题,这里人们的态度和世界其他许多地方是一样的:忍一下就过去了。因为中国政府十分清楚,只要西方的制造商知道留在市场比不留在市场能多赚点的道理,它们就会留下来。而且这样的情况还会越来越多。因为它们在中国的座右铭是:中国是属于中国企业的,但高销售业绩在股市上也是很有说服力的。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