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没有奶粉的“强国”梦

农历新年临近,“中国人”带给新加坡、香港和台湾怎样的感受? 香港立法会改革还有多少空间?香港法官审理大陆水货客偷带奶粉案为何称“国耻”?

(德国之声中文网)农历新年将近,新加坡市中心的天福宫门口挂起了红红的灯笼和吉祥的标语。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文章《新加坡华裔,你是中国人还是华人?》,作者欧大旭说,在新加坡的多语言教育系统中,普通话事实上被视作英语之后的第二大语言。差不多半个世纪之前,新加坡采用了中国大陆所使用的简体中文书写。从食物上的相似性以及根植于儒释道文化的共同习俗可以推断,人们对中国文化十分熟悉。然而,在新加坡华人和中国大陆人之间仍然存在着一条裂痕,当代社会价值观和本应让他们紧密相连的语言却将他们分隔开。

Singapur Markt Neujahrsfest

新加坡的中国城庆祝农历新年

欧大旭说,中国对新加坡人日常生活的影响力清晰可见,这激发了他们作为新加坡人的认同感,而不是中国内地人后裔的认同感。如果说新加坡的华人曾经把自己界定为华人,以对抗马来西亚,那么如今他们正在和中国保持距离。通过把其悠久的传统融合到一个比较年轻的国家身份中,新加坡的中华侨民已经创建了一种溷合式文化,它对单一的华人身份提出了质疑。

香港立法会改革还有多少空间?

法律人士、政治评论家吴霭仪在香港《明报》发表文章《第二轮谘询空间有几大?》,认为如果8‧31真不可改,那么立法会否决便是。香港政制发展,虽然前路崎岖,但不会"原地踏步",就像过去虽然小圈子选举不变,我们也能迫出一个要钦点候选人认真竞选的特首选举出来。

Hongkong Rede von Leung Chun-ying 14.01.2015 Protest im Parlament

香港立法会改革有多少空间?

为何成为候选人要得到提委会半数或以上通过?吴霭仪说,这就是关键。严控谁能"出闸",是现时没有的新关卡。放宽"入闸"条件让一大堆人竞逐"出闸",谁也看得穿毫无意义。唯一值得改,而香港特区又有足够法定权限改变的,是改革立法会功能界别的选民基础,使在该等界别就业的人都有权做选民。这个改变,或能达至提委会的产生不再绝大由北京操控的效果,而50%提委支持的门槛也因此变得让香港人有较大的自主空间。

偷运奶粉是"国耻"

香港法官审理大陆水货客偷带奶粉案,不知其数,烦不胜烦,最后忍不住说了一句"国耻"。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国耻说》,作者李纯恩认为,这句话很重,但是个事实。偌大一个"强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十五亿人口,却做不出一桶让人放心给孩子吃的奶粉。这其实也就是对"强国"这个称号最大的讽刺。

Melamin China

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后,中国人对本国婴儿奶制品丧失了信心

李纯恩说,这种话让大陆的五毛和愤青听了一定又会大骂,会说一个香港的法官凭什么如此污辱祖国,看轻大陆同胞。但中国生产的奶粉他们也是不敢给自己孩子吃的,在这种事情上,中国人是难得齐心的。这不叫崇洋迷外,而是性命攸关。这个"国耻"是许多中国人齐心合力赚回来的。

"最后一哩路"有多长?

随着民进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作业启动,以及提名形势的几近明朗, "民进党的最后一哩路"再成舆论话题,即是民进党是否承认或接受"九二共识"。台湾《苹果日报》发表台湾政论家、国安会前副秘书长杭之文章《没有"民进党的最后一哩路"》,文章认为马英九政府上台后对所谓"九二共识"的"认证",就是把解严后国民党政府构筑两岸关系架构的一些原则、底限收起来,默认对岸这样那样有形无形的宣示,北京"入岛、入户、入脑"大有斩获。

文章质问,习近平以强人之姿推动带有强烈国家主义色彩的"伟大的民族复兴"这一"中国梦",两岸的种种分歧,价值的、体制的、利益的……,如何有可能解开其症结?"在经历太阳花运动、隔邻香港的"占中运动"等的冲击后,历经近百年民主追寻的台湾,除了护卫这一跌跌撞撞辛苦建立起来的价值、体制、利益之外,对于对岸近两百年来多少仁人志士成新鬼,多少藜民哀哀无告埋骨夹边沟,以追求中国自由、民主、宪政之现代性的努力,台湾能无丝毫的道义责任吗?"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摘编: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