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波恩海姆游泳禁令之后的思考

近日,波恩海姆市取消了对难民的游泳禁令,允许男性难民进入该市的游泳池。这一禁令曾经引起媒体的强烈反响,并引发了一系列后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每周都去波恩海姆游一次泳,从来没有受到过性骚扰。"这位一头披肩金发的年轻姑娘一边摇头一边说道。然而现在当她走在波恩海姆的大街上,迎面碰到陌生男人时总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她说:"我不觉得害怕,但那些故事总会萦绕在脑海里。"

周一早上的波恩海姆中心大街显得有些冷清,过往的行人穿的严严实实,双手抄在口袋里。一位中年妇女说:"你总得转身看看,我感觉自己总是被人盯着。"现在只有在丈夫的陪伴下她才会走出家门。旁边的丈夫一边点头附和,一边嘟囔着"太糟糕了,很多男人四处游荡"之类的话语。

小城波恩海姆落在莱茵河畔,位于科隆和波恩之间,上周因"游泳禁令"而掀起了轩然大波。该市负责社会事务的部门宣布对所有难民实施游泳禁令,不允许他们进入当地的游泳场馆,原因是一些女性感觉自己受到了"带有移民背景的男人"的性骚扰。这一针对所有难民的禁令一出,立刻在国际媒体上引起强烈反响,招致广泛批评。批评者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歧视、排外和种族主义行为。

Erstaufnahmeeinrichtung für Flüchtlinge in Bornheim

波恩海姆体育馆里的难民临时安置所

舆论使得剧情发生反转?

波恩海姆社会事务部门的解释是,新年之夜发生在科隆和其它德国城市的大规模性骚事件让人们对难民话题变得更加敏感,对难民有了新的认识。一部分难民的所在国有着完全不同的行为规范和价值观,尤其是在针对女性的问题上。进入游泳馆看到的是只穿着泳衣的人,对一些人来说,这种文化的转换并不是那么容易。

很多被安置在波恩海姆的难民对这一禁令表示震惊,虽然该市同时对相关禁令作了说明,只是一个有时限的临时措施,不过人们不曾预料短期内会取消禁令。是什么促使他们改变了初衷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游泳禁令现在已经取消了。而当地的民众对此又有什么反应呢?

孩子们从约翰瓦尔拉夫学校(Johann-Wallraf-Schule)的教学楼涌出来,两位妈妈正在等自己的女儿。她们承认有些担心害怕,说如果有人表达自己的意见,马上就会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让她气愤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涉嫌性骚扰行为有多么严重?真的是难民干的吗?对此市政当局都没有及时发布相关的信息,这些疑问也使得波恩海姆谣言四起,加深了人们的成见和不安全感。这位妈妈说:"作为女人会变得警觉不再单独出行,起初骚扰是发生在科隆,现在却发现就在自己身边。"一位老先生则表示,性骚扰一直存在,在难民到来之前就有这样的问题。

Erstaufnahmeeinrichtung für Flüchtlinge in Bornheim

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卡里木·艾哈迈迪

继续为难民提供帮助

波恩海姆的难民救助者对此更是不以为然,志愿者伊莎贝乐·吕茨说:"新来的客人们热情友好,都可以成为有些德国人的榜样。"她主要负责协调当地的难民志愿者工作,当她来到学校体育馆时,很多人面带微笑地和她打招呼。她的信条就是:志愿者会用友情和热心解决问题。每天她都会来到体育与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其他志愿者会面,一起帮助难民。吕茨表示,波恩海姆愿意帮助难民的人很多,她的名单表格上已经填满了志愿者,估计每个安顿在波恩海姆的难民身后都站着一个帮助他的人,而吕茨的任务就是协调好他们的关系。

栅栏将体育馆分隔成若干单独的生活区,入口处挂着五颜六色的装饰。吕茨说:"每当我拉开门帘说你好的时候,立刻就会有人邀请我喝咖啡吃坚果,他们如此热情,都有点让人不好意思。"下一个门帘后面住着卡里木·艾哈迈迪一家五口,来自阿富汗。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前,他还迅速地把住的地方收拾了一下。他们仅有的几件东西整整齐齐地挂在墙上:一个提包、两个装满衣服的塑料袋。在八平米的空间里支着一张上下床,上面放着睡袋,下面一层用被子遮着,作为需要之时的隐秘场所。

Erstaufnahmeeinrichtung für Flüchtlinge in Bornheim

难民救助工作志愿者伊莎贝乐·吕茨

抛开冷漠敞开心扉 热情对待我们的客人

在德国逗留期间,卡里木已经参加过三次球赛,罗森海姆、慕尼黑和多特蒙德的绿茵场上都留下了他的身影,现在在波恩海姆球队踢球。他说从进入德国的那一刻起他和全家人就受到很好的对待,对波恩海姆以及科隆的性骚扰事件表示无法理解,他说:"那些来到这里的人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助,他们应该心存感激,尤其不能去做违法的事情。(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件)真的让我感到震惊。"同时,他也希望那种迄今祥和的气氛以及相互之间的热情能够继续保持下去。很多人不计个人报酬地过来帮助难民的义举,深深地打动了卡里木。

伊莎贝乐·吕茨把大量时间用在难民工作上,很多人对融入德国社会非常积极,但是苦于不懂德语,而与外界唯一接触到的就是与外国人管理局、工作介绍中心以及社会福利部门和安全人员。当然,这种接触和交流也是相互的,吕茨说:"我们也得与我们的居民进行很多谈话,告诉他们难民需要和德国人接触,否则他们会认为我们排外。"她认为有关游泳池的讨论加剧了人们的不安全感,然而必须要对这一话题进行讨论,并且参与者也不应该担心自己的言论会被贴上"歧视"的标签。她说:"如果一个人对我们的难民申请者和我们的朋友进行无中生有地抹黑,会让我很受伤。"总之,游泳禁令给人们带来了全方位的思考。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 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