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汉堡艺术家占据老城区闲置房屋

汉堡很久以来就不平静了,特别是那些年轻的艺术家们感到很愤怒:汉堡利用这些艺术家打造了创意城市的形象,但同时却不能为他们提供能够租得起的工作室。很多人因此离开汉堡,前往柏林。因为对经济有困难的艺术家来说,柏林更容易生存和发展。但并非所有的人都放弃了:不久前,200名艺术家占领了汉堡弄堂区的一座空闲多年的古建筑。

default

艺术家的世外桃园

这是汉堡老城区的一个后院,距处女堤和内阿尔斯特湖仅几百米之遥。不久前,这里还是个停车场,古建筑都空着。而现在,这里沸腾着生活:一间酒吧,几个咨询点和钢琴三重奏吸引着游客。狭窄的过道里挤满了好奇的参观者。他们都想一睹这200名占领者的芳容。

Gängeviertel Hamburg Hinterhofidylle mit Musik

露天音乐会

这些艺术家在一夜之间占领了这座古建筑,把它改建成工作室和展厅。他们之间的大多数人没有展出自己作品的机会。该艺术家自发团体发言人米夏埃尔讲述道:"汉堡自称是个出天才的城市,并给艺术家以很大的支持。但可笑的是我们什么都没感觉到。汉堡的住房非常紧张。特别对我们画家来说,缺少画廊,缺少展厅和工作室。"

著名画家里希特是这个自发团体的领军人物。他通过关系拿到了这所空闲房屋的钥匙。它属于弄堂区的一部分。该区在汉堡市的老城,有许多古老建筑。自画家进驻这里后,来这个被遗忘角落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包括许多曾经在这里住过的老住户。米夏埃尔告知:"这些老住户到这里跟我们聊天,回忆他们在这里渡过的孩提时光,及二战期间的遭遇。有些人还给我们带来他们的相册。我们一起看那些老照片。"

荷兰房地产商原计划今年夏天开始这个弄堂区的修建工作。他打算拆毁这里80%的建筑,一些建筑只保留门面。但这个计划至今没有得到实施。汉堡年轻的艺术家们仍在绝望地寻找着能够支付得起的工作室和展厅。拉顿是来自多特蒙德的一位年轻画家。他说:"我在多特蒙德有一个工作室。在多特蒙德租到一间能够支付得起的工作室比较容易。"

但在多特蒙德卖画儿却比汉堡困难得多,"在汉堡画儿好卖一些。汉堡人也买展品,并且肯出钱。不像多特蒙德人,连看到500欧元的画儿都会大吃一惊,说买不起。"

他在汉堡的房子租金很贵,因此没有钱再去租一间工作室了。由于柏林的生活费用比较便宜,所以不少汉堡的画家迁往柏林。但拉顿却不想搬到柏林去:"柏林对我来说节奏快了点儿,而且城市也太大。"

Gängeviertel Hamburg Eingang zum historischen Gängeviertel

弄堂区的一个入口

这些画家占领这座建筑的方式非常和平,而且他们也十分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在举行音乐会时他们有意压低声音,平常及时清扫垃圾,并且不在墙上胡乱涂鸦。这些做法使他们得到了官方的同情,比如文化参议员冯-威尔克女士:"首先我对这些占房子的人有好感。其次这些人非常理智,没有瞎胡闹。这些人很不错。我相信我们之间能够进行有益的对话。"

市政府已经做出表态,容忍这些艺术家将这座建筑物的底层作为工作室。房地产商也向文化局提供他们仍旧空闲的房屋。投资商今年年底要做出决定,是否要从这个弄堂区撤资。如果投资商撤出的话,冯-威尔克女士希望她的不切实际的梦想能够实现:"也许有一个热爱艺术的投资商会说,我来接手这一切。我将按照艺术家愿望来改建这里。"

短短的几天内,在汉堡的心脏地带就出现了一个世外桃源。对这些艺术家来说,简直就象是夏天的童话变成了现实。而这个弄堂区也几乎象100多年前一样生气勃勃。当然我们要看看秋天过后会是什么样子。到那时,四面透风,没有取暖设施的这里将会十分寒冷,就像100年前一样。那时住在这里画家们也许又得另觅新家了。

作者:Dirk Schneider/王雪丁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