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波恩狂欢节有一位穆斯林王子

今年北威州地区波恩市选中的狂欢节王子不同于往年,他不是地地道道的德国人,而是一位信仰伊斯兰教的伊朗裔人。这是波恩有史以来第一位引领人们欢度这个民俗节日的外国人,因此他被命名为阿米尔一世。

default

狂欢节王子的地位不一般。总理有时要亲见的

每年11月11日11点11分,德国北威州的狂欢节正式开始,各种有关的庆贺活动一直要持续到第二年的2月份或3月初举行星期一玫瑰彩车大游行时才算是达到了顶峰。能够在有生之年当一回狂欢节王子,成为众愚人的首领,这是德国北威州-这个狂欢节热点地区每位青年男子的梦想。

从波恩这座昔日德国首都的这一举动中,人们不难看出它的国际开放性。而这位有着波斯血统的穆斯林担当狂欢节王子必然有助于将所有不同肤色和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团结在一起。

"阿米尔一世万岁-alaaf!"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欢呼声更能让人深切地体会到外国人融入德国社会的真实性呢。起码对于有史以来第一次向一位信仰伊斯兰教的狂欢节王子高呼alaaf的波恩人来说是如此。

阿米尔一世的真实姓名是阿米尔·沙法伊。他不但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也是一家电话促销产品公司的经理。他手下有100多名员工。阿米尔·沙法伊翻译成波斯语恰巧也是王子的意思。 其实阿米尔·沙法伊很小就喜欢上了狂欢节这个民俗节日。当年他曾长时间地站在波恩大街上观看玫瑰星期一花车游行,被那么多开心的笑脸和狂欢节俱乐部会员们所穿的五颜六色的礼服吸引着久久不愿离去。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这一活动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和尊重。

这是一种强烈的愿望,一种让自己放松,将紧张和严肃的日子抛在脑后的愿望,一种要将自己好好儿地装扮起来的愿望。不要把自己过于当回事,生活不要那么较真儿。这就是狂欢节王子能够得到的最高奖赏。

1970年阿米尔·沙法伊出生在伊朗,10岁时他随同父母来到波恩。第一次接触狂欢节俱乐部会员就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准确地说是让他耿耿于怀。 那是1872年成立的波恩城市军团俱乐部的一位会员。他告诉阿米尔·沙法伊说,只有真正的德国人才能穿上光鲜耀眼的波恩城市军团俱乐部的士兵礼服。这番话让这位当年11岁的小移民很不服气。他可不想只当个旁观者,站在街头观看彩车和游行队伍,他希望能够积极参与这项庆贺活动。多年后阿米尔·沙法伊实现了他的这个愿望,成为了波恩城市兵团俱乐部的一名会员。

现在阿米尔·沙法伊不但是波恩城市兵团俱乐部的一名会员,而且还加入了其他的狂欢节俱乐部,并且为这些俱乐部提供了不少赞助。作为狂欢节王子,阿米尔·沙法伊已经受到了波恩市警察局长的传统接见,并接受了民众的热烈欢呼。 看来人们并不在乎这位狂欢节王子来自波斯地区而且信奉真主安拉。

“我认为这很好。要说起来我们可以算得上是南欧最北边的地方了。我的不少熟人都来自南边。比如来自土耳其。 他当王子适合我们莱茵兰地区。”

“我认为,他干得不错。再说我们又不会损失什么。庆祝狂欢节应当有些新意 。 比如让一位外来人当王子有什么不好。”

一生中能有机会充当狂欢节王子,主持狂欢节期间的各种庆典,引领愚人们开心地玩闹,这是多少德国青年男子的梦想啊。如今这位来自伊朗的穆斯林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 。然而狂欢节期间人们不拘一格的豪放举止却又会违背伊斯兰教的清规戒律。比如伊斯兰教严禁喝酒。为了回避狂欢节期间愚人们到处分发的热烈亲吻,虔诚的穆斯林教徒往往也会绕道走开。但是波恩的阿米尔一世认为,信仰真主安拉和欢庆狂欢节之间并不矛盾。

亲吻和喝酒应当有个限度。过度自然不好。但只要适度就没有什么问题。

这种相对开放的解释,想必不会得到所有穆斯林人的认同。

这位来自东方,希望通过其信仰对移民融入德国社会做出贡献的人能够担任狂欢节王子的确难能可贵。

阿米尔·沙法伊担任狂欢节王子还引出了一段令人不太愉快的小插曲。波恩天主教教区主教舒马赫决定,不允许这位信仰穆斯林教的王子在波恩最大的明斯特教堂举行的传统方言弥撒活动中发表讲话。这位主教现在不愿意再在公开场合下就此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此前他曾对媒体说,天主教的信仰同伊斯兰教不同,天主教信奉的是圣父, 圣子和圣灵,因此无法同一位穆斯林共同举行弥撒活动。他的这个决定引起了狂欢节王子和狂欢节公主以及许多庆贺民众的不满。

“这就是天主教! 我敢说,基督新教和其他宗教就没有这么多规矩,这让我感到有些生气。 ”

“舒马赫主教有自己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认为,狂欢节为什么不能开个例外,为什么不能王子讲上几句热情洋溢的话呢。 ”

波恩狂欢节组织委员会方面认为,有关的争议现在已经排除。况且王子本人也已经在弥撒活动开始前就表示,虽然不能在天主教明斯特大教堂的弥撒活动中发表讲话,但他仍然非常愿意参加狂欢节的庆贺活动。 他说:

“我从来就没生过气,现在当然也不生气。 我们莱茵地区什么事情都处理得很好,所有的一切都令人满意。”

感到自己被媒体曲解的波恩教区主教舒马赫,现在也得到了支持。值得强调的是,这个支持恰恰来自穆斯林波恩委员会。该委员会在媒体上发表声明说,它理解和尊重舒马赫主教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是基于对天主教教会有关规定的考虑。维护宗教的纯洁同不宽容完全不是一码事。更况且舒马赫主教也对在波恩建造清真寺的计划表示过支持。

作者:Ulrike Hummel /韩明芳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