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医保的在德生活 | 经济纵横 | DW | 03.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没有医保的在德生活

在德国,数十万人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医保,看病就成了问题。现在德国医学协会要求政府在此有所作为,更慷慨地对待没有医保的患者。

Ärztin Petra Tiarks-Jungk (M) gibt am 05.12.2011 im Gesundsheitsamt in Frankfurt am Main einer Frau (r), die unerkannt bleiben will, eine Packung mit Hustensaft. Tiarks-Jungk hilft im Rahmen der «Humanitären Sprechstunde» im Frankfurter Gesundheitsamt Menschen ohne Krankenversicherung. Meist sind es Illegale, Obdachlose, Sinti und Roma, Migranten, aber auch Deutsche ohne Versicherungsschutz sind darunter. Foto: Frank Rumpenhorst dpa/lhe (zu dpa-Korr «Leben ohne Krankenversicherung» vom 20.08.2012) +++(c) dpa - Bildfunk+++

Humanitären Sprechstunde Krankenversorgung ohne Krankenversicherung

(德国之声中文网)起初桑托斯(Mariana Santos)以为疼痛忍一忍就过去了,结果差点丧命于此。因为没有德国医疗保险,这位来自巴西的女孩在卡尔斯鲁厄请求急救治疗时,遭到拒绝。她说:"我没有医疗保险,需要现金支付400欧元的急救费用,但我手头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桑托斯只好打出租车去了医院,结果到了医院问题变得更棘手。"检查费400欧元,治疗费300欧元,药物费400欧元--全部需要预付。"尽管巴西女孩疼痛难忍,几乎不能走路,她还是未能就医。她不得已离开了医院,差一点就丢了命。

谁来为患者买单?

桑托斯的经历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反映了一个并不罕见的问题。尽管在紧急情况下,没有医保医生也有责任进行急救(费用会在日后转嫁给社会部门),但究竟如何才算"紧急情况 ",人们常常看法不一。特别是当医疗机构遇到没有医保的外国人时,担心没人为治疗买单,而拒绝为其看病。

#24201273 © PhotographyByMK krankenkasse; arznei; arzt; zusatz; beiträge; geld; krank; gesundheit

谁来为无保患者买单?

除此之外,还存在是否向移民局报告患者信息的问题。德国法律曾规定,当医生遇到非法移民的患者时,必须通知有关部门。该法规在2009年得到修改,改动后医生有了自行裁断权,可以更好地履行医生的保密责任。但修改后的法律并未对保密责任的外延做出规定,也没有提到改动是否涉及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

怕被驱逐出境,宁可不去看病

目前,德国医学协会职业道德委员会呼吁政府,更慷慨地对待没有医疗保险的患者。"作为外国移民,因为没有医疗保险或者害怕被驱逐出境,而拖着不去看病,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医学协会的人权专员克莱沃(Ulrich Clever)在本周四柏林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参与医学协会职业道德委员会该问题讨论的克朗斯(Tanja Krones)建议,由政府支付需要保密身份的患者的治疗费用,"像一些北欧国家一样,使用匿名的医疗证书"。重要的事,让看病和被驱逐出境不再挂钩。

据职业道德委员会估计,德国目前有20万-60万人没有任何医疗保险。他们中有被下达驱逐令的、寻求政治避难被拒绝的、无国籍的,还有跟着父母居无定所的儿童。另外还有一些人来自同属欧盟的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在工地上或在家政业非法务工。

慈善组织无法填补全部空白

尽管目前很多德国城市都有类似于"医务网络"(Medinetz)或"马尔特泽移民医疗"(Malteser Migranten Medizin)等针对无保人群,提供匿名、免费治疗的组织,但根据以往的经验,没有医保的病人往往要犹豫很久才去看病。"一般要等到咳嗽发展成肺炎、小病拖成重症时才来看病",德国马尔特泽医疗的瓦尔夫(Klaus Walraf)遗憾地说。

Ein Schild an der Praxistür weist am 13.02.2013 auf die Arztpraxis der Malteser Migranten Medizin in Berlin hin. Der Berliner Erzbischof Kardinal Woelki übernahm die Schirmherrschaft für die Praxis, die Patienten ohne Krankenversicherung behandelt. Foto: Stephanie Pilick/dpa +++(c) dpa - Bildfunk+++

柏林马尔特泽移民医疗

马尔特泽医疗受慈善捐赠,在过去12年中进行了7万余次治疗,成功地帮助了一些被社会边缘化的人群,也填补了德国医疗体系的一大空白。然而慈善医疗机构远不能满足全部社会需求。由于援助机构几乎都把工作重心放在大城市,那些农村务工的非法移民得到医疗帮助的机会并不大,而只能转求标准的医疗服务。

面对非法移民尴尬复杂的处境,难免会有恐惧和后顾之忧,人权专员克莱沃表示,"这种情况下,管理程序上和心理情绪上的因素也都交织在一起",很多医生都感到不堪精神上和财务上的重负。"这也确实影响医生像期望中一样,有条理地、盈利地开诊所"。克莱沃观察发现,很多诊所都采取设法摆脱无保外国移民的做法。

本可逃脱死神魔掌


前面提到桑托斯的例子--急症下就医被拒,医学协会认为这仅是个例外。巴西女孩在发病两天后飞回自己家乡,在那里的医院被诊断为急性膀胱感染,炎症已经蔓延至肾脏。"这非常危险,如果再晚一天,一切不堪设想",目前在波恩从事记者工作的桑托斯回想道。


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运气。人权专员克莱沃是德国弗赖堡的一名妇科医生,他讲述了一位来自马其顿女子的经历。该患者患有宫颈癌,本来有治愈的可能,但没有人愿意为这位非法移民提供治疗。身为一名医生,却未能帮助这位女子逃脱死神魔掌--这段经历也促使克莱沃医生大力地呼吁德国当局,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保障无保人群的看病权利。

作者:Alois Berger 编译:万方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