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水:“伊斯兰国”手中的战争筹码

叙利亚和伊拉克最重要的八座水库中,“伊斯兰国”控制了六座,而且是有系统地控制。而“伊斯兰国”的败落,恰恰是爆发最大危险的前提。

(德国之声中文网)水刚好足够时,它就是生命。如果它太多或者太少时,带来的也许就是死亡。因此,所谓的“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有目的的占领水坝,就成了让人担忧的事情。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最重要的八座水库中,“伊斯兰国”控制了六座——而且还在持续地进攻第七座。柏林智库机构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的冲突研究专家冯·洛索(Tobias von Lossow)观察指出,“伊斯兰国”有目标地以水资源作为武器:“‘伊斯兰国’一方面通过截流蓄水,以造成一些地区干旱,使村庄和乡镇失去水源供应;另一方面也淹没某些地区,以迫使当地人口离开,摧毁他们的生存基础”,冯·洛索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

人为灾害

以“水”作为武器,并不是“伊斯兰国”的新发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比利时就曾打开过纽波特市附近的闸门,将水泻往河流、运河和海里。水淹没了争夺激烈的伊瑟河谷。这一行动奏效了:它成功阻止了节节推进的德军。约25年后,一个类似的计划却以悲剧收场:中日战争期间,为了抵挡日本军队,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于1938年6月9日,炸开了河南省的一段黄河大坝。但是日军的攻势仅仅因此被遏制了一个星期,而将近80万平民却因此丧生。

Dürre im Irak

伊拉克的干旱——并非天灾,乃是人祸

此外,在中东,过去也曾以水为武器。在20世纪90年代,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就曾使伊拉克南部的沼泽变为旱地。目的:惩罚当地的什叶派反抗政权的起义,并夺走他们的生存基础。

伊斯兰国把水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程度

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的专家冯·洛索说,现在,叙利亚战争的各派都以水为武器。但是,没有哪个部队像“伊斯兰国”这样,这么频繁地将水作为战争筹码,他补充说。“‘伊斯兰国’有系统、持续地使用水作为武器。他们通过组合,用尽可能多的方式将水作为武器”。冯·洛索举了一个例子:在2015年5月,“伊斯兰国”攻占了拉马迪附近的幼发拉底河大坝,并使幼发拉底河往下游的排水量减少了一半,还限制了五个省份的水源供应。在2014年,短短几天内,“伊斯兰国”使伊拉克费卢杰附近的一座幼发拉底河大坝既被用于防守,也被用于进攻。这个恐怖军事组织首先截住了大量的水,以赶走上游的伊拉克部队。然后又放出大量的水,顺流而下的水对下游造成了巨大伤害,6万人被迫逃离。

正因为这些前车之鉴,当“伊斯兰国”于2014年8月攻占底格里斯河摩苏尔大坝时,震惊了国际社会。整个伊拉克所需水资源的将近一半,以及库尔德地区的水,都需要由这座大坝提供。“伊斯兰国”如果控制了这座大坝,就能随心所欲地使伊拉克其余地区成为干旱。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伊斯兰国”可以炸掉这个已然脆弱的大坝,这样,就会造成一个在摩苏尔高达20米,在巴格达也仍然高达5米的狂浪,而且会夺去50万人的生命。在美国空军的大力支援下,伊拉克部队和库尔德战士在一周后,最终夺回了这个至关重要的大坝。

syrien wasser 2.jpg

叙利亚也曾因“伊斯兰国”陷入“水荒”

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除了“截流”和“泄洪”外,“伊斯兰国”还有一种方式使水成为武器:污染水源,或者在水中放毒。冯·洛索说,在2014年2月,“伊斯兰国”在提克里特以南的饮用水中放入原油,使水无法使用。在2015年7月,“伊斯兰国”甚至打算在欧洲也使用这种方式:它的追随者计划在科索沃首都普里什蒂纳最大的水库投毒。他们的行动直到最后时刻才被识破。

冯·洛索分析说,当“伊斯兰国”所受的压力日益增大时,也偏偏是这个最大的威胁逼近的时候:假如“伊斯兰国”在军事上被压制和削弱,它就会丧失更多的领土和人口。然后“伊斯兰国”就会和它的敌人们进入最后的恐怖决战中。在这种情况下,“伊斯兰国”有可能炸开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水坝,并打开水闸。这样,水就成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