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临时替工

尽管经济增速减缓,华南部分地区依然劳工短缺。邻国非法劳工蜂拥而至,填补空缺。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这是暂时现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越来越多的东南亚无证劳工在中国南部地区工厂里干活。原因:多年来,那里劳动力匮乏。许多中国民工已更愿在中国西部的家乡工作,而那些在广东呆的时间更久的人如今已转而寻找办公室工作。为保持竞争力,厂家纷纷雇佣来自柬埔寨、越南或孟加拉国的非法劳工。这些客籍劳工们仍还愿意缝制衣服、粘贴鞋跟、或拧紧电器零件。

月工资不足4000元人民币(约600欧元),一周工作六天,每天常常干10小时。即使这样,还是要多于在本国的收入。因此,有越来越多的外国志愿者蜂拥而至,成为华南地区厂主们欢迎的廉价劳工。在某些工厂,这些廉价外籍劳工占职工总数的50%。他们要比合法的中国劳工更受厂主们的青睐。中国劳工如今要求高,而且越来越频繁罢工,抗议现有工作条件。

计划:以高科技取代廉价产品

以前,是民工们在工厂大门前等待;现在,工厂经理们得亲赴华西地区,征招劳工。造成这一现象的背景是:地方政府要让广东省成为高科技基地。因此,它大幅提高了最低工资水平(一年增加15%),使得大多数廉价生产商不得不放弃生产。一些厂家搬迁到了成本尚低的西部大后方;另一些厂家则干脆搬迁至越南、孟加拉国,甚至非洲。不过,还有一些企业拒绝离开本地,因为,华南地区的物流效率在亚洲数一数二。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本文作者Frank Sieren

尽管大量外迁,对留下来的企业来说,劳工匮乏严重到了厂主们别无选择的地步,不得不聘用非法劳工,条件是,他们愿意按时完成工作。如果他们不能按时完工,就将遭罚。罚款的数额要远高于厂主们雇佣非法劳工所需支付的罚金。警方查到雇佣非法劳工,厂方最多只会被课以1万元(1500欧元)罚款。因此,非法劳工数量继续增加,而且是在中国出口贸易3月份下降16.4%的情况下。如果这一趋势继续,非法劳工问题当会自行解决。因为,在他们失业前,中国人自己又会愿意为少一些的钱而干活了。

非法劳工填补空缺

这一点,政府自然也知道。因此,该议题未列在优先处理问题单靠前的位置上。虽然政府要防止非法劳工潮失控,但它同时认为,这一现象不过是暂时的。毕竟,不可能在短期内就让整个地区从廉价生产结构转变成高科技结构。而直到这一目标实现为止,华南都需要那些非法客籍劳工。他们是临时替工。去年,仅在广东省就有5000多非法劳工在大搜捕行动中落网。非法外籍劳工的数量却并未因此有所改变。

劳动力短缺、非法移民、不愿干计件活,对生活有更多期待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本国青年—这才是问题,是我们在西方也见识到的问题。美国和欧洲的解决办法是,让劳工移民入籍。中国政府走的是另一条路:非法客籍劳工只是暂时现象,到中国最先进省份建起高科技产业、低技术产业在贫穷的西部大后方站住脚跟,这一现象便自行终止,因为,到那时,对非法客籍劳工的需求便会自动消失。

没有廉价劳工是否可行?

批评者们认为,这是一种一厢情愿的算计。他们担心,在远景上,没有外国廉价劳工,中国将难以为继。他们提出了一种颇有说服力的理由:由于一胎化政策,中国社会的老龄化相对较快,因此,年轻廉价劳动力数量增长不足。如果这一预测成真,中国政府就得借鉴西方,改道而行,让孟加拉国人或柬埔寨人成为中国人。不过,北京先要让华南地区试验,看看走另一条路是否可能。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20年来在中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