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法学家剽窃民运文章,换包装敬献中南海

周叶中是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曾应邀在中南海为胡锦涛和中共政治局其他成员讲解宪法,是座上客。王天成曾是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师,因参加中国自由民主党一度入狱五年,是阶下囚。法兰克福评论报报道说,座上客新书的内容却来自阶下囚的思维:

default

香港民众游行要求民主

“王天成对路透社说,他对周叶中部分照抄他的文章感到‘震惊’。现在经商的王天成尤为感到恼火的是周叶中滥用他的政治理念,为北京的共产党理论服务。王说:‘周按照党的目标,把人权、民主和法制换上新包装,从而青云直上。’这证明党的理论的‘空虚’,说明‘他们自己一无所有,只能到反对派那里去寻找新思维。’

中共领导人越来越难以解释理论与现实之间的鸿沟。城市上层人士开着进口豪华轿车,而工农大众往往无钱交子女的学费。共产党当权者称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胡锦涛谈‘和谐社会’,这些不过是共产党掩盖一党专政的面具而已。周叶中与其他一些先驱思想家为共产党的利益,重新解释人权和法制等禁忌概念,使之登上宣传的大雅之堂。在中国这个盗版和仿冒产品的国家,科学界的赝品并不罕见。不过周叶中一案使政府处于尴尬的境地,共产党宣传部上周要求全国媒体不得报道这一抄袭事件。”

中国学术界盛行抄袭之风,而中小学学生却处于分数的巨大压力之下。每日镜报介绍了中国中小学中“谋杀式的竞争”:

“中国千百万个家庭做梦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大学,所以中小学生为成绩承受的压力很大。北京力迈学校校长和社会学家方玄初说,要想上好大学,就得上好高中。要想上好高中,就得上好初中,此前就得上好小学,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竞争在幼儿园就已开始,孩子们要为小学的入学考试接受训练。

Chinesische Schulen wiedereröffnet

死啃书本的中国中小学生

七十年代末,中国政府执行独生子女政策。这一政策带来的后果之一是,今天许多家庭把自己的雄心壮志寄托在唯一的儿子或女儿身上。北京或上海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可以获得经济界或政府中的最佳岗位,为了被这些大学录取,他们必须获得最高的考试分数。考生的压力巨大,北京学生祖文成说,‘我的一生取决于两天的考试,我真怕使父母和老师失望。’一些女学生服用药物推迟月经,以便在考试的日子里能保持最佳状态。

现在,医生和教师敲响了警钟,因为患有精神疾病或精神障碍的学生增多。许多人在上了大学后才有时间谈恋爱,才能发展自己的个性。他们往往不会处理感情问题。2005年上半年,北京有15名大学生自杀。据官方统计,自杀是中国15岁至34岁年轻人死亡的首要原因。”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