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法兰克福书展的国际意义

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苗头不好。其中的一个问题是复杂的主宾国中国,另一个问题是美国、英国和东欧的图书市场危机。

default

书展负责人博斯(Jürgen Boos)

开展前就已经显示出,与中国打交道有多难。跟去年书展一样,开展前计划办一个以相互认识为宗旨的研讨会。今年这个研讨会叫"中国与世界,感知与现实"。当中国代表团得知德国笔会也邀请了两名中国异议作家戴晴和贝岭时,马上威胁说,将不参加研讨会。书展领导层的调解失败。当那两名中国异议作家发言时,中国官方与会代表集体暂时退场,表示抗议。书展负责人博斯不得不多次道歉,否则研讨会将无法继续。中国批评人士戴晴事后这样总结:

"中国政府,其实,如果它想要成为一个现代国家的政府,它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在批评面前能够有很宽广的胸怀,能够容纳别人。就象任何一个人那样,如果你很自信的话,你不怕别人骂你。"

书展正是发表自由言论最合适的地点,是一个表达意见的市场。但它也是,而且主要是一个要讲商业成绩的市场。而由于金融危机,这个市场的前景不能令人鼓舞。法兰克福书展首次不能宣告参展商数量增加的喜讯。相反,这个数字在萎缩,比去年减少440家左右。最大的萎缩体现在英语国家市场上。书展负责人博斯试着解释这个现象:

"在英国,发行系统崩溃了。跟德国不同的是,那里已经不存在独立的书店了。我们现在听到的来自德国的数字至少还让人满意。在英国却几乎没有书商了,只剩下两、三条销售链。这样,几乎没法跟读者接触。这是一个国内原因造成的问题。美国情况与此相似。您可以看到Barnes & Nobles,能看到Borders,这些巨大的销售链,而几乎看不到独立的书商了。这些巨大销售链有很大的问题,因为他们把精力集中在相互争斗上,而不是放在销售上。亚马逊登上了这个市场,谷歌现在也进入了。它们都在另一条途径上提供电子书。这引起了市场的相应变化。"

书展准备对此作出相应的反应。博斯邀请了美国明星出版商Tim O'Reilly,介绍其在Web 2.0上的媒体。一个以Tim O'Reilly为主讲,介绍新的电子图书和i-phone图书的大会已被宣布为第61届法兰克福书展的高潮,因为互联网彻底改变了图书的销售和生产条件。现在已有一批作家直接走上了网络,甚至根据读者的讨论结果和需求来修改他们的书籍。书展传统地把"教育的未来"定为一个重点。博斯说:

"在这方面,我们只能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更多就超出了我们的能力。我们推出一个活动,比如'足球于文化相遇',在这个领域,我们让没有机会阅读的孩子们跟着大俱乐部和大球队的青年队教练练球。接下来是课本教育内容,以阅读为中心。我们只能搞一些小的活动,这对我们来说同样是重要的。然后就是教学部分,跟老师们一起工作,组织大会。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让公众注意教育这个题目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

博斯这么做是符合时代要求的。所有政治家都要求更多地关注和投资教育。教育和文化被视为非物质价值,图书也在其中,无论是纸质的还是电子的。

作者:Ruthard Staeblein / 平心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