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永别格拉斯

约900嘉宾,其中不乏著名艺术家和政界要人,在吕贝克参加了向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告别式。君特·格拉斯的挚友—美国作家约翰·欧文发表主旨演讲。

(德国之声中文网)君特·格拉斯的一大遗愿是,不要为他举行“哀悼仪式”。据此,君特·格拉斯之家和施泰德尔(Steidl)出版社上周日(5月10日)为这位作家、画家及雕塑家举行了纪念会。众多格拉斯生前好友和同行应邀出席。其中包括艺术科学院院长施特克(Klaus Staeck)、作家姆施格(Adolf Muschg )和海恩(Christoph Hein);联邦德国总统高克也跻身嘉宾群中。多名社民党政治家也来了,其中有北威州州长克拉夫特(Hannelore Kraft)、石荷州州长阿尔比希(Torsten Albig)和前联邦政府总理施罗德。施罗德曾这样讲到过格拉斯:“他曾给我提供过一些良好的咨询。他的政治评论长存在我的脑海里:立场鲜明、争议性强,但总能给人以启迪”。

John Irving Archiv

美国作家欧文

批评性修订者

联邦文化国务部长格吕特斯(Monika Grütters)在纪念会上致词。她表示,对在其一生中都贴近社民党的格拉斯来说,由她这位基民盟籍人士来作有关他的演讲,该有命运捉弄人之嫌吧。但,格拉斯一生的作品、他的莽撞态度、有时忿忿不平的过激言辞,都是为捍卫艺术的自由,而这正是她最为看重的一点。格吕特斯女士指出,格拉斯一生探究历史,自始至终是这个民主制共和国的一位“批评性修订者”;他只是用语言耕耘着民主制的土地。

石荷州州长阿尔比西也强调了格拉斯在联邦德国历史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不论是作为作家,还是作为“搅乱者”,他之离去,都是德国不可弥补的损失。阿尔比西指出,格拉斯革命性地改造了德国当代文学,对联邦德国而言,有一位像他这样的人站在前列,何其重要。


挚友欧文

以作品《盖普眼中的世界》(The World According to Garp)或《为欧文·米尼祈祷》(A Prayer for Owen Meany )而著名、现年73岁的美国作家约翰·欧文(John Irving)以挚友身份发表主旨演说,演说充满个人色彩和热忱。

欧文指出,君特·格拉斯不讲客套和克制。他回忆道,1980年代,格拉斯曾对他说,他已不像从前那么愤怒,这让人忧虑。从此以后,他便做出努力,要回复愤怒之态。他说,格拉斯对他及时代同仁均提出批评,指摘他们要么已经一败涂地,要么不再甘冒风险。欧文此时离开演讲稿,面对听众说:“对不起了,我要说,君特也是批评您们呢”。—听众们点头,表示同意。场内的确有某些人早些年里曾与格拉斯有过龃龉,不过,他们对他总是敬重有加。

欧文不仅突出了格拉斯易冲动的一面,也强调了这位挚友和文学榜样的艺术天才。他指出,这世界不再有像君特·格拉斯这样的作家了,至少是不会再有一位既能替威利·勃兰特撰写选战演说稿,又能创作反映1647年三十年战争末期小说的作家了,该小说不仅描写了一条能说会道的鱼因沙文主义而在法庭受审,而且,还介绍了土豆在普鲁士的起源史。

Zentrale Gedenkfeier für Günter Grass

前德国总理施罗德也参加了纪念会

德波和解斗士

但泽市长阿达莫维奇(Pawel Adamowicz)也专程前来,向格拉斯道永别。但泽是格拉斯的故乡,他一生与之血肉相连。阿达莫维奇在讲话中强调了格拉斯为德波和解作出的贡献。他是这么说的:格拉斯“为我们相互理解所作的贡献超过了边境两边的多少政治家。虽然缓慢,但持之以恒,他填平了将我们分割开来的壕沟。仅此一点,两大民族—波兰民族和用德语思维的民族就应永远铭记他”。

梦中的我对自己说,该告别了

纪念会以“Cappella de la torre”乐队的演奏和出自死者笔下的诗歌作品的朗诵作结。1979年在根据格拉斯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铁皮鼓》中扮演主角的演员阿道夫(Mario Adorf)朗诵了《克莱克堡》(Kleckerburg)。该诗被认为是理解格拉斯全部作品的钥匙。格拉斯的女儿之一海伦娜·格拉斯(Helene Grass)朗诵了父亲生前最钟爱的诗作之一“梦中的我对自己说,该告别了”(“Mich träumte, ich müsste Abschied nehmen”)。

2015年4月13日,君特·格拉斯在吕贝克与世长辞,终年87岁。4月底,他在最亲密的家庭成员圈内安葬于劳恩伯格(Lauenburg)县境内他的长年居住地贝伦多夫(Behlendorf)。

君特·格拉斯生前始终是一个不惮争论的知识分子,世界各地的人们对他的作品都不陌生。1999年,他因其煌煌巨制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家。直至逝世,格拉斯都积极参与了德国的政治活动。

凝炼/乐然(德新社/法新社)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