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法国到德国的单行道

以盛产白葡萄酒闻名的法国东部阿尔萨斯地区(Alsace)不仅在历史上与邻国德国有过难以划清的界限,在德法签订友好条约45周年的今天,阿尔萨斯人与德国更是有着难以割舍的联系。不过,这一联系更是像是一条单行道。

default

阿尔萨斯首府、欧洲议会所在地斯特拉斯堡

格奥吉塔.马米洛女士每天要坐公共交通一个半小时从阿尔萨斯的一个小村庄到德国的卡尔斯鲁厄市上班,这一来一回就是三个小时,就是26年。马米洛女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到德国开始做秘书工作的,当时阿尔萨斯地区经济不景气,没有适合她的工作。现在,她已经十分习惯和喜欢自己在德国的这份工作,她已经不考虑还回到阿尔萨斯找份工作。

像马米洛女士这样的人在这一地区多的是。德国巴符州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大约有2万8000人每天从阿尔萨斯到邻近的德国上莱因河地区工作。这更像是一条单行道,因为相比之下,从德国每天到阿尔萨斯地区的德国人只有300人左右。

这一跨境工作的人潮始发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德国正逢战后“经济奇迹”的高峰,上莱因河地区的德国公司劳动力紧缺,而邻近的法国阿尔萨斯地区的人口由于历史原因说的其实是一种属于德语方言的语言,那里自然就成了德国公司招募员工的地方。第一批招募来的外籍劳工大都是年轻人,他们没有受到完整基础教育,只能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做简单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德国工作的阿尔萨斯人口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如今他们当中有各种年龄和各种教育背景。

著名的米西林轮胎厂在卡尔斯鲁厄有一个工厂,那里的大多数工人都是阿尔萨斯人,有900多人每天往穿越德法边境上下班。这个工厂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有些员工已经是家里的第三代在这里工作了。虽然工厂里来自阿尔萨斯的员工都能讲德语,工厂中所有的招牌还是德语和法语双语,以严格防止因为语言误会发生安全事故。

马米洛女士的丈夫也像她一样每天从阿尔萨斯到德国这边工作。他在靠近阿尔萨斯的奔驰汽车厂工作,他的工友中很多都是他的阿尔萨斯老乡。如果是上早班,马米洛女士的丈夫要凌晨3点半就起床,但他宁愿这样辛苦,也不打算回到阿尔萨斯找份工作,因为奔驰车厂给他的工资很高,他不可能在阿尔萨斯也找到一个他喜欢而且工资也差不多的工作。

跨国奔波的另一好处也是巨大的,它直接影响到直接的收入水平。在德国工作的阿尔萨斯人交纳个人所得税是按照法国的税率,而社会保险则是在德国这边交,而德国是个人所得税很高,法国是社会保险费高。两项支出的避高就低,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除了直接的经济原因,文化差异也是一个重要因素。马米洛女士宁愿每天在路上跑三个小时,也不愿意迁居德国。她说,她虽然喜欢这里的工作,但是却不喜欢德国这边的生活,她觉得德国人傲慢,喜欢指手划脚,喜欢告诉别人该做什么和该怎么去做。

与阿尔萨斯人不愿意到德国定居的趋势相反,近年来,“移民”阿尔萨斯的德国人越来越多了。在过去的20年里,已经有1万5000名德国人将家安到了阿尔萨斯,因为阿尔萨斯的房地产便宜,交税也少。当地人形象地说,这些德国“移民”其实只是晚上到阿尔萨斯来睡个觉。因为他们平时工作在德国,业余生活也是在德国,朋友圈子也在德国,他们根本不愿意融入阿尔萨斯的法国人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