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法国人享受长假 波兰新总统上任

欧洲进入了夏季休假时节。人们纷纷外出度假,政治家们也不例外,因此新闻报道缺少了重要的来源,公共生活显得平淡。不过过去一周还是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动向。

default

法国人每年统一享受7周度假期

法国人享受7周长假

整个欧洲都在度假。和每年一样,法国人令全欧洲的人感到惊讶。他们的工作时间比任何欧洲人都少,法定工作时间每周只有35小时,但是度假时间比谁都长,整整7个星期。周边国家的人感到不解的是,这么长的假期,法国人是怎么渡过的呢?尤其是法国似乎都同时度假,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所以到了8月份,法国首都巴黎几乎不再有什么公共生活。

因此,即便是对于一个勤奋的外国移民来说,这时候让自己经营的蔬菜店继续开张几乎毫无意义。因为没有顾客光临。那些蜂拥而来的游客是不会购买土豆的。每年的这个季节,美丽的法国就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
每年有8000多万游客涌向法国,比法国人口多出2千万。我们不得不羡慕地承认,这就是法国能够实行每周35小时工作制的原因所在。也许这就是法国的秘诀。

除此之外,欧洲其他地方也同样生意萧条。例如,在德国几乎所有政治家都在休假。基本没有什么可以上头版头条的重要新闻。

德国新法为未婚父亲撑腰

在德国,没有去度假的法官和议会议员通过了一项法律:年满17岁的青少年就可以驾车,但是必须由成年人陪同。该条例在德国已经讨论多年,估计这项法律的通过将不会对汽车大国德国的交通事故产生影响,可以说这项法律的通过是一件好事。

更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德国,未婚父亲的权益进一步加强。按照新的法律规定,即使母亲一方反对,未婚父亲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与孩子的母亲共同享有监护权。这一条例的通过朝着男女平等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 孩子们一定为能够更经常见到父亲感到高兴。

在这一问题上,德国远远落后于欧洲的发展。许多欧洲国家,特别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多年前就已经实行了非常进步的家庭法,而德国的法院此前在这一问题上一直裹足不前。

但是另一个方面,至少一个德国小党走在了前面。该党自称为海盗党,打算利用夏季开展激进民主运动。该党宣布,不久将推出一个软件。这个软件被称为"液体反馈",实际上就是让其党员通过网络参与讨论。

这个主要在德语区国家存在的政党旨在为争取数码时代的权益而奋斗,如争取复制权以及互联网时代人的尊严。

自相矛盾的是,"液体反馈"软件也在海盗党党内引起激烈争议。有些人希望更多的透明度,也有一些人主张加强数据保护。该党的一位主席还有另外一个忧虑。本周他在他的博客上写道:"有时候你站在一大片树木前却看不见森林,就像有时侯你在名目繁多的基层民主面前却看不到基层一样。"

波兰将在欧洲发挥重要作用

民主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很多时候它会创造良好的发展状态。如周五新当选的波兰总统科莫罗夫斯基(Komorowski)正式上任,成为4月份在飞机坠毁事件中丧生的前任总统莱赫·卡钦斯基(Lech Kaczynski)的接班人。

相比之下,波兰前总统卡钦斯基更具有民族保守倾向,在他的领导下,波兰走的是一条与欧洲相抵触的道路。而波兰新总统则承诺,将奉行与其前任完全不同的政策。

他承诺,波兰今后将在欧洲发挥重要的建设性作用,现在已经是时候了。因为其前任常常给其他欧洲人造成相当多的困扰,比如布鲁塞尔的许多决定要求欧盟成员国一致通过 ,但却经常遭到华沙方面的阻挠。


但波兰人并不是单枪匹马地对西方体制不信任。对于许多东欧人,也就是前东欧集团的人来说,柏林墙倒塌之后的20年对他们来说是艰难的20年。

民主也常常令他们失望。当然他们对民主也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最常见的误解之一是,民主会自动带来富裕的生活。

因此,许多感到失望的东欧人选举右翼保守党甚至民族主义政客担任他们的领导人。因为他们感觉自己的国家总是吃亏,因此必须从自己的利益出发采取行动。最近,匈牙利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前不久,匈牙利人选举了一个民族主义政府。本周末,新当选的匈牙利总统施米特正式上任。这位新总统曾经是一名顶级运动员,迄今只在奥林匹克委员会中任职。

他宣布,他将进一步加强匈牙利人的民族感情,并将在年底前推出一部匈牙利新宪法。在新宪法前言中将增加匈牙利认同基督教的内容。

对此人们只能发出一声惊叹。因为这件事恰恰发生在像匈牙利这样的一个国家中。匈牙利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有着不同信仰的国家。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匈牙利在长达150年的时间里都是穆斯林国家。

现在人们担心,匈牙利新总统和他的政府将把宗教和政治,信仰和国家以及民族混为一谈。据我们所知,民族主义神话在欧洲从来就没有能解救过任何人,而且结局恰恰相反。

作者:吴安丽 译者:李京慧

责编:韩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