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没有新媒体就没有埃及革命?

埃及革命以穆沙拉夫辞职暂告段落。在埃及、突尼斯,约旦,抗议活动主要都是利用Facebook和推特这样的社交网站组织进行。有人说,这是一场Facebook革命,但社交网站真是革命的发动机吗?当今时代,是否没有它们就没有革命呢?

default

Facebook等社交网站在埃及非常受欢迎,对组织抗议活动提供了便利

社交网站扮演重要角色

在开罗解放广场上,愤怒的人们正在呼喊穆巴拉克应该辞职的口号。画面有些摇晃,因为是用手机相机拍摄的。过了不到几分钟,画面就出现在网络上,只须点击一下,全球各地的人就都可以看到。Youtube、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在埃及成为了非常受欢迎的信息来源,大量的博客写手纷纷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发表对当今事件的评论,比如在开罗的记者李察德·古特亚尔(Richard Gutjahr)就写道:"我不否认我是有偏见的,但从某种角度讲,示威者非常令我惊讶。整个活动组织得比第一眼看上去更好。比如说,从一开始就设立了临时公厕,洗漱也有专门的地方。24小时都有几十名志愿者在工作,他们搜集垃圾,把垃圾袋堆到指定地点。只有这样,抗议活动开始一周后,示威者才不会淹没在自己制造的垃圾里。"

埃及当局多次试图阻碍自由通讯,但是各种消息总是能找到自己的传播渠道。当埃及政府上周将该国的因特网和移动电话网切断时,推特在埃及推出了可以通过电话留下短消息的服务。

比如,一位男子通过电话告诉人们,安全力量人员在解放广场上打人。和2009年伊朗的抗议活动一样,Youtube、Facebook等社交网站在埃及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示威活动源于老百姓切身体会

但是,杜塞尔多夫大学政治通讯学教授克勒维斯(Joachim Klewes)却认为不要夸大其影响。他说:"当然,有一个公民阶层和许多学生利用这些媒体,并且试图从国外施加影响,但是,最终是老百姓的切身愿望让他们走上街头,不管有没有这些社交媒体,示威活动都会发生。"

但对组织者来说,社交媒体举足轻重。Facebook上的一个社交群体曾问道,你们1月25日去游行吗?很短时间里,提问者就得到9万个表示要去的回应。 几天后,埃及举行了30年来最大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克勒维斯教授说:"技术手段,比如手机在具体组织抗议活动时的作用,是另外一个问题,不能混为一谈。这些技术手段当然是一种不可缺少的工具。"

新媒体也带来危险

以前的传单如今成了电子媒体,但新的可能性也带来了危险。 比如伊朗的事件就表明,在起义失败后,活动积极分子很容易被找到。 白俄罗斯博客手莫罗佐夫(Evgeny Morozov)在接受德国《时代》周刊采访时说:

"存在着潜藏的危险。在专制政权下,人们必须知道,秘密警察部门在严密监控大家的活动。如果谁计划通过Facebook或推特组织革命,就不能忘记,这些数据都是公开的,会被对方利用。"

针对"Facebook革命"这样的说法,一些人也在问这么一个问题:前东德时期四分之一的人连电话都没有,那么反抗运动是如何组织起来的呢?克勒维斯相信,即便没有新媒体,埃及的反抗活动也会发生,不过,他说:

"但肯定不会如此迅速,如此透明。"

作者:Ina Rottscheidt 译者:乐然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