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泰国人越来越怕年轻穆斯林

泰国人现在对年轻穆斯林越来越感到害怕,南部靠近马来西亚边界的省份每天都有人在袭击事件中丧生。人权人士认为,年轻的穆斯林将平民百姓至于恐惧当中,他们不是为了区域自治而战,而是在帕塔尼地区成立了所谓的吉哈德组织。

default

总理他信在祈祷

人权活动家诺尔说,在泰国,暴力活动成了家常便饭。位于柏林的现代东方中心政治学家诺尔长期以来对泰国南部的动乱进行研究。2004年1月以来共有大约800人在动乱中丧生,1000余人受伤。在靠近马来西亚边界的省份,2万名士兵和警察试图重新恢复和平。

诺尔相当肯定地认为,军方和警方的联合行动首先会使毫不相干的人成为牺牲品,“他信总理几年前上台的时候下决心铲除国内安全面临的两大威胁,一方面要摧毁泰国的贩毒组织,另一方面就是他信眼中的泰国南部的穆斯林反叛者。在打击贩毒组织的行动中有数千人丧生。只有媒体和人权组织对政府的暴力干预进行抗议,而普通老百姓的反应则比较积极。死了那么多人被看作是力量的象征。之后他信总理又把兴趣转向南部,南部生活着许多穆斯林,他们只不过是普通老百姓,不是罪犯。南部还是反对派民主党的大本营,现在年轻极端分子又屡屡制造袭击事件,他们是帕塔尼地区非常好战的组织。”

没有人确切知道这些好战的年轻人是在哪里受到培训的。那些宗教学校引起了警方和军方的注意。去年10月,6名宗教学校的老师被逮捕,他们被指控在学校里从思想上教育年轻的穆斯林,鼓励他们进行针对在国内人口中占多数的佛教徒的圣战。在警察局前进行的示威活动中,教师们被逮捕,另有86名示威者丧生。

诺尔说,这么多和平百姓的死亡让穆斯林感到震惊。宗教学校代表着一切,但绝不是伊斯兰狂热分子的招募站,“我们知道的只是,这是泰国南部的地方事务。我们知道,该地区的宗教学校传授的都是非常有节制的传统伊斯兰教理。生活在泰国南部的马来人绝不会接受阿拉伯式的伊斯兰教,因此帕塔尼地区受阿拉伯世界资助的项目也从未取得过成功。宗教学校里传授的伊斯兰教理可能比较保守,不够现代,但绝不会是暴力的。”

帕塔尼地区多年来都是法律鞭长莫及的地区。热带雨林曾是马来共产党的栖身地,六、七十年代时,分离主义分子也藏匿于丛林中。泰国几乎没有哪个地区特工人员的数量高于宋卡、帕塔尼和也拉,但政府似乎却对各个独立行动的武装小组束手无策。

“开始时,特别是巴厘岛炸弹袭击事件之后,有许多关于这些团伙是哪里来的、受谁资助的猜测。六、七十年代搞袭击活动的是分离主义分子,他们为帕塔尼的独立而战。今天的好战分子却有截然不同的目标。他们大多还不到20岁,都是泰国公民,也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受到来自外界的财政支持。他们制造的袭击事件也不需要很多资金。所有袭击行动都在本地区进行,他们使用的武器造价也不高昂。他们用廉价的手枪、步枪袭击平民,或用大砍刀将人斩首。他们没有那些造价昂贵的导弹发射器或者炸弹。因此我们现在说的是一些行动有效的团伙,他们的谋杀行动不需要多少资金。”

与为帕塔尼自治而战、并首先针对军方和警方采取行动的分离主义分子不同,这些年轻好战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杀害的是他们的邻居,无论是无辜的平民、店主、贫穷的农民,还是教师和佛教徒,他们对袭击对象不加选择。诺尔说,问题是没有人能与他们进行和平谈判,没有人知道如何与他们进行对话。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