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在中国

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Hanns-Seidel-Stiftung)是同基督教社会联盟党关系密切的基金会,成立于1967年,并于1979年同中国建立了联系。促进贫困地区的职业培训和发展是这家基金会的工作重点之一。

default

培训下岗女工

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Hanns-Seidel-Stiftung)是同基督教社会联盟党关系密切的基金会,成立于1967年,并于1979年同中国建立了联系。它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德国政治基金会。促进贫困地区的职业培训和发展是这家基金会的工作重点之一。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在中国同中国教育部,中国人民对外友协,中共中央党校,中华全国妇联等机构开展合作。

中国地区发展,城乡发展不平衡

China Frauen Ausbildung Elektronik

电子技术课

阿尔布累希特·弗乐尔(Albrecht Flor )是汉斯·赛德尔基金会派往中国的一位项目负责人。他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9年。这位机械制造专业的老师在中国主要负责职业培训工作和对职业学校的老师进行再培训。他说,工作虽然辛苦,风俗习惯和生活条件也有差异,但是一想到一批批培养出來的学员能有更好的前途,这让他本人感到非常欣慰。据他介绍,1995年之前,汉斯·赛德尔基金会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从97年开始向中国西部贫困地区转移。谈到中国这几年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谈到德国政界对是否还要对中国这个年经济增长率超过8%的国家进行发展和援助的争论,他说,虽然中国大城市实现了现代化,但是只要驱车离开城市50公里,甚至20公里就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亲眼看到了中国城市和农村之间,中国东南沿海和西部贫困地区之间的差别。

"中国的发展很不平衡。中国对东部和沿海地区的投入比较多,但是西部地区,农村地区还很落后。那里的人收入低,村庄破旧,整个基础设施还很落后。"

说着话,他还拿出了在西部地区一个窑洞里拍摄的照片。黑漆漆的窑洞里主要的家具是个土炕,墙边摆放着盛水的大缸和简单的生活用具。任何外界的人很难想象这是当今,而非几十年前的景象。

"到这些落后贫困的农村地区你会发现,那里基本上都是老人和很小的孩子。也有少数年轻妇女。青壮年都去了东部和沿海地区。"

推动中国贫困地区职业培训

弗乐尔现在负责的区域包括甘肃,新疆,宁夏,西藏,青海,内蒙和陕西。据他介绍,已经在中国西部地区建立了30个职业培训基地。基金会还通过山东,浙江,江苏,湖北等省成熟的培训基地向西部贫困地区辐射,向那里输送合格的教师和技术资源以及教学经验和基础设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基金会在中国的培训课程涉及广泛。钳工技术,气动技术,液压技术,汽车喷漆,裁剪,宾馆服务,旅游和卫生保健五花八门。

"我们的工作原则是,帮助人们掌握自救的能力。为了帮助人们在当地找到工作,我们特别注重地区所需的职业培训,比如汽车修理和电工技术或者是服务性行业。因此学员即便接受培训后在本地找不到工作,也可以在东部发达地区找到报酬较好的工作。"

农村妇女应当更加自信

弗乐尔还说,他发现中国农村地区很多妇女还不够自信。妇女们热衷的职业往往还是按照德语的说法是3K职业,看孩子,烹饪和美容。如果让她们学习今后报酬更高的技能,比如电焊,或者电工,她们往往表现出畏难情绪。中国妇女协会等机构也应当解放思想,鼓励妇女们学习和从事这类职业。

"帮助弱势群体掌握自救能力",是汉斯·赛德尔基金会的发展援助宗旨。这个宗旨已经被中方的合作伙伴所了解和接受。

"最开始还是不了解的。一听说是个基金会就认为是送钱的机构。现在我们已经相互了解了,有了共同的目标。"

据弗乐尔介绍,他们为教师深造开设的培训班还有一大特点,这就是,学员必须学会自己制作教具,走到哪里都能开课。

"这样做不仅能够节省资金,也提高了学员个人利用当地材料的组织能力,对今后培训学生也有利。"

西部的职业培训班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据称,不懂汉语的少数民族学员甚至会让子女在课堂上给自己做翻译,有的妇女生病了,还委派自己的丈夫去帮忙听课。

一些接受再培训的教师会被选拔到德国参加为期数月的短期进修。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取得的结业证书都能得到中方的承认。弗乐尔说,无论将来基金会是继续留在中国促进职业培训工作还是撤出,他相信,那些接受了汉斯·塞德尔基金会再培训的中国老师们一定会按照"帮助他人掌握自救能力"这样的精神,脚踏实地的继续从事中国的职业教育事业,帮助更多的人走出困境,摆脱贫困。

作者:敏芬

责编: 邱璧辉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